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閔恩澤介紹
閔恩澤介紹
www.dicp.cn    發布時間:2010-03-12 15:44    欄目類別:走近專家
---

閔恩澤
閔恩澤(1924 ~ ) , 四川成都人。石油化工催化專家, 中國煉油催化應用科學的奠基人, 中國綠色化學的開拓者。1980 年當選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 1993 年當選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1994 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20 世紀60 年代參加磷酸疊合、鉑重整、小球硅鋁裂化、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的研制,奠定中國石油煉制催化劑制造技術的基礎; 70 年代倡導分子篩裂化催化劑、一氧化碳助燃劑以及鉬鎳磷加氫催化劑等的研發、生產和應用; 1980 年以后, 指導開展新催化材料和新反應工程的導向性基礎研究, 包括非晶態合金、負載型雜多酸、納米分子篩以及磁穩定床、懸浮床催化蒸餾等; 90 年代開拓中國綠色化學領域, 指導化纖單體己內酰胺成套綠色制造技術的開發。21 世紀以來, 指導建設生物煉油化工廠, 研發從農林生物質可再生資源生產生物柴油及化工產品。科研成果大多已工業化,有些取得重大經濟和社會效益。曾任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和中國石油學會副理事長。獲2007 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一、成長經歷

1924 年2 月8 日,四川成都紅照壁街上, 已連生三女的閔建侯家分外喜慶, 一個男孩出生了。閔建侯用漂亮的小楷激動地寫下了兒子的名字:恩澤。大軍閥劉湘霸據四川后,給書信秘書閔建侯派了個樂山縣征收局長的肥差,閔家日漸寬裕。閔建侯秉承“忠厚傳家久, 詩書繼世長”的家訓,來廖先生教兒子學習。閔恩澤每天早上必須背熟一大段枟古文觀止枠方可吃飯, 上午臨摹王羲之和趙孟畹淖痔攣繆閌酢J曄保?閔恩澤以一名的成績考入南薰中學。
劉湘死后, 閔建侯開了家棉紗店, 卻因經營不善而家道衰落。全家靠微薄收入和閔恩澤的舅舅吳晉航每月援濟的100 法幣生活。吳晉航年輕時好學上進, 后來在金融業成為頗有成就的實業家。舅舅給閔恩澤上的第一課是, 樹立目標、堅持理想、孜孜以求、順應環。閔恩澤上到初三時, 母親吳珮蒼病逝。失去慈母比失去優越生活的打擊更沉重, 他決心在長江上建一座大橋來紀念母親。
閔恩澤以優異成績考入川省立成都中學后, 還不到一個學期, 侵華日機的轟鳴聲就打破了安靜的課堂, 學校被迫搬遷到成都郊外的山岳廟。在惡劣的環境下,閔恩澤堅持讀,高中畢業后保送進了重慶國立中央大學。為實現建橋的愿望, 他選擇了土木工程系, 后因舅舅想建化肥廠而在大學二年級時轉學化工。
1946 年5 月,閔恩澤大學畢業后, 先在重慶一家肥皂廠實習, 后又到上海第一印染廠參加培訓。在前途暗淡和生活苦悶中, 閔恩澤懷著求學報國的理想, 考取了公派自費留學生。
1948 年3 月, 閔恩澤赴美求學。他依靠每月60 美元的獎學金完成學業, 于1951 年在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工程系獲博士學位, 并與同年取得博士學位的陸婉珍女士結為至今已逾金婚紀念的終生伴侶。其后, 閔恩澤進入美國芝加哥納爾科化學公司, 研究燃煤鍋爐中的結垢和腐蝕問題。
1955 年10 月,閔恩澤夫婦沖破阻撓, 繞道香港, 輾轉回國, 分配到石油工業部北京石油煉制研究所籌建處。自此, 閔恩澤一直工作在石油煉制與石油化工科研開發的第一線。
