|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張大煜傳記
張大煜傳記
www.dicp.cn    發布時間:2010-03-11 14:54    欄目類別:走近專家
---

      張大煜,男,漢族,中共黨員,1906年1月21日生于江蘇省江陰縣,卒于1989年2月20日。他是我國催化科學的先驅者之一,著名的物理化學家,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所、蘭州化物所、山西煤化所的創始人。張大煜1929年畢業于清華大學,1933年在德國德累斯頓大學獲工學博士,曾任西南聯大,交通大學教授,北京清華大學化工系主任,兼任中央研究院化學所研究員等。1949年6月任大連工學院教授、系主任,兼任大連大學科學研究所(大連化物所前身)副所長、所長。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首屆學部委員。民盟大連市第一屆委員會付主委并任民盟中央委員。多次當選為中國化學會副會長。文革期間受聶榮臻元帥委托規劃籌建國防材料研究院任國防科委材料院付院長。1977年調往中國科學院感光化學研究所任學術委員會主任。曾當選為第一、二、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

      傳記:

      張大煜是我國工業化學的先驅、催化科學的泰斗,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蘭州化物所、山西煤碳化學所創始人。早在1960年他被評為中科院的模范黨員。張大煜,1906年1月生于江蘇省江陰縣,1929年以優異成績從清華大學化學系畢業,同年考取公費留德,在德累斯頓大學主攻膠體與表面化學,獲工學博士。1933年回國任清華大學教授、化工系主任,西南聯大、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兼中央研究院化學研究所研究員等職。他是研制人造液體燃料的先行者,抗日戰爭時期,在昆明創辦了利滇化工廠,首創用云南小龍潭的褐煤經干餾生產當時急需的汽車燃料。抗戰勝利后,張大煜從昆明到上海,他親眼看到知識分子在舊中國不可能實現富國強民的理想,1949年1月,為迎接新中國的曙光,張大煜一行在中共地下黨負責人的引薦下毅然離開上海,繞道香港和朝鮮搭船到天津。在北平巡視時,陳云、李維漢看望了他們。3月初到達沈陽,又受到李富春的親切接見和宴請。在沈陽、撫順、鞍山參觀后,張大煜教授于4月到達大連,出任大連大學化工系主任兼大連大學科學研究所(以下簡稱“大連所”)副所長。從此,張大煜教授結束了顛沛流離的生活,開始用他淵博的知識報效祖國。大連所始建于1908年,其前身為日本“南滿洲鐵路株式會社中央試驗所”,是日本帝國主義為掠奪我東北資源進行調查和科研而設置的,盛時日本職工曾達600多人。日本投降后,隸屬中蘇合營的中國長春鐵路管理局,設有無機化學、有機化學、燃料化學、窯業化學、農產化學、物理化學等8個研究室,有較好的研究條件和設備,但當時的研究方向混亂、組織渙散。1948年底到1949年初,蘇方移交該所,隸屬于大連大學。張大煜教授到任后,百廢待興,他全力以赴地投入接收和改組工作中,克服了重重困難,做了大量艱苦細致的思想、組織工作,團結留用了部分有專長的日籍科研人員。這些專家有顧問丸澤常哉、燃料室的小田憲三和濱井專藏、窯業室的閔皓之、資料室的獲原定司等,他們被張教授的高尚人格所感動,回國后還一直為促進中日友好而努力。 
      1952年該所歸屬中國科學院領導,并先后更名為工業化學研究所、石油研究所及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張大煜一直擔任所長并同時兼任蘭州化物所、山西煤碳化學所所長。數十年來,張大煜為我國科學事業、教育事業和催化科學的創建與發展傾注了全部心血,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績。張大煜學識淵博、治學嚴謹,謙虛和藹,待人寬厚,善于發揮他人之長,深受同行們的崇敬,在學術界享有崇高的威望。他在組織和發展我國的人造石油、石油煉制、催化科學、化學工程、色譜、激光、“兩彈一星”國防科研和相應的理論研究等方面都有卓越的貢獻。在膠體化學、吸附和催化作用、催化劑研究、水煤氣合成、表面化學研究等方面發表過學術論文40余篇。張大煜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首批學部委員(院士),1963年當選中國化學會副理事長。

