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彭少逸介紹
彭少逸介紹
www.dicp.cn    發布時間:2010-03-11 15:24    欄目類別:走近專家
---

      彭少逸(1917~),江蘇溧陽人。物理化學家,新中國催化和色譜領域的開拓者之一,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化學部學部委員。20世紀50年代,根據硅膠對油品中烷烯芳烴具有不同的吸附能力,利用碘及碘化物與這類烴類不同的相互作用,創立了柱內顯色指示劑快速測定油品中烴類組成的色譜方法,該方法成為石油部分析烴組成的部頒標準并被推廣應用。20世紀60年代,又創立了薄層吸附劑快速分析氣態烴的色譜方法,深為業內人士稱道。此外,在色譜理論計算方面也多有貢獻。先后提出了柱色譜理論塔板高度通用表達式;色譜保留值與班峰寬的理論模型;紙色譜的幾個理論問題;程序升溫企相色譜保留值的理論計算方法;用起液色譜保留值測定多孔物質孔分布的方法;用吸附色譜保留值測定多孔物質表面積的方法等。這些模型和方法的建立不僅發展了色譜理論,而且促進了學科上的交叉,使色譜方法在催化領域發揮了更大效能。催化領域方面,在國內開創了催化新材料和多相催化動態分析的研究,并取得多項理論性和應用性成果,在產生了深刻和積極的影響,早在20世紀50年代,根據國家需要,開展了合成汽油芳構化工作,在較短時間完成了年產2000噸的半工業試驗,比國外同類工作還要超前。發表論文300多篇,獲國家級獎4項、中國科學院科技成果獎3項、山西省獎勵3項等,還獲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學進步獎。曾任煤轉化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山西煤化所所長、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民盟山西省委主委、全國政協委員等。


      一、成長經歷
      1917年11月9日,在武昌二道銜的一個安靜的民宅里,一個男嬰無所顧忌的哭聲,卻讓全家人笑意飛揚。他,就是物理化學家彭少逸。無所謂生不逢時,也無所謂生之盛世,他的誕生同所有人一樣:哭喊著來到這個世界。
      大清咸豐至同治年間有一個著名的“翰林三兄弟”:彭瑞毓,彭松毓,彭泰毓。彭瑞毓即是彭少逸的曾祖父。
      史料記載:彭瑞毓,字子嘉,號芝泉、姜畦,湖北江夏(今武昌)人,咸豐二年2甲1名進士,散館授編修。咸豐8年,提督山西學政,官至云南督糧道,工古文辭,善畫蘭竹,曾供奉內廷。
      也許是官場失意,也許是看盡王朝盛衰,同治九年,即1870年,一個冬日里,彭瑞毓揮毫寫下了“青燈有味,白云自怡”的對聯條幅,清高,冷峻,乃至淡定,躍然紙上。其子輩彭鐘善,即彭少逸的父親,頂著一個清末秀才的頭銜,默然而苦心經營著衰落的家庭。家有五子,讓這位攜傳統之風的老人得到無限的慰藉。
      仁、義、禮、智、信,濃縮了華夏文化的全部精華,同時也是做人的道德標準。為此,五子命名依次為:彭家仁,彭家義,彭家禮,彭家智,彭家信。
      彭少逸即為彭家的排行老四,名:家智。后來,名少逸,便有了一段故事。