閔恩澤曾任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簡稱石科院) 副院長兼總工程師, 中國石油學會副理事長, 中國科學院學部主席團成員和化學學部副主任, 中國工程院籌備小組成員, 第三至八屆全國人大代表。現任石科院高級顧問、中國石化科學技術委員會委員。
鑒于他為中國石油煉制和石油化工工業的發展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并為開拓新能源, 保護和改善中國生態環境, 實現可持續發展等國家戰略需求做出了卓越貢獻,國務院授予他2007 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二、主要研究領域和學術成就

1暢打破封鎖,填補空白,奠定中國石油煉制催化劑制造技術基礎

閔恩澤剛回國時, 大型油田尚未探明或開發, 石油煉制工業基礎非常薄弱。催化劑產品全靠從蘇聯進口, 先進的石油煉制催化劑制造技術又掌握在美國手里, 對中國嚴密封鎖。不能自主生產催化劑, 石油煉制技術就缺乏核心。學化工出身的閔恩澤帶領催化工藝組, 從北京石油學院借來幾間平房和實驗室, 開始了全新的催化劑研制生涯。他心中有一個信念——— 國家的需要就是自己的責任。
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用于生產航空汽油, 原從蘇聯進口。1960 年, 中蘇關系緊張, 蘇聯開始以次品供應, 催化劑大量破損影響了裝置運轉。石油工業部決定自力更生, 部長余秋里把建設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工廠的重任交給了閔恩澤。閔恩澤一面在石科院組織開展催化劑制造技術的研究, 一面去蘭州煉油廠設計室指導工廠設計, 負責確定加工流程和設備選型。
1963 年, 蘇聯完全中斷了對中國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的供應, 國內庫存又十分緊張。石油工業部緊急組織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生產會戰。在對制備過程各步驟的摸索中, 新上任的副總指揮閔恩澤認識到, 膠球干燥工藝是整個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實驗室研制中的技術關鍵。
經過多次試驗, 他們終于發現一種表面活性劑可以降低濕膠球內部毛細管的壓力, 又設計出多段控溫控濕的移動式干燥帶。新工藝使小球完整率超過92% ,高于國外同類產品86% 的水平。總結這段工作經歷,閔恩澤認識到, 在從實驗室到工業化的催化劑研制過程中, 要從全局來部署各項科研生產工作。
三個月后, 閔恩澤不幸罹患肺癌。但兩片肺葉切除和一根肋骨抽離并沒有擊倒他, 康復后不久,閔恩澤又投入到工作中。
20 世紀60 年代初, 大慶油田的開發為中國石油工業的發展提供了大好機遇。石油工業部決定要建設250 萬噸的煉油廠, 并采用世界最先進的流化床催化裂化裝置加工重油。這種工藝技術當時為美國所壟斷, 其核心為制造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閔恩澤調研發現,美國戴維遜公司剛剛工業化一種制備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的二氧化碳法, 比常用的分步沉淀噴霧干燥法和共膠油柱成型法生產成本低、技術先進。
1963 年春節,石油工業部下達任務, 要求在一年內提出建設催化劑廠的設計數據, 并盡快建成投產。閔恩澤雖已在二氧化碳法上取得初步成果, 但考慮到工業生產時另需建二氧化碳生產車間和回收系統, 中試還要開發氣液反應器。相比之下,若采用硫酸法先制備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的前體硅鋁膠, 不僅反應器比較簡單, 硫酸又易購得, 科研與基建的工作量較少。為爭速度、搶時間, 閔恩澤果斷選擇硫酸法建廠。以后的實踐證明, 這條技術路線比較符合國情, 加速了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的工業化進程。