      一、前瞻遠矚,布點規劃

      五十年代初,43歲的張大煜即身負重任,擔任起研究所的領導,為思考和籌劃研究所的長遠發展方向殫精竭慮,基于新中國經濟建設發展對石油的巨大需求,利用原滿鐵試驗所的燃料研究基礎,他做出了研究所應以液體(和固體)燃料為重點的戰略規劃。在中國科學院和燃料工業部的支持下,組建了石油研究所和煤炭研究室,為大規模發展我國的能源研究工作奠定了基礎,并組織力量在煤炭資源分類和評價、煉焦煤性能測定等方面開展了研究,為建立中國最早的石油、煤炭化學研究基地做出貢獻。張所長針對我國豐富的煤炭資源急待合理開發利用、特別是三大鋼鐵基地(鞍鋼、武鋼、包鋼)建設急需煉焦煤基礎數據的現狀,不失時機地提出以煉焦為主的煤化學研究方向,并把組建煤炭組的工作列入他的第一議事日程。張所長知人善任,吸納百家。留美博士劉靜宜(女)歸國后,即被任命為分析室主任。于1953年8月,煤炭組改為煤炭室,他認為“國家的需要就是任務”,同時在承擔任務中不斷加強學科建設,培養研究人才。張所長要求大家大量閱讀文獻,了解國際科技動態,多看業務書,打好基礎。他特別要求我們熟讀當時同盟國接收德國時的黃皮書、紅皮書、調查報告以及Lowry著的《煤的利用化學》(后由徐曉、吳奇虎、范輔弼等譯出,化工出版社出版)。張所長還請來波蘭煤巖專家鳩可夫斯基和煤分類專家列次雅克指導我們的研究工作。不久,王祖侗、周玉琴、張振桴等開展了煤巖學研究,出版了我國第一本《中國煤巖相圖冊》,在國內外產生較大影響;王祖侗、裘維剛、吳奇虎、蘇石青、張芷等擬訂出中國第一個煉焦用煤分類草案,在1954年召開的全國首次煤分類會議(李四光副院長主持)上通過審定,及時指導了三大鋼鐵基地的建設。在“大躍進”期間,張所長堅持科學治所的原則,提醒我們頭腦要冷靜,不盲目跟風。比如,當時國內煤的地下氣化呼聲“過熱”,許多人躍躍欲試,張所長和鮑漢琛(時任學術秘書)研究決定委派吳奇虎查閱蘇聯這方面的現狀及爭論要點,又派程懋圩赴美考察此事,詳細了解到國外的動態,經冷靜分析研究,張所長力排眾議,斷然決定暫不開展此項工作。隨著國家經濟建設和科學事業的發展,煤炭和石油研究任務愈來愈重。張所長審時度勢,在研究所的布局和發展上及時向院里提出建議。經中國科學院批準,先后于1958年和1960年從大連石油所抽調大批科技力量,建立了蘭州石油研究所,充實煤炭室并擴建為太原煤炭化學研究所,他同時兼任這兩個所的所長,為促進內地燃料科學事業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1953年,在張大煜和燃料工業部的積極倡議下,成立了液體燃料研究委員會,張大煜任主任委員,侯祥麟為副主任委員,定期對研究所的計劃和工作進展情況進行審查評議,對加強研究所與生產部門的協作聯系起了很大作用。在完成國民經濟重大任務的同時,張大煜十分重視基礎研究,注意研究工作的深入和提高,重視學科積累,以任務帶動學科。五十年代中,他明確地把催化放在研究所學科的首位,同時也重視化工、以色譜為重點的分析化學和一些前沿學科。他早期的這些創新的科研思想和規劃設想,后來在1956年主持第一次(1956年-1967年)全國科技規劃有關燃料(能源)部分時,得到持續和發展。為其長遠規劃、發展做出了歷史的貢獻。歷史證明,這些規劃和發展布局仍然具有高度的前瞻性和現實意義。張大煜既是一位善于選定科研目標和方向的杰出科學家,又是一位卓越的科研工作組織者。積極開展國際學術交流和組織全國性學術活動也是張所長開創的,早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不僅張所長親自率領年輕人參加國際會議,并大量派遣留學生如顧長立等多人到當時的蘇聯,又派遣盧佩章等人在1959年到莫斯科參加第一屆全蘇色譜會議,并和世界許多學者進行交流(其中也包括東德色譜代表團KAISER博士),后來又安排其在蘇聯院士指導下學習并獲得了放射色譜及色譜用于催化研究的關鍵知識,為回國后開展國防工作的研究和以后國際學術的交流奠定了基礎。在他的大力提倡和支持下,多次舉辦了全國性色譜報告會和講學班,推動了色譜學科的繁榮發展。至今,大連化物所被公認為中國色譜研究最主要中心之一。