      彭鐘善老人家曾有言,希望兒子們不要涉足官場,“五子登科”的傳統觀念于他而言,正被誠信經商所代替。這位滿腹經綸的老秀才,文采甚高,又懂稅法,曾在淮鹽公所從事文案工作,為山西鹽商出謀劃策,月薪300塊大洋,日子倒也殷實,后來,曾在山西平遙的一個商號做過師爺,因而,對經商略知些機關所在。彭少逸自幼伶俐,于是,老人家就把經商的愿望寄托在了他身上。
      天有不測風云,彭少逸4歲喪母,母親生下老五家信剛滿月,便患病離世。隨著母親撒手西去,彭家的日子愈見窘迫,二個堂姐,一個奶媽,加上五兄弟,九口之家,使得父親一籌莫展,只好同時兼幾份職,以維持全家正常生活。
      彭少逸14歲時,還沒有上過正規學校,只在私塾認些字而已。15歲那年,受新潮流影響,父親同意他上學讀書了,他大喜過望,但上什么學卻讓人哭笑不得,上小學上初中,顯然年齡太大,上高中,既沒有學生學歷檔案,又沒有功課基礎。最后,他只好冒三哥彭家禮之字少逸為名,直接報考了武昌赫赫有名的“兩湖書院”即省立高中,當時連除法都不會,畢竟基礎太差了,他連續二年留級。而在第三學年,他考了個全班第二。這時,有人打小報告,告到教務主任那里,說他偷題。倔強的彭少逸既委屈又憤怒,因為入學后,他為了趕功課,利用課余時間請學習好的同學補課,那時,大哥經常組織票友在家敲鑼打鼓地唱京戲,他為了鍛煉自己,嘈雜聲中閉耳不聞,專心做習題,兩年之中,廢寢忘食,從不怠慢,好成績之后,所付心血只有他自已感受至深。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只能面對教務主任的訓話,義正言辭地要求重考。教務主任從他真誠的言行中,相信了他的無辜和清白。“偷題風波”悄然結束。
      然而,初遭磨難的彭少逸,突然感到:我長大了。
      1935年8月,考入國立武漢大學化學系的彭少逸開始了他的大學生活。1937年,日本人的槍聲從盧溝橋頭響起,頃刻間,遍及大半個中國。此時的武漢,危在旦夕,蔣介石拍拍翅膀飛到重慶去了,大逃亡就此開始。
      那時的武漢大學依然漂亮,剛剛升入化學系的彭少逸穿行于綠樹紅樓之間,大有躊躇滿志、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之感,但武漢的淪陷,學校不得不以逃亡的形式遷往四川樂山,回首母校,浪漫而傷感的櫻花落英遍地。彭少逸只得隨校西遷,在如此境遇中,完成了自己的學業。
      之后,他留校任助教。此時,皖南事變剛剛發生,國民黨發動的第二次反共高潮弄得國家烏煙瘴氣,校園也處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甚至穿紅衣、戴個紅帽或系條紅腰帶都被當作“共黨”嫌疑。
      一天深夜,國民黨特務包圍了彭少逸住所,十幾名教師和學生被捕。在窄狹潮濕的“號子”里,他們輪流接受單獨審訓,特務以在他們住所搜出進步書刊和傳單為名,讓他們指認或承認誰是共產黨。
      幾天過去了,被捕的人誰也不承認自己就是共產黨。沒辦法,特務頭子閻天澤親自訓話,這家伙長著一副魔鬼面孔,滿臉橫肉放射出一派殺機。這時,閻天澤的老婆也走到他們面前,體態、儀表、風度,都無可挑剔的是一個美人。然而,當她站定之后,掃了他們一眼,便從腰間抽出兩把手槍,唰唰地在她手上滴溜旋轉,無數個槍口旋成一個黑洞,令人毛骨悚然。然后,閻天澤宣布:明天一早,統統拉出去斃了!
      剛剛二十出頭的彭少逸,哪里見過這等場面,一想到馬上就要結束生命,大腦一片空白。
      一夜無眠。第二天早上,閻天澤找他單獨訓問時,拿出一張名單,讓他指認誰是共產黨。彭少逸看了看名單說:這上面的人我一個也不認識,我總不能胡說吧!