在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研制開發中, 閔恩澤逐漸掌握了從全局出發、整體部署的工作方法。他們開發出一種至今仍在使用的專用噴嘴, 籌建起所需的中型噴霧干燥器, 解決了通過噴霧干燥成型制得篩分組成和磨損強度合格的微球這一關鍵技術難題。他們在建立催化劑活性評價裝置的同時, 根據催化劑的比表面積、孔體積等物化性質與活性的關系, 利用物化表征方法及早開展了實驗室催化劑制備的研究,贏得了時間。他們利用石科院中型裝置培訓催化劑廠的技術干部和工人, 為開工做好人才準備。他們選用了真空轉鼓過濾機、氣流干燥器等先進化工單元設備, 除成膠外, 均實現了連續、高效的大規模生產。這些措施使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從研制到工業化僅用了四年多的時間。一座年產8000 噸的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廠于1965年建成投產, 使我國成為繼美國和荷蘭后另一個掌握這項技術的國家。
1960 年前后,閔恩澤發明了“混捏浸漬法” 制備磷酸硅藻土疊合催化劑, 其強度和耐水性均優于進口產品,這項成果榮獲1964 年國家科技成果發明獎,第一套磷酸硅藻土疊合催化劑制造裝置也于1962 年順利投產。他采用價廉易得的氫氧化鋁代替價高、進口的高純度金屬鋁, 利用活性炭吸附脫除雜質生產高純度氧化鋁載體的方法, 開發成功鉑重整催化劑, 并于1965 年在撫順石油三廠建成鉑重整催化劑車間, 該項成果1978 年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到1965 年, 中國已經掌握了主要石油煉制催化劑的生產技術,建立了催化劑制造工廠, 并成為少數幾個能生產各種石油煉制催化劑的國家之一。這些石油煉制催化劑的相繼開發成功, 不僅填補了中國在石油煉制催化劑制造領域的空白, 打破了國外技術封鎖, 而且“催化” 著中國石油煉制工業快速發展。
同時, 閔恩澤也鍛煉成名副其實的催化劑專家。他總結了十年來從催化劑實驗到工廠建成投產的工業化成功經驗: ① 結合我國實際, 選擇適當的化劑制造技術路線; ② 在實驗室研究制備方法, 掌握制備規律; ③ 進行中型試驗, 采用高效通用的化工設備, 研究專用的特殊機械,提供工廠計所需數據; ④ 建立原料、半成品、產品的成套分析評價方法; ⑤ 研究使用催化劑的技術, 包括裝置開工方案、環境控制和再生方法; ⑥ 考慮料質量波動對產品質量的影響; ⑦ 加強環保措施; ⑧ 做好報廢催化劑中貴金屬的回收。此外, 還要依靠科研、設計、生產緊密的三結合, 大力同, 團結奮戰。
1966 年, 躊躇滿志的閔恩澤正待率領團隊繼續蓬勃發展時, 卻被政治浩劫送進“牛棚” 。在牛棚里, 他借寫交代材料的機會, 把以前催化劑研究過程中的得失成敗都記錄了下來, 那時的“不老實” 變成了他日后催化劑研究的寶貴積累。
走出牛棚后,他先在實驗室當裂化催化劑評價裝置的操作工, 后又被派去撫順參加沸騰床加氫等“三氫大會戰” ,去吉林扶余參加原油浸沒燃燒煉油化工廠方案制訂。直到“四人幫” 被打倒之后, 才回到北京。

2暢開發新一代煉油催化劑,趕上世界先進水平, 實現跨越發展

1978 年迎來了科學的春天, 在3 月的全國科學大會上, 閔恩澤主持的“稀土分子篩裂化微球催化劑” 等六項成果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他個人也榮獲“在中國科學技術工作中做出重大貢獻的先進工作者” 稱號。在小組發言時, 他用“雄關漫道真如鐵, 而今邁步從頭越” 表達了自己的昂揚激情和旺盛斗志。
催化裂化是石油煉制技術的核心工藝。提高煉油經濟效益的重要途徑之一是擴大原料反應物的來源。當時, 原油中只有350 ~ 500 ℃ 的餾分可以作為催化裂化原料, 這僅占原油的30% ,另有約40% 的渣油被作為低附加值的燃料油。而要開發以渣油作為催化裂化原料的裂化催化劑和工藝, 關鍵是研制出超穩Y 型分子篩。