      二、學風民主、嚴格要求,重視開拓創新

      張大煜在工作上一向重視并善于聽取來自各方面的意見。他經常強調,一個研究所必須具有良好的學風才有生命力,尤其是要有民主的學術氣氛,集思廣益,凝聚廣大科技人員的智慧和力量,發揮大家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為了發揮集體智慧,加強和形成學術領導中心,大連石油研究所于1955年成立了“學術委員會”,這是中科院所屬研究所成立的第一個學術委員會,在張大煜任學術委員會主任期間,他重視在所內、研究室內開展經常性的學術活動,積極主辦各種層面和類型的學術研討會,活躍思想、開拓創新、促進學科間的交流滲透,營造了濃厚的學術氣氛。在化物所的科研活動中始終堅持“三敢三嚴的精神”他倡導不同的學術思想,在掌握嚴格的試驗數據的基礎上進行自由討論。注意培養青年為科學獻身、嚴謹、求實、創新的良好學風。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期,針對國家對能源的需求,他親自推動、主持了水煤氣合成液體燃料的研究,此項研究1956年獲得第一批國家自然科學三等獎,但獲獎名單中卻沒有張大煜的名字,充份體現了科學家的大家風范。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化學激光剛剛出現,陶愉生副研究員向張大煜所長建議開展化學激光研究,他經過審慎的調研后并根據他的敏銳的洞察能力做出決定,積極熱情地支持陶愉生的研究計劃,立刻從當時所內最強的研究、技術人員中抽出陶愉生、張榮躍、沙國河、顧玉昆等五人成立課題組從而使我國化學激光出光時間只比美國晚了一年。目前,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化物所的化學激光研究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同樣大連化物所的色譜科學發展早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第一個十二年科學規劃中張大煜經多方努力爭取將其列入到規劃之中為其發展提供了平臺。在水煤氣合成液體燃料的一場學術爭論中,張大煜尊重實踐,支持青年研究人員的創新學術見解;六十年代初,張大煜不僅邀請國際著名教授JANAK來所講學,并派盧佩章到莫斯科參加第一次全蘇色譜會議,并在蘇聯院士指導下學習放射色譜等,為今后的國際發展奠定了基礎,他鼓勵和支持研究所多次舉辦全國性色譜學習會議和講學班,推動了色譜學科的繁榮發展。

      三、重視技術支撐系統的建立

      張大煜十分重視技術支撐系統的建立。在建所之初,就派得力技術骨干抓儀器廠(包括玻璃細工室)的建設,以后又決定專門成立儀器裝備研究室,重視充實和發揮中高級技能人才的作用,使他們緊密結合研究工作的需要,從設計到加工,提供測試手段和自制設備,與研究室共同協力攻堅,成為研究工作的堅強后盾。在當年石油化學研究所時間經過張大煜等多年實踐總結凝煉出的體制:分析室、基礎室、應用基礎室、合成室、化工室和技術裝備室適應了石油化學研究發展的需要。現在的石油研究院所大體上都采用了這樣的研發體制。實踐證明,強有力的技術支撐系統,對提高研究所自主創新的綜合研發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當時,大連化物所在科學院幾個化學所中是具有較強開發能力和能承擔解決重大科研項目的研究基地之一。

      四、為“兩彈一星”做出重要貢獻

      五十年代末期,根據國防發展需要,研究所承擔了若干國防建設急需解決的科研任務,加強了國防科研力量的投入。在承擔有關“兩彈一星”任務中,張大煜注意發揮研究所的學科優勢,積極組織力量,取得科學技術上的突破,出色地完成任務。
      “高效精密蒸餾法生產重水”研制成功,在重水生產上闖出了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道路。
      “含氟氣體色譜分析方法及儀器”研制成功,解決了核工業部在濃縮鈾方面的分析測試難題,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制取超純氫的方法”研制成功,排除了液氫生產中的一大障礙,獲國家發明二等獎。
      1962年,張大煜還承擔了科學院下達的“高性能炸藥”攻關任務,并擔任攻關組組長。為氫彈引爆提供性能可靠的炸藥,此項任務由蘭州化物所研制成功,獲國家發明二等獎。另一項是“固體潤滑”任務,為第一顆人造衛星解決短波天線和太陽能帆板的滑動運控問題,也是由蘭州化物所研制成功,張大煜關心和支持固體潤滑學科的創立和發展,特別將大連化物所的一臺電子顯微鏡給了蘭州化物所,這臺電子顯微鏡在固體潤滑材料的研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山西煤炭所研制成功的“炭纖維”新材料,為航天飛行器返回大氣層時,增強了抗燒蝕能力。
      文革期間由于張大煜在諸多方面的貢獻,深得當時主持國防科委工作的聶榮臻元帥的器重親自委托其規劃、籌建國防材料的研究院-材料研究院并任付院長。其間他為祖國的國防事業傾注了全身心的精力。

      五、為合成氨原料氣凈化新流程做出重要貢獻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國外開始采用催化凈化新流程生產合成氨原料氣,它被譽為合成氨工業的一次革命。新流程的關鍵是采用了低溫變換、脫硫及甲烷化三種高效催化劑,國外對此嚴格保密。應化工部的重托(任務書是當時政務院總理簽字的),張大煜毅然承諾把三個催化劑的攻關任務接了下來,隨后由化物所和化工部有關研究院、設計院等共同組成三結合攻關組,由張大煜任領導小組組長。張大煜在研究催化劑的關鍵技術上發揮了重要的指導作用,經過研究所和化工設計、生產部門的大力協作,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研制成功三個高效催化劑并在工業上迅速獲得推廣應用,使我國的合成氨工業水平從40年代提高到60年代水平。為我國合成氨工業的現代化做出了重大貢獻。被國家經委、科委譽為協作攻關成功的典范。