      15天的無辜監押結束了。這一群單純的青年被釋放。
      事后方知,這是一個拿生命開玩笑的鬧劇,那些書報是特務們事先準備好帶入他們住所的。
      那年月,陰謀與詭計無處不在。陷阱永遠為善良者所洞開。
      由此事件,彭少逸患上恐懼癥,失眠、噩夢,折磨的他體重只有80斤。無奈,只得離開樂山,回到他三哥的居住地。不多日,沒有打針,沒有吃藥,竟然痊愈了。
      1940年,彭少逸經大學同學王治樑介紹,進入長壽國立12中當化學老師。長壽是重慶之東、長江之畔的一座古城,三山竹樹,兩壩田疇,長湖魚躍,大江流金,而國立12中,是戰亂時遷入的中學。彭少逸來到這所中學,一個大學化學系的高才生,教授中學化學課程,輕松而自如。課余時間,與同事們喝酒,縱橫闊談天下事;閑來爬一爬風景如畫的長壽鐵山,或蕩一扁舟于長壽湖上,分外爽透。
      當然,讓彭少逸最為高興的是,他在12中組織了一個京劇團,生旦凈末丑,一部人間大戲;吹拉彈唱吟,盡抒心中愛恨。這一下,讓他足足地過了過京劇癮。說起京劇,作為高級票友的彭少逸,受家風熏陶,自小酷愛,并拉得一手好京胡,在武漢時,全家聚首,淡戲演戲,十分熱鬧。高中、大學期間為了發奮學業,只好忍疼割愛。說有一日,馬連良赴武漢演出,有人告知他們全家,問:去不去看馬連良的演出?老大彭家仁搖了搖頭說:不去!不去!看什么馬牛羊呀?
      此插曲雖為笑談,但足以看出兄弟五人的京劇造詣。今天,當他五弟彭家信談起此事,自是一番津津樂道。
      只是彭少逸心中有夢,他的夢在遠方,他只想把他的所學發揮出去,當個教書匠,是他最不情愿的。因此,他沒有收拾自己的行李、用品,不辭而別。經人介紹,彭少逸進入重慶合川麻醉劑廠。在這里,還算專業對口,他總以為這一回可以大展宏圖了,不料,廠長的做法讓他無法忍受。原來,每天上班,廠長都要檢查職工的頭洗了沒有、指甲剪了沒有、衣服有沒有污點,等等一套做法,彭少逸斥之為:“黨閥”作風,是對人格的不尊重。于是他再次揮手而去。
      1941年,年僅24歲的彭少逸進入前資源委員會重慶動力油料廠研究室任副研究員,當時正值抗戰時期,日本侵略者侵占了大半個中國,沿海盡陷敵手,戰火進逼大西南,一向依賴外國提供軍需民用的石油制品進口困難日益嚴重。陜西地方興辦的延長石油廠產量極微,玉門油田剛開始小量開采,大西南交通和工業所需的汽油、柴油和潤滑油極端緊缺,主要指望植物油裂煉產品和酒精作為替代和補充。因此,對植物油裂解煉成汽油、柴油、潤滑油以及合成樹脂、酚醛塑料的研究十分注重,特別是,當時廠里匯集了一批化學專家,像廠長徐名材、室主任孫增爵、研究員范希孟等,都有前沿性的觀念和想法。這一切,對彭少逸的吸引力極大。
      很快,他們經過研究、實驗,在“石灰對植物油裂解的效應”、“烴類的氣液平衡”、“植物汽油與酒精的摻混性”,“植物油黏土處理”等燃料課題上取得突破性進展,向經濟部申報后,獲得了植物油裂解、抗爆乙基鉛液、酚醛塑料、糠醛塑料等十余項專利許可。
      畢竟,當時的國內環境是動蕩的,生產力、科技水平、生活水平都十分低劣,而國外的發展更為誘人。當時,美國設有戰時生產局,他們手中有大筆金錢,美國國會通過《租界法案》,將一筆款項用于培養中國技術人員。聽到此消息,彭少逸萌發了出國深造的念頭。
      讓人不解的是,出國深造成了暗箱操作,不進行公開招考,而是托人、送禮、找關系。而流亡異地他鄉的彭少逸,沒有關系,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別人出國。憤慨之下,膽量如天,他聯合了幾個青年人,直接找到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教育部長陳立夫,強烈要求陳立夫主持公道。老謀深算的陳立夫,當然知道其中的要害之處,權衡之后,他答應出國名額的一部分實施公開招考。