20 世紀80 年代初, 國外已開發出“水熱法” 制備超穩Y 型分子篩, 即將分子篩中的NaY 交換成NH4 Y ,再在高溫流動水蒸氣下焙燒處理。這種制備方法簡單,但由于抽鋁過程中晶胞收縮, 形成過多空穴, 易造成產品的水熱穩定性差。閔恩澤指導研究生通過對RE(OH)3 唱SiO2 唱NH+4 體系在高溫水熱處理條件下各種組分轉換和遷移機理的研究, 在Y 型分子篩上沉積無定形SiO2 來填補空穴, 同時又沉積RE(OH)3 來提高其水熱穩定性, 從而發明出一種新的超穩Y 型分子篩制備方法。以其為活性組分的催化劑, 1993 年實現工業生產時命名為CHZ唱2 型催化劑。這種催化劑經長嶺煉油廠、廣州石化分公司等煉油企業使用證明: 在轉化率和焦炭選擇性相當的情況下, CHZ唱2 比常規分子篩催化劑的渣油裂化能力強, 汽油收率提高了3暢70 個百分點。他又通過指導研究NaY 分子篩液相抽鋁補硅機理, 用化肥工業副產物氟硅酸代替氟硅酸銨作為抽鋁劑, 研制出骨架富硅Y 型分子篩。以其為活性組分, 長嶺催化劑廠生產出CHZ唱3 型催化劑。與CHZ唱2 相比, 又進一步提高了渣油裂化催化劑的焦炭選擇性和裂化大分子烴的能力, 汽油和輕柴油總收率提高了1暢10個百分點, 液化氣產率提高了0暢63 個百分點, 而焦炭和干氣產率均更低。
以上兩種超穩Y 型分子篩,不僅是渣油裂化催化劑的重要組分, 也因其可降低催化裂化中氫轉移反應的程度而成為生產高辛烷值汽油的裂化催化劑的重要組分,至今仍廣泛用于多種裂化催化劑的制造配方中。
20 世紀80 ~ 90 年代,閔恩澤還主持開發成功采用蘇州高嶺土代替全合成硅鋁,以鋁溶膠為黏結劑的半合成分子篩裂化催化劑制造方法, 至今仍被普遍使用。他指導研制成功的一氧化碳助燃劑, 既提高了裂化催化劑的再生效率, 又降低了能耗,直接經濟效益每年超過1 億元,獲1985 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在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攻關項目“大慶常壓渣油催化裂化” 中, 他主持開發成功了中國第一代常壓渣油裂化催化劑,并獲1987 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目前, 中國催化裂化能力為年加工3600 萬噸渣油, 居世界第一, 僅此一項每年經濟效益即超過百億元。另外,他通過指導研究加氫精制催化劑的制備規律而開發成功的高脫氮活性RN唱1 催化劑,獲1989 年度中國專利局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聯合頒發的專利金獎, 及1991 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十幾年來, 他高興地看到,中國煉油催化劑品種不斷豐富和齊全,并形成系列,不但大大滿足了國內煉油生產的需要, 而且能與Akzo Nobel 、Grace Davison 等世界催化劑生產巨頭同臺競技; 部分煉油催化劑出口意大利、韓國、印度尼西亞等地。中國也逐漸成為世界少有的裂化催化劑供應國之一。

3 自主創新,開發新催化材料和新反應工程

20 世紀70 年代末, 中國石油煉制催化技術已基本滿足當時煉油工業的需求,但石油化工催化技術還依靠引進。石油化工是以石油及其伴生氣(天然氣) 為原料生產化學制品的工業, 從20 世紀20 年代起隨石油煉制工業的發展而形成, 并于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發展迅速, 在國民經濟中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在激烈的國際市場競爭中, 世界各國都對與現代煉油和化工過程密不可分的催化劑與催化工藝給予高度重視。如何開發性能更優異的石油煉制催化劑和中國自主創新的石油化工催化劑及相應工藝等迫在眉睫的重大問題, 使閔恩澤認識到根本出路是技術創新。