      六、在大量的實踐中總結規律深入催化理論研究

      張大煜在任大連化物所所長期間,廢寢忘食,從事科研領導工作,并利用業余時間查閱大量文獻,以便跟蹤國外同學科的發展趨向及提供最新科研信息,晚上經常到實驗室指導與參加研究。他從建所開始就關心青年科研人員,循循善誘,嚴格要求,提高他們的研究學術水平,為年輕人的成長千方百計創造許多條件,使研究所成為學術空氣濃厚,工作勤奮的科研群體進行了大量的視野廣闊的實踐活動。
      張大煜獻身于祖國科研事業,在大量的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但是他始終不忘提高深入,在他的晚年念念不忘有三件事:分子篩的研究、催化劑庫、表面鍵研究。
      由于半個世紀的科學實踐的積累和敏銳的科學洞察能力使得他對科學技術領域的創新點異常敏感。早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國際上剛剛出現分子篩的報導他就組織萬邦和等人合成分子篩使得大連化物所在國內最先、國際上也是較早地合成A 型分子篩,同時也是國際上最先用分子篩催化劑(105催化劑),在國內帥先將分子篩用做超高真空吸附阱-吸附泵,并且發展出一系列以分子篩為主題的超純氣體分析和凈化方法,為液氫的生產提供了基礎。后來我所分子篩研究和發展更出色、更創新,這都是張所長種下的種子有關。他選擇的“分子篩”這一生長點,通過實踐證明其在科學上和應用方面均具有極其廣闊的發展前景,并取得豐碩成果。
      催化劑的研發過去一直是十分費力而神秘的事,世界上第一個合成氨催化劑是篩選了二萬多個配方而成功的。張大煜經過多年的實踐總結認為研發一個新催化劑可以用移置來實現:如在合成氨原料氣凈化流程三個催化劑中,變換催化劑就是將油脂加氫用的催化劑用到變換反應中一試即成,使得合成氨凈化流程用三個催化劑的研發在不到一年內得以完成,其中催化劑的移置起到了重要作用,從而他產生了建立催化劑庫的想法,在他的推動下由章素負責建立了具有上百種催化劑的庫。十分譴憾的是文化大革命使催化劑庫的建設夭折了,無疑催化劑庫的建設對研發新催化劑會有重大意義。
      張大煜的畢生精力大多放在催化研究上,他不滿足于經驗規律的總結,一直想打開催化劑作用的黑匣子,進行理論上深入的研究。在石油煉制、人造燃料等大量的實踐基礎上,1960年張大煜在上海召開的中國科學院學部大會上作了《多相催化研究中的表面鍵理論研究》的學術報告,并在郭燮賢、藏景齡、陳榮等人的協助下先后開展了物理吸附、化學吸附等溫線、等壓線研究,提出了活化吸附概念,研究了化學吸附復蓋度和動力學關系,提出了空位中心的作用概念和聲子作用模型、復雜反應動力學解析,安排部署辛勤負責籌建了超高真空表面科學的設備安裝、研制等等。后來又由粱娟等人負責開展了紅外光譜研究CO吸附分子結構的方法、但是,文化大革命沖擊了這一切。十年動亂期間,張大煜遭受無辜迫害,身心受到長期嚴重的摧殘。由于極“左”思潮的嚴重干擾,使張大煜提出的表面鍵研究與科研設想根本無條件開展,以致抑郁憂憤成疾。但是,就是這樣重重壓力之下,他仍多次要求開展磁場對化學反應影響的基礎理論研究,不斷提出建立催化劑庫等發展催化科學的新建議,堅持為科學而獻身。
      1977年,張大煜調中國科學院感光化學所任顧問兼第一屆學術委員會主任。他培植了嚴謹的優良學風,并由俞稱庸、陳榮、呂永安、陸德緯等人協助為界面與光催化研究的實驗室創建、學科的建立和儀器設置等做出了貢獻。
      張大煜一生獻身于中國化學科研與國防科研事業,他學識淵博,治學嚴謹,待人寬厚,善于發揮他人之長,團結共事,深得科技人員普遍推崇和敬重,在學術界享有崇高的威望。在他幾十年從事化學教學與科研組織工作中,以自己身體力行為表率,言傳身教帶出一大批卓有成就的科研骨干,很多人已成為學科帶頭人或領軍人物,在他教過的學生中涌現出的兩院院士達幾十位,人們尊敬地稱他為“敬愛的導師”、“一代宗師”。