      公開招考的消息傳出,報名者云集。結果,經過幾門課程的考試,彭少逸榜上有名,進入公費出國深造名單。興奮之際,又有一盆冷水澆下。原來,美方以戰時需要留用一批技術人員為由,有一批人必須暫緩出國。暫緩人員名單上赫然寫著:彭少逸。
      好事多磨,又是一個漫長的等待。從1944年考取,至1947年,三個年頭終于熬過,7月間,他告別了新婚不久的妻子吳載淑,從上海坐船出發,經18個日夜的海上顛簸,直抵美利堅共和國。一年多的時間里,彭少逸從美國紐約州一個化工廠到通用燃料公司,他先后在幾家化工公司實驗室工作。
      身在異國,心在故鄉。在國外的日子里,他常常在住所樓角拐彎處的報刊亭,買一些進步報刊,從上面尋找祖國的消息,特別是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勝利的消息,讓他振奮不已。
      1948年秋天,他決定回國。但因太平洋所有碼頭工人大罷工,歷時100多天,定好的船票一誤再誤,無法啟程。此時,身上已無分文。他只好通過報紙廣告,找到一個蘋果園去打工,干了兩個月,由于眼晴發炎看不清東西,只好寄居在一個朋友家。
      月余,他的眼晴好轉,碼頭工人罷工風波已過。1949年春天,彭少逸追尋著報效祖國這個夢,回到了祖國。同年秋天,受聘為大連大學教授,時年32歲。
      愛因斯坦有言:“在黑暗中焦急地探索著的年代,懷著強烈的愿望,時而充滿自信,時而精疲力盡,而最后終于看見了光明----所有這些,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能體會。”當一個32歲的身影聳立于大連海岸的那塊礁石上,他的心底也有一個大海在激蕩。
      他想,報效祖國的時代到來了。

      二、主要研究領域和學術成就
      回到新生的共和國的懷抱,彭少逸似乎也獲得了新生。他全身心投入到科研事業中,以嚴謹認真、銳意創新的精神取得了一個個顯著的進展。
      1950年爆發的朝鮮戰爭,讓中國人在抗美援朝中付出了慘重代價,勇士們氣昂昂的跨過鴨綠江去了,而國家最為需要的就是為戰場提供綿綿不絕的炸藥。而制造炸藥的原料甲苯呢?還得從研究開始。當時的化學界名流張大煜正是該所所長,軍令如山,研制甲苯的任務就交給了這個所。誰來擔當重任?他首推的就是彭少逸。
      這時的彭少逸,已是燃料研究室主任,在這個課題攻關組里,他是組長。幾員干將,都是后來頗有建樹的化學家了,而當時還是一群激情后生。他們是:郭燮賢、陳英武、章元琦。
      前方戰事硝煙彌漫,后方實驗酣戰正濃。從理論上說:石油餾分中的正庚烷,經烷烴芳構化可以合成為芳香烴—-甲苯,甲苯硝化后成為三硝基甲苯,這就是威力巨大的“TNT”。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幾乎所有的死亡都與這個可惡的黑色炸藥有關,但今天,我們很難想像,彭少逸和他的幾位戰友在極短的時間內,將以合成油七碳餾為原料、以新研制成功的氧化鉻、氧化鋁為催化劑、經環化脫氫生產甲苯的新技術橫空出世。很快,在那個盛產蘋果的錦州投入生產,年產可達千噸級。這一下,中國蘋果綻放了笑臉,美國大兵哭喪著臉退回“三八線”,而彭少逸黑色的眼睛里,正充滿血絲。
      1956年,中國科學院評選國家首屆自然科學獎,由于彭少逸在合成汽油芳構化及鉑重整等方面取得的重要成果,從而獲得自然科學獎三等獎。
      1953年,彭少逸作為年輕一代的科技工作者,參加了中國科學院組織的赴蘇考察團,團長錢三強,帶隊張稼夫,團員有華羅庚、張鈺哲、趙九章、錢保功、馮德培、朱洗、貝時璋、沈其震、吳征鎰、馬溶之、張文裕、武衡、梁思成、呂叔湘、劉大年等,考察主題則是科技工作的管理。