1978 年, 他在石科院組建了基礎研究部, 隨后又主持中國科學院化學學部“催化科學技術促進國民經濟發展” 的專題調研。在研究國外重大化工技術進步的歷史規律, 大量調研國外催化劑和工藝創新的經驗以及總結中國內地的科研實踐后, 閔恩澤認識到: 技術創新領域的選擇應圍繞以企業生存、競爭或長遠戰略發展的有關科技前沿為核心; 創新的途徑是開展導向性基礎研究, 積累科技新知識, 幫助形成技術新構思, 然后開展開拓性探索, 以考察可行性和經濟合理性; 創新的基礎是以企業為自主創新基地, 形成產、學、研相結合的創新團隊。
結合石化研究領域, 他提出新催化材料是創造發明新催化劑和新工藝的源泉,新反應工程是發明新工藝的必由之路, 新反應的發現和原有反應的新應用是發明新工藝的基礎, 新催化材料與新反應工程的集成往往會帶來集成創新的石化催化技術創新思想。
對于新催化材料的選擇原則, 閔恩澤從1976 年美國紐約州科學院“固態無機物的催化化學” 專題討論會報告中得到啟示: 首先應分析催化材料的物質結構特點和對催化反應可能帶來的影響; 然后在催化材料物質結構穩定的前提下, 允許材料元素、組成變化的范圍要大, 這涉及尋找優異催化材料范圍的大小和成功的機會; 最后還要考慮材料的耐熱、耐水蒸氣、抗氧化性能, 這涉及新催化材料可以應用的催化反應種類的多少。
基于全面的調查研究, 閔恩澤決定從新型分子篩、非晶態合金等新催化材料領域和磁穩定床、懸浮床催化蒸餾等新反應工程領域開展導向性基礎研究, 作為創新方向的突破口。十幾年的埋頭苦干, 終于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其中, 發明異晶導向合成和磷酸鋁改性的新方法, 合成出含稀土、硅、鋁及磷元素的ZRP唱1 新型分子篩, 被評為1995 年度國家十大科技成就之一。這種新型分子篩支撐了重油催化裂解制取低碳烯烴(乙烯、丙烯等有機原料) 新工藝(DCC) 的成功開發, 實現了石油煉制向石油化工的延伸。它被列入美國H ydrocarbon Process ( 枟烴加工枠雜志) 的Re f ining H andbook (煉油工藝手冊) 專欄, 并登上美國Oil & Gas (枟油氣枠雜志)1998 年10 月的封面專題。中國內地利用DCC 已建成7 套工業裝置, 并先后將此工藝轉讓給泰國和沙特阿拉伯。
2005 年, 導向性基礎研究又結碩果, “非晶態合金催化劑和磁穩定床反應工藝的創新與集成” 獲得2005 年度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晶態型雷尼鎳催化劑是鎳鋁體系, 由美國科學家Murray Raney 于1925 年發明, 一直廣泛用于有機合成中的加氫反應。但其制造過程易污染環境, 催化性能也有待提高; 而且工業應用中只能采用釜式反應器, 反應效率低, 分離困難。受技術進步S 形曲線的啟示, 閔恩澤認識到, 要提高雷尼鎳催化劑的加氫活性, 必須轉移其科學知識基礎, 把雷尼鎳從晶態轉移到非晶態。
1984 年, 閔恩澤與在純金屬催化劑表征方面具有優勢的復旦大學化學系和在急冷法制備非晶態合金方面具有優勢的東北工學院材料系合作, 采用冶金工業急冷法,首先合成出共熔點低、相對合成難度較小的鎳硼、鎳磷非晶態合金。雖然它們的結構是亞穩態, 1m2 /g 的比表面積根本無法達到晶態雷尼鎳的140m2 /g , 但前期實驗的初步成功給了他們很多實際經驗,為后來用鎳鋁體系制備非晶態鎳合金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為克服鎳鋁體系熔點高、黏稠、易氧化, 用一般急冷法制備合金難度大的困阻, 他們設計了特殊的坩堝、噴嘴和銅輥。為提高鎳鋁非晶態合金的比表面積, 他們嘗試借鑒催化劑制備中化學抽鋁的辦法。但在抽鋁時, 迅速釋放出的大量氫氣非常容易爆炸, 而且抽鋁廢液還污染環境。他們不斷調整、優化制造工藝, 終于利用抽鋁生成的偏鋁酸鈉廢液合成了分子篩, 不但提高了成品率, 還實現了零污染排放的清潔生產。曲折的研發經歷中, 每一個小小的進步都能給他們極大的鼓舞, 直到開發成功具有工業化價值的非晶態雷尼鎳合金催化劑。