主要著作:
1、《氧化鐵膠溶體的物理化學性質研究.I、稀釋作用時氧化鐵溶膠的電荷》 德國《膠體雜志》
“Physicochemical Investigation of Iron Sols. I. The Charge of Iron Oxide Sols. on Dilution”
Kolloid-Z.64.265-279(1933)
2、《合成液體燃料之研究》(與樓南泉,張存浩合作)
“Research on synthesis of liquid fuels” Petroleum (London).20.336-340(1597)
3、《合成液體燃料在中國之進展》(與樓南泉,張存浩合作)
《Chinese Advances in the synthesis of Liquid Fuels》
Chem & Proc Eng《化學與過程工程》1957.38(10)403
4、《鈷催化劑表面的物理化學性質研究.II.表面和由于鈷氧化硅復合體生成的孔結構》(與曾奕昌,藏璟齡,陳榮合作)《燃料學報》1957.2(2)128頁
5、《中國石油研究所合成液體燃料的研究》(與樓南泉,張存浩合作)Brennstoff-chem 1957.38(12).362
6、《石油的化學與工藝學》(與李海合作)科學出版社《十年來的中國科學》1959.10
7、《多相催化研究中的表面鍵理論研究》《中國科學院第三次技術科學部學部大學報告匯編》48頁c1960
8、《鈷催化劑表面的物理化學性質》(與臧璟齡,陳榮,曾奕昌合作)
ПpоблeMы кинeTики и ка-Tализа, AHCCCP,No.10,429-434(1960)
9、《表面鍵理論的基本要點》(與郭燮賢合作)1961.4,《中國科學院大連催化理論座談會報告 匯編》
10、《覆蓋度與反應性能的關系》(與郭燮賢合作)1963,《全國催化研究工作報告會(蘭州)會刊》
11、《常壓氫氧燃料電池的研究》(與李春塘,朱葆琳合作)《科學通報》1963(4)655頁
12、《合成氨反應條件下氮、氫吸附與反應速度的關系》(與劉建業,郭燮賢,呂永安合作)《科學通報》(1966)第(4)171-175頁
13、《分子催化新發展—金屬簇和表面科學對多相催化基礎研究的推動》(與尹元根合作)《化學通報》1980(1)1頁
14、《我國催化研究五十年》(與蔡啟瑞,余祖熙,閔恩澤合作)《自然雜志》1982(11)817頁


參考文獻:
1、 一代宗師:化學家張大煜傳,徐光榮著, 科學出版社,2006 ISBN 7-03-017903-X
2、 光輝的歷程——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的半個世紀,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編,科學出版社,2003.7 ISBN 7-03-011420-5
3、 張大煜——中國催化科學的奠基人之一中國化學會,中國化學五十年(1932—1982) 科學出版社1982
4、  《著名物理化學家張大煜》,陳慶道、張存浩、樓南泉  化學通報

撰寫人:陳慶道,男,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現已離休。
        辛勤,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催化基礎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化學會催化委員會秘書長(1983-2009)。

 

摘要:
 
張大煜,物理化學家,中國催化科學的奠基人之一。早年從事膠體和表面化學以及人造燃油的研究;在大慶油田開發以后,組織了石油煉制、石油化工、高能燃料、色譜、激光和化工過程的研究;組建了中國第一個石油、煤炭化學的研究基地,并為中國培育了幾代研究人才。晚年仍關注石油工業有重要影響的強化采油中界面現象新領域的開拓。

張大煜-人物簡介     1906年2月15日 出生于江蘇省江陰縣。
1929年 畢業于清華大學化工系。
1929—1933年 留學德國德累斯頓工業大學,獲工學博士學位。
1933—1937年 任清華大學講師、教授。
1937—1945年 任西南聯合大學教授、中央研究院研究員。
1946—1949年 任清華大學化工系教授、系主任,兼交通大學教授。
1949—1952年 任大連大學化工系教授、系主任,東北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
1953—1961年 任中國科學院工業化學研究所所長,中國科學院石油研究所所長,兼任中國科學院蘭州石油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煤炭研究所所長。
1955年 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
1962—1977年 任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所長,國防科委16院副院長。
1963—1982年 當選為中國化學會第二十屆理事會副理事長。
1977—1989年 任中國科學院感光化學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顧問。
1989年2月20日 病逝于北京。

張大煜-生平概況     江陰縣張大煜,字任宇,1906年2月15日生于江蘇省江陰縣長涇鎮。他從小酷愛讀書,學習成績優異。中學畢業以后,考入南開大學,后轉清華大學。1926年張大煜和清華大學、中央大學、交通大學等校學生發起組成大地社,該社由翟鳳陽負責,成員有葛春林、袁翰青、張大煜等十余人,他們經常探討如何“工業救國”和“科學救國”,并多次參加學生運動,為清華脫離外交部管轄,從留美預備學校轉為正式大學起到了一定作用。

1929年,張大煜于清華大學畢業,同年考取了公費留學德國和美國,他把留學美國的名額讓給了同學,自己赴德國德累斯頓大學學習膠體與表面化學,1933年獲工學博士學位。回國以后在清華大學任教,歷任講師、教授。他在回憶文章中寫道:“雖然自己曾經有很大的抱負和雄心,想用學得的知識和技能為祖國服務,但是當時政府只把科學當作點綴品,哪怕是很小一點研究工作也得不到支持,……。”