      彭少逸置身于科學界名流之中,頗有“受寵”的感覺。讓他記憶猶新的是,一路上大家談古論今,華羅庚突然出一上聯:三強韓趙魏,以此征聯。無人對出,華羅庚自己又以“九章勾股弦”應對,“三強”即說的是戰國三強,又指代表團中錢三強的名字,“九章”既是古代數學名著,又切團員中“趙九章”的名字,令人叫絕。
      讓彭少逸大開眼界的,是蘇維埃共和國的科技成就和科技管理水平,走一路,看一路,學一路,記一路。回國之后,他欣喜若狂,大談色譜,并指出:色譜研究大有前景和生命力。
      果然,在1956年至1957年之間,在扎實的理論基礎上,經過精心的試驗研究,他創立了柱內顯色指示劑快速測定石油產品組成的色譜分析新方法,被石油部定為部頒標準分析法。爾后,他創立了薄層吸附劑分析氣態烴的色譜分析方法。由于這種方法準確而快捷,在科研和生產中得到廣泛應用。
      執著的探索和深入的研究,使彭少逸對色譜理論產生了新的見解,提出了柱色譜理論塔板高度的通用表示式、色譜保留值與半峰寬的理論模型,使二者之間的關系由原來的定性描述發展為定量表示。這些研究成果推動了色譜理論的發展,也澄清了不同學派關于這方面長期存在的爭論問題。他建立的程序升溫氣相色譜保留值的理論計算方法和用色譜保留值測定多孔物質的孔分布及表面積方法,能夠快速測定催化劑的孔結構和表面積金數值,為研究和開發新的催化劑提供一種新的表征手段。
      1957年,真是讓中國人難以忘懷的年份,可悲,可嘆,可恨。這一年,全國上下大動員,號召人民給黨提意見。于是,數十萬條意見飛向北京。就在這數十萬條意見當中,也有彭少逸的幾條。然而形勢飛轉直下,研究所第一頂右派帽子就戴在了彭少逸頭上。彭少逸在屢受批斗之后,薪水由240元降為120元,工作的權利被剝奪了,就連名字也沒人們省略了,“彭右”、“彭右”的斥喚成為一種流行。心灰意冷的一介書生,用他瘦弱之軀,在大連一個叫黃泥川的地方扛著巨大的石頭,為一個個豬圈奠基。
      在黃泥川的重體力勞動,讓他病倒了,雙腿腫的像水桶。再也背不動石頭了,他只好到農村醫務所去看病,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大學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順手給他開了個處方單,上面寫著:嚴重心臟病,二尖瓣閉合不全,建議臥床休息。一張風馬牛不相及的處方單,等于救了他一命。
      從此,他可以在家養病了。病好了些,他可以進實驗室了。只是這時的他,沒有了室主任的頭銜,沒有了研究員的待遇,過去的下屬成了他的上級,他在好多人的白眼之中,依然是“彭右”。
      “彭右”就“彭右”吧,幾年中,他早已習慣了。只要能有書讀,只要能悄悄地、安靜地思考、研究催化和色譜,一切的一切,他都可以忽略不計。從1959年至1961年,他竟然寫出了6篇學術文章,盡管發表時不能署一個“右派”的名字,只署“工作組”,但他也心滿意足了,畢竟是一腔熱血凝結的成果。
      1961年,醞釀已久的中國科學院煤炭化學研究所在太原籌建,彭少逸隨煤炭研究室一起搬至太原。時不待我,60年代初,中國百事逢災、百感交集。放衛星的新華社開始報憂了,曾畝產萬斤糧的幾億畝土地衰敗了,蘇聯老大哥翻臉了,專家們抱上圖紙返回了莫斯科。而此時的彭少逸已被摘掉了“右派”帽子,頓感一身輕松,一頭鉆進研究室,從基礎理論,到高深課題,他統統吞入肚中,消化、吸收,為我所有,助我所創。建所之初,彭少逸在學科設置、科研方向、人才培養等方面提出了許多寶貴建議,被領導采納。他和同事們不顧工作和生活條件的艱苦,開展了輕柴油芳構抽提的研究工作。在工作中,他重視理論研究,并善于以理論指導科學實驗,從相平衡到分析方法的建立,從實驗室小試到中試,形成了一整套相互關聯的技術資料,并很快推廣到北京燕山石化公司,在生產應用中完全達到了預期的結果。這項成果于1978年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正當彭少逸剛剛揚帆,又一惡浪卷來。文化大革命的爆發,使彭少逸再次受到了沖擊,數不清的批斗,他甚至被打斷了一條腿。然而,對于一個科學家,最不能忍受、最不能寬恕的是,此起彼伏的政治運動,讓他失去了至少20年的科學研究時間。