抗日戰爭爆發,張大煜從北平到長沙,又從長沙輾轉到昆明在西南聯大任教并兼任中央研究院化學所研究員。從基礎研究轉向石油、煤炭方面的技術科學研究,以期為抗日勝利貢獻力量,當時曾嘗試過從植物油制造重要國防物資并開展了將煤煉制成汽油的方法。他利用云南豐產的褐煤,在昆明附近宜良滇越線上建立了一個從褐煤低溫干餾提煉汽油的小型實驗工廠(利滇化工廠),邊實驗邊生產,歷盡千辛萬苦煉出了油。但在人力、物力、設備和經費等方面困難重重,終于被迫停辦。張大煜“工業救國”的嘗試遭到了挫折,但為他后來創建中國第一個石油煤炭化學研究基地提供了最初的經驗。抗日戰爭勝利后,張大煜從昆明到上海,任交通大學教授兼北京清華大學化工系主任,講授工業化學和膠體化學,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還開展了一些研究工作。留學回國十余載的經歷,使他思想處于彷徨之中,他親眼看到知識分子在舊中國不可能實現富國強民的理想,1948年底經上海地下黨負責人介紹毅然離開上海,繞道香港和朝鮮,于1949年初到達大連。

1949年大連大學創辦初期,他任化工系教授、系主任,同時擔任大連大學科學研究所(后改名為東北科學研究所大連分所)研究員、副所長。1952年該所劃歸中國科學院領導,并先后更名為工業化學研究所、石油研究所、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他一直擔任所長。

50年代初期,張大煜緊密圍繞國民經濟恢復和建設需要的重大課題開展工作,在中國天然石油資源尚未開發的情況下,他組織和發展了中國水煤氣合成液體燃料、頁巖油加氫、汽油餾分環化制甲苯等研究,取得杰出成績,有些成果達到當時的世界先進水平。

人造石油在完成國民經濟重大研究課題的同時,張大煜也很重視基礎研究,50年代初期開始,他就致力于工業上廣泛使用的催化劑擔體研究,結合水煤氣合成石油的鈷催化劑和合成氨催化劑的催化性能研究,逐步建立了物理吸附、化學吸附等一系列研究方法,并且提出了表面鍵理論的設想,并以此為指導,研制成功了合成氨新流程3個催化劑,超過了國內外同類催化劑的水平。通過實踐,培養和建立起一支學科配套,有解決綜合問題能力的催化科學隊伍。

隨著國家建設對科學事業發展的需要,張大煜在研究所的布局和發展上,及時提出了建議。經中國科學院批準,先后于1958年和1960年從石油研究所抽調科技力量,建立了蘭州石油研究所和太原煤炭化學研究所,他兼任這兩個所的所長,為促進內地科學事業的發展作出了貢獻。

1962年,中國科學院石油研究所改名為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張大煜在擔任大連化學物理所所長期間,跟蹤國外同學科的發展趨向,及時提供最新信息。他查閱大量文獻,經常到實驗室參加研究工作。他特別關心培養新生力量,對青年循循善誘、嚴格要求,不斷提高他們的學術研究水平,使研究室成為學術空氣濃厚、工作勤奮的研究集體。

“文化大革命”時期,張大煜遭到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抑郁成疾。但是,就在這樣重重壓力下,他仍多次要求開展磁場對化學反應影響的研究,不斷提出建立催化劑庫等發展催化科學的新建議,堅持為科學獻身。

1977年,張大煜調任中國科學院感光化學所任顧問兼第一屆學術委員會主任,同時兼任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顧問。他培植了嚴謹的優良學風,并為創建界面與光催化研究室,強化采油界面現象研究等新學科領域的開拓做出了貢獻。

張大煜學識淵博、治學嚴謹,謙虛和藹,待人寬厚,善于發揮他人之長,深受同行們的崇敬,在學術界享有很高的威望。他在組織和發展中國的人造石油、石油煉制、催化科學、化肥工業、化學工程、色譜、激光和相應的理論研究等方面都有貢獻。在膠體化學、吸附和催化作用、催化劑研究、水煤氣合成、表面化學研究等方面發表過學術論文30余篇。

張大煜是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一級研究員,曾當選為中國化學會第二十屆理事會副理事長,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民主同盟中央委員等職。

張大煜為中國科研事業、教育事業和中國第一個石油化學和煤炭研究基地的創建與發展傾注了全部心血,做出了卓越貢獻。

張大煜-油煤基地     張大煜張大煜在文章中回憶道:“我于1948年初由上海來到東北,解放區處處陽光普照,朝氣蓬勃,頓覺心情舒暢,大有來之恨晚之感。當我看到鞍鋼、撫順工業規模巨大,工人興高采烈地恢復生產時,心想這才是工業救國的處所和榜樣。參觀大連研究所時,見到很多設備及圖書,真象我心目中的天堂,并對各種各樣的高壓設備愛慕不已。”

不久,他被聘為大連大學化工系主任兼科學研究所副所長。這個所始建于1908年,其前身為日本“南滿洲鐵路株式會社中央試驗所”,是日本帝國主義為掠奪我東北資源進行調查和科研而設置的,盛時日本職工曾達600人,.中國工人100人(全部為體力勞動工人和勤雜工)。日本投降后,隸屬中蘇合營的中國長春鐵路管理局,當時該所的研究方向混亂,1948年底到1949年初,蘇方移交該所,隸屬于大連大學,由屈伯川兼任所長。張大煜到所后,全力以赴地投入接收和改組工作中,克服了重重困難,做了大量思想政治工作,團結留用日本科研人員。這些專家如顧問丸澤常哉、燃料室的小田憲三、濱井專藏、窯業室的閔皓之、資料室的獲原定司等,回日本后還一直為促進中日友好而奮斗。

1952年,該所改名為“中國科學院工業化學研究所”(農化室遷往長春綜合研究所,窯業室遷往沈陽金屬所)。1953年,在所長張大煜和燃料工業部的積極倡議下,成立了液體研究委員會,張大煜任主任委員,侯祥麟任副主任委員,委員有趙宗燠、張定一、劉放、顧敬心、曹本熹等,定期地對研究所的計劃和工作進展情況進行審查評議,這對加強研究所與生產部門的協作聯系起了很大作用。1954年,工業化學研究所再次更名為“中國科學院石油研究所”,同時成立“中國科學院煤炭研究室”,由蘇恒任書記,張大煜任所長兼煤炭室主任。

張大煜回憶當時情形說:“建國前在昆明宜良我曾研究褐煤煉油的方法,那油簡直是一杯杯熬出來的……”撫今追昔,他感慨萬千。當張大煜領導實力雄厚的隊伍重新制訂研究合成燃料油等課題規劃時,他禁不住心潮澎湃.他認為選擇石油化學作為研究所的主要研究方向,使之逐步形成中國第一個石油煤炭化學的研究基地,方向是正確的。在中國天然石油資源尚未發現之前,合成燃料是急需的研究課題,因此他選擇了頁巖油高壓加氫和水煤氣合成人造石油兩大研究課題。此外,根據抗美援朝戰爭對于炸藥的急需,選擇了直鏈烷烴芳構化制甲苯的研究課題。由于全所研究人員的共同努力,這些研究課題都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其中“七碳餾分芳烴化合成甲苯”以及“熔鐵催化劑用于流化床合成液體燃料的研究”曾獲1956年國家科學三等獎。在完成任務的同時,也為石油工業部門培養了大批科學技術研究人員。

大連石油在建所之初,張大煜同時抓了儀器廠的建設和研究室的裝備工作(1962年正式成立技術裝備研究室)。實踐證明,新型儀器的研制對科研成果的取得、推廣和放大均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該所是在科學院最早采取這種有效措施的單位之一。

張大煜從實踐中認識到,一個研究所必需具有良好的學風,才有生命力,尤其是要有民主的學術氣氛。作為所長,必須能容納不同意見,支持新生事物,才能發揮大家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為了發揮集體智慧,形成學術領導中心,大連石油所于1955年9月在中國科學院第一個成立了所“學術委員會”。經過10年的發展,建成了包括催化、近代分析、化工等學科的近千人的大型研究所。

張大煜-多相催化    
自本世紀20年代起各國催化研究工作者圍繞預見催化劑活性、探討催化作用本質等問題開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各國學者紛紛提出各種催化理論或見解。人們將催化劑比喻為化學變化中的“點金石”,而催化理論是尋找“點金石”的“魔棒”。建國10年來,在石油煉制、人造燃料等大量的實踐基礎上,1960年張大煜在上海召開的中國科學院學部大會上作了《多相催化研究中的表面鍵理論研究》的學術報告。而國際上表面鍵理論直到70年代隨著新的表面物理實驗方法在催化研究中的應用才逐步形成。

當時,中國催化研究狀況正如1959年在第一屆全國催化學術報告會議上吳有訓副院長所談及的那樣:“我們不僅已能仿制和掌握國外成熟的催化劑和先進技術,而且對國外處于探索階段和初露苗頭的催化劑研究,也能根據國家需要,集中力量在短期內取得突破”。張大煜感到在新形勢下需要盡快加強催化理論研究,為催化劑研制工作持續發展創造條件。但是,張大煜發展表面鍵理論的歷程并不平坦。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張大煜即對催化過程深感興趣,在國民經濟恢復時期,石油研究所內主要接受應急任務,基礎工作還相當薄弱,他當時親自兼任一個課題組長,從物理吸附開始逐步開展有關催化基礎研究,首先利用日本人留下的一些玻璃活塞和真空泵,建立了國內最早的兩套BET真空吸附裝置,又專門請玻璃細工劉興信(后來任副總工程師,成為玻璃吹制技術專家)來所工作。在國內首先試制成功了真空活塞、石英彈簧以及高真空擴散泵。1955年制成壓入水銀測孔儀,配合其它大型儀器的建立,初步具備了催化基礎研究條件。