      1978年,被人們稱作科學的春天。“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向科學技術現代化進軍”的口號,從鄧小平的口中,迅速傳遍了整個中華大地。
      緊接著,彭少逸和他的助手們發現并研究成功碳纖維高效脫氧催化劑。當時,國內外生產的催化劑都是球型,在一個球型的固體上涂敷上催化劑,由于一個球它的表面積很有限,因此它與反應物質接觸的面積就只能在球型的物體表面,而球的內部體積不能涂敷催化劑,因此反應效率將受到很大限制。而纖維催化劑把直徑很細的碳纖維作為承載體,與同樣體積的球體相比,表面積增大了數十倍甚至數百倍,把催化劑涂敷在這些纖維表面,使反應物質產生了更多的接觸面積,因此反應效率遠遠高于目前常規的球型催化劑,因此可以大大提高反應的效率,表面積可以擴大幾百倍,因此由此聯想到是否可以用來代替當前普遍使用的催化劑,經過大量試驗。驗證了這個結果,這是一項創新性的研究結果,這種催化劑的性能大大超出國內外同類催化劑水平,該催化劑及其反應設備在電子工業、照明工業、合成高分子工業、建筑材料工業、冶金工業、化學工業、環境污染治理等行業具有廣泛用途。首次在北京半導體廠應用后,效果極好。這項成果獲1980年國家創造發明三等獎。
      1979年4月5日,42個國家的8000多名學者專家,在花香鳥語之春聚會美國檀香山,美、日化學協會聯合召開的化學年會拉開序幕。此次年會,專門為中國代表團舉辦了一場報告會,當彭少逸用流利的英語,宣讀了他的論文《碳纖維用作催化劑載體的研究》后,著實讓碧發藍眼的外國學者們刮目相看。后來,這篇論文經美國化學協會推薦,收入到會志上發表。彭少逸的名字,至少在世界化學界成為中國的一個標志。
      當山疊水嶂涉過,當冰山峻峰攀過,當心血化為智慧之光,我們看見63歲的彭少逸拈一朵奇異花朵向我們走來。1980年,當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方沿海畫了一個圈之后,深圳、汕頭、廈門和珠海成了首批經濟特區,那是一則春天的故事。而這一年,他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化學部學部委員。也就是在同一年,63歲的彭少逸在應該退休的年紀,卻當上了中科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所長。真是好雨知時節,那時的中國百廢待興,一派躍躍欲試的蓬勃景象,煤化所何嘗不是。
      何去何從呢?作為科學家的彭少逸,他確實少了些“政治家”的頭腦,但他知道最為明白的道理就是:賣什么的,你就吆喝什么!從事科研的,就別操賣菜的心。不管白貓黑貓,你逮不住老鼠,就不是什么好貓!“科學家要經常考慮創新,努力搞出有自己特色的東西來”,這既是彭少逸的科研理念,也是他對全所的全部期待。
      顯然,這時他的身心煥發到了極致,他要補回曾經白白流失的20年的損失,既要為煤化所發展把握航向,又要完成一系列重大課題,此時的彭少逸,儼然是一個“拼命三郎”。從圖書館,到實驗室,從小試到中試乃至工廠生產現場,價值評估,效益分析,他的身影一如穿梭。