玻璃活塞1953年開始催化劑物性的測定;以后又進一步開展了催化反應機理和動力學的研究,在工業催化劑載體的物理化學結構對催化劑活性關系研究中發現載體(如硅膠、氧化鋁、活性碳、硅藻土等)對催化劑有重要影響。1955年,在鈷催化劑制備中發現鈷硅復合物含量不同時會強烈地影響催化劑的還原和空隙結構。由于水煤氣合成反應受擴散控制,因而孔結構會強烈影響催化劑的活性、熱穩定性和壽命,從而提出了催化劑制備時對孔隙結構的控制問題。在此基礎上還研究了水煤氣合成熔鐵催化劑的還原和生成孔隙結構問題,1957年開始化學吸咐的研究,在上述鈷催化劑上闡明了氫氣、一氧化碳吸附與反應性能間的關系。此外還從化學吸附等壓線等實驗事實出發歸為甲、乙、丙三種吸附類型,討論了表面不均一性所產生的能量圖譜,并推論丙型吸附可能與反應活性的關系密切,加上以后大量催化實驗事實的積累和對文獻中日益增多的數據的總結,逐漸形成“表面鍵”理論。

“文化大革命”時強調應用研究,停止研究“表面鍵”后,張大煜承擔了合成氨原料氣凈化新流程3個催化劑攻關任務并任組長,經過研究所和化工設計、生產部門的大力協作,發揮催化基礎積累的作用,不到一年,就研制成功了3個高效催化劑并在工業上迅速推廣,為中國合成氨工業的技術改造做出了重大貢獻,被國家經委、科委譽為協作攻關成功的典范。

張大煜-遠見卓識     張大煜張大煜十分重視從實際中提出應用性很強的課題,也安排必要和可能的基礎研究。在集中力量開展石油化學的研究中帶動了催化和色譜兩門學科的發展,并在國內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為后來的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1957年科學院黨組書記張勁夫去該所檢查工作,總結了“任務帶學科”的經驗并在全院推廣。

早在1956年制定12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時,周恩來總理一再提出科學院要十分注意基礎研究,建國10年來,張大煜在完成應用研究任務過程中一再感到基礎研究是一個薄弱環節,此時產業部門石油化學研究隊伍業已成長,為避免研究工作中的重復,并提高研究水平,1960年,張大煜提出了表面鍵理論,以加強基礎研究。

1961年11月,大連石油研究所正醞釀改名為化學物理所時,所內一度思想比較混亂。張大煜和當時的所黨委書記白介夫一起,在發揚民主、集思廣益的基礎上,明確了化學物理所的方向和任務、主要發展的科學領域(催化、色譜、燃燒和動力學,金屬有機、化工和物質結構組成綜合的研究力量和建立強有力的技術系統),并制定出化物所的長遠規劃,這對化物所成立后的建設和發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此期間,張大煜總結出科學組織工作中的6大關系①處理任務和學科的關系,以任務帶學科,學科的發展促使為國家解決更多更大的任務;②挑選任務和課題應以國家“最重要”的為前提,本著我們“最合適”的尺度,嚴肅靈活地挑選;③“趕與超”、“遠與近”、大與小”等關系;④集中與分散的關系;⑤學術民主與學術領導兩方面的統一關系,就是領導、專家、群眾三結合;⑥處理專業研究和設計、生產單位的關系。

在蓬勃開展工業學大慶的群眾運動中,化物所進入了一個空前的全盛時期,1966年初被中國科學院和中共中央東北局樹為大慶式的“紅旗單位”。郭沫若院長和國家科委韓光等領導都曾到化物所進行考察。郭沫若還寫了《水調歌頭》一闕以示嘉勉,其下闕云:“出成果,驅虎豹,御熊羆,趕超任務,重擔爭挑樂莫支。攻破尖端堡壘,滿足國民經濟,接力把山移,永蓄愚公志,長頌冬云詩。”

正當張大煜帶領化物所全體職工奮發圖強,攀登科學高峰之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化物所的科研人員受到了摧殘,科研工作受到了破壞。張大煜被迫停止參加科研工作,但他堅信烏云終會過去,1972年,他獲得“解放”。當時,他獲悉美國科學家發明了丙烯氨氧化催化劑,在此啟發下,1973年他提出了建立“催化劑庫”的建議,組織力量對國內外各種類型的工業催化劑開展規律性的研究。這個建議得到研究人員和中國科學院領導的支持。他還寫成國外工業催化劑的研制中“理論走在前頭”的成功的10例提綱,意在科研人員中引起學術討論,以改變當時科研工作的混亂局面,加強學科建設和基礎研究。1973年,他又受到“四人幫”的反復批判,身心受到了嚴重的摧殘,“催化劑庫”的設想也隨之夭折。

磁場1976年10月,“四人幫”打倒以后。張大煜以十分欣喜的心情迎接新的工作,他回憶道:“我深深慶幸這是中國人民的第二次解放,10余年來的經歷,雖然我在家庭和身心兩方面都受到很大的損害,但我們要以春蠶吐絲的精神,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在有生之年為黨為人民多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為祖國的現代化貢獻力量。”

張大煜晚年還熱情支持開展新的科學領域的研究,如磁場對化學反應影響等基礎研究,他看到膠體界面科學在三次采油中的重要作用,熱情關心并支持強化采油中界面現象這一新的研究領域的開拓,直到他病逝之前,仍然為恢復和發展表面鍵的研究而嘔心瀝血。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