      回溯一下,當縱觀他的300多篇論文時,我們看到,其中的八成都是在1980年后完成的。
      1997年9月23日,彭少逸榮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進步獎,當獎杯從朱镕基手上傳遞到他手上時,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貫注全身。
      科技的力量,是一股摧枯拉朽之力,創新,是常青而不竭的靈魂。
      且讓我們看看“何梁何利基金會”對彭少逸的評語吧:
      “……80年代初,彭少逸指導助手研究成功以碳為擔體和還原劑的高效脫氧劑,特別適用于惰性氣體的脫氧。這種催化劑所用載體碳既是擔體,又是還原劑,因此在脫氧過程中無須配氫作還原劑,從而使設備和工藝大大簡化。以此催化劑為基礎自行設計研制的氮氣脫氧氣體凈化器已形成系列技術與產品,廣泛應用于冶金、電子、化纖等生產中,可取代相應的進口技術。這項成果于1984年榮獲國家發明二等獎。”
      “80年代中期,彭少逸倡導研究催化材料新體系,以期在催化劑擔體研究上有新的創造。為此他指導科技人員,首次在國內研制成功性能優良的纖維氧化鋁,并以此纖維為擔體開發成功兩種高效催化劑,分別用于裂解汽油中雙烯的選擇加氫、催化燃燒遠紅外輻射干燥。”
      “90年代初,在煤基合成液體燃料研究中,為改善一氧化碳加氫過程的產品分布,他提出應用超細粒子的概念,制備新型煤基合成催化劑,其活性和選擇性均明顯超過傳統的費托合成催化劑,具有突出的性能,顯示出超細粒子催化劑在該過程中具有誘人的研究與應用的前景。”
      “為進一步深入探索催化過程機理,彭少逸率先在國內應用動態分析法研究多相催化。即利用簡單的色譜分析設備和相似的方法得到催化過程的若干信息,以深入探索其內在規律。通過這種方法建立的反應、吸附、擴散統一的理論模型,較滿意地闡明了烯烴加氫和加氫脫硫反應及分子篩中的擴散過程,對多相催化學科理論的發展作出貢獻。”
      “近年來彭少逸對超臨界流體存在下的多相催化反應進行了新的開拓,并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僅舉一例。彭少逸開展超臨界甲醇的研究,大有創意,合成氣生產甲醇是一個傳統性的可逆反應,因此,在反應中就會因為反應產物和未反應的原料在達到平衡時,出現收率不高的問題,國內外合成氣生產甲醇都面臨同樣問題,但是如果把反應產物從反應體系中取走,這個反應就會不斷向著產生反應產物的方向發展,不斷建立新的反應平衡,這就相當于把一個可逆反應轉變成一個不可逆反應,使反應的轉化率得到很大提高。根據這個原理,研究出一種超臨界物質,不溶于現有的反應體系,使反應產物可以容易進入超臨界體系中,而反應物不能進入超臨界體系,這種方法為提高目前許多經典的收率不高的反應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啟示。
      彭少逸不僅做人豁達淡定、堅忍不拔,治學嚴謹認真、銳意創新,而且在育人方面熱情誠懇、諄誨不倦。幾十年來,無論是門下的弟子還是前來求教的其他科技工作者,先生都悉心教誨,毫無保留地予以指導,鼓勵他們提出自己的見解,幫助他們盡快成長,被譽為“全所科學工作者的老師”。先生還很注重年輕人的品德修養,常說:“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一個斤斤計較,不能容人的人,是不會在學術上有大成就的。
      至今,彭老究竟培養了多少碩士生、博士生?他自己都搖搖頭:記不得了。有人告訴他:你孫子輩的博士生都成為博士生導師了!他微笑:那好嘛,后生可畏呀。

      主要學術成就或用下述表述(?)
      20世紀50年代,國家急需甲苯,為解決這個問題,彭少逸帶領科技人員開展了合成汽油芳構化和鉑重整的研究,用不長時間就完成了年產2000噸甲苯的半工業試驗,比國外同類工作超前了一步。這項成果于1956年獲得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三等獎。
      20世紀50年代初,彭少逸開始研究色譜,預見到這門新興學科的一些方法和理論將在科研和生產中得到廣泛的應用。在扎實的理論基礎上,經過精心的試驗研究,他創立了柱內顯色指示劑快速測定石油產品組成的色譜分析新方法,被石油部定為部頒標準分析法。爾后,他創立了薄層吸附劑分析氣態烴的色譜分析方法。由于這種方法準確而快捷,在科研和生產中得到廣泛應用。
      執著的探索和深入的研究,使彭少逸對色譜理論產生了新的見解,提出了柱色譜理論塔板高度的通用表示式、色譜保留值與半峰寬的理論模型,使二者之間的關系由原來的定性描述發展為定量表示。這些研究成果推動了色譜理論的發展,也澄清了不同學派關于這方面長期存在的爭論問題。他建立的程序升溫氣相色譜保留值的理論計算方法和用色譜保留值測定多孔物質的孔分布及表面積方法,能夠快速測定催化劑的孔結構和表面積金數值,為研究和開發新的催化劑提供一種新的表征手段。
      20世紀60年代初,中國科學院煤炭研究室由大連遷往太原,并更名為中國科學院煤炭化學研究所。建所之初,彭少逸在學科設置、科研方向、人才培養等方面提出了許多寶貴建議,被領導采納。他和同事們不顧工作和生活條件的艱苦,開展了輕柴油芳構抽提的研究工作。在工作中,他重視理論研究,并善于以理論指導科學實驗,從相平衡到分析方法的建立,從實驗室小試到中試,形成了一整套相互關聯的技術資料,并很快推廣到北京燕山石化公司。在生產應用中完全達到了預期的結果。這項成果于1978年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20世紀70年代末,彭少逸從改善催化劑擔體表面結構概念出發,與助手一起發現并研究成功碳纖維高效脫氧催化劑。由于采用了高比表面的碳纖維作擔體,使反應空速成10倍、甚至100倍地增加。相應地大大縮小了反應器的體積。這種催化劑的性能超過國內外同類催化劑水平。該催化劑及其反應設備已廣泛應用于脫除氫氣、氮氣中的微量氧氣,為我國開發成功生產高純氫氣、氮氣新技術,在半導體原件等生產中得到廣泛應用。這項成果于1980年榮獲國家發明三等獎。
      1979年4月5日,42個國家的8000多名學者專家,在花香鳥語之春聚會美國檀香山,美、日化學協會聯合召開的化學年會拉開序幕。此次年會,專門為中國代表團舉辦了一場報告會,當彭少逸用流利的英語,宣讀了他的論文《碳纖維用作催化劑載體的研究》后,著實讓碧發藍眼的外國學者們刮目相看。后來,這篇論文經美國化學協會推薦,收入到會志上發表。彭少逸的名字,至少在世界化學界成為中國的一個標志。
      20世紀80年代初,彭少逸指導助手研究成功以碳為擔體和還原劑的高效脫氧劑,特別適用于惰性氣體的脫氧。這種催化劑所用載體碳既是擔體,又是還原劑,因此在脫氧過程中無需配氫作還原劑,從而使設備和工藝大大簡化。以此催化劑為基礎自行設計研制的氮氣脫氧氣體凈化器已形成系列技術與產品,廣泛應用于冶金、電子、化纖等生產中,可取代相應的進口技術。這項成果于1984年榮獲國家發明二等獎。
      20世紀80年代中期,彭少逸倡導研究催化材料新體系,以期在催化劑擔體研究上有新的創造。他指導科技人員,首次在國內研制成功性能優良的纖維氧化鋁,并以此纖維為擔體開發成功兩種高效催化劑,分別用于裂解汽油中雙烯的選擇加氫、催化燃燒遠紅外輻射干燥。
      20世紀90年代初,在煤基合成燃料研究中,為改善一氧化碳加氫過程的產品分布,彭少逸提出應用超細粒子的概念,制備新型煤基合成催化劑,其活性和選擇性均明顯超過傳統的費托合成催化劑,具有突出性能,顯示出超細粒子催化劑在該過程中具有誘人的研究與應用前景。
      為進一步深入探索催化過程機理,彭少逸率先在國內應用動態分析法研究多相催化,即利用簡單的色譜分析設備和相似的方法得到催化過程的若干信息,以深入探索其內在規律。通過這種方法建立的反應、吸附、擴散統一的理論模型,較滿意地闡明了烯烴加氫和加氫脫硫反應及分子篩中的擴散過程,對多相催化學科理論的發展作出貢獻。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