接下來, 閔恩澤開始思考如何開發配套的新反應器。由于非晶態鎳合金具有優異的低溫加氫活性, 同時又具有磁性, 正符合磁穩定床加氫催化劑的要求, 他聯想到將非晶態鎳合金與磁穩定床集成。雖然有關液固磁穩定床的文獻報道極少, 但他們從頭做起, 通過大量的冷模試驗得到了磁穩定床的操作相圖, 設計出均勻磁場的磁穩定床反應器的結構。最后, 他們終于實現了將非晶態鎳合金催化劑與磁穩定床反應器應用于己內酰胺加氫過程在國際上的首次工業化。
回顧這段開發歷程, 閔恩澤指出, 實現技術自主創新, 一要轉移現有技術的科學知識基礎; 二要充分運用聯想, 而聯想源于博學廣識和集體智慧; 三要發揮優勢單位優勢人才的力量, 形成團隊, 具備不斷戰勝困難堅持到底的精神。

4 暢開發綠色石化技術,為根治環境污染不懈努力

20 世紀, 化學工業為人類創造了巨大的物質財富, 同時也帶來了嚴重的環境污染。國際科技界已經提出, 化學工業在21 世紀的重要發展方向之一是開發從源頭根治環境污染的綠色化學技術。
1995 年, 已年過七旬的閔恩澤率先進入綠色化學領域, 擔任了中國科學院化學學部“綠色化學與技術——— 推進化工生產可持續發展的途徑” 院士咨詢課題組組長。結合國內情況, 咨詢組提出了發展綠色化學與技術、消滅和減少環境污染源等7 條建議。同時, 他逐步將自己在石油化工催化方面的科研活動引上了綠色化學化工之路。
1997 年, 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和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聯合資助的“九五” 重大基礎研究項目“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與化學反應工程” 正式啟動,閔恩澤任項目主持人, 他組織相關高等院校和科研單位的優勢研究力量, 圍繞開發綠色石油化工工藝技術的科技前沿, 在新催化材料、新催化反應和新反應工程三方面開展導向性基礎研究。
“噴氣燃料臨氫脫硫醇” 就是利用新催化反應導向性基礎研究成果開發的典型綠色煉油工藝技術之一。噴氣燃料中的硫醇不僅使油品發出臭味, 而且對飛機材質有腐蝕, 還影響燃料的熱穩定性。為脫除硫醇, 國外先是采用液體堿催化劑的方法,但排放的廢堿對環境污染較大; 后又于20 世紀80 年代后期, 嘗試開發固體堿催化劑以求緩解污染,效果仍不明顯。為了根治污染問題, 利用噴氣燃料中的硫醇最易加氫脫除的原理,閔恩澤另辟蹊徑,提出低壓、低氫/油比、低溫等緩和條件下加氫脫硫醇的新構思, 并在短時間內開發成功噴氣燃料臨氫脫硫醇(RHSS) 新工藝,使得廢渣排放降低99暢8% , 且顯著降低操作費用, 還能從多種原料油生產合格的噴氣燃料。目前中國內地利用該工藝, 已建成7 套15 萬~ 100 萬噸噴氣燃料的工業裝置, 年總加工能力420 萬噸, 占國內新建或改建裝置加工能力80% 的份額。
己內酰胺成套綠色制造技術是運用新催化材料、新催化反應和新反應工程導向性基礎研究成果開發綠色石化新工藝的集中體現。中國石化巴陵分公司和石家莊化纖公司在20 世紀90 年代初共花費62 億元人民幣, 從國外引進兩套年產5 萬噸的己內酰胺生產裝置,生產中產生了大量污染物。2000 年前后, 由于國外己內酰胺傾銷等原因, 兩套裝置年虧損合計近4 億元。2002 年, 閔恩澤擔任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十條龍” 科技攻關組副組長, 利用一系列導向性基礎研究的原始創新和集成創新的綠色技術, 策劃、咨詢、現場指導兩套己內酰胺生產裝置的綠色化擴能改造。這些技術包括石科院的環己酮氨肟化、磁穩定床加氫、超臨界CO2 再生催化劑, 湖南大學的環己烷仿生氧化和湘潭大學的苯法甲苯法組合工藝等。改造后,兩套裝置分別擴建至年產14 萬噸和16 萬噸, 設備改造投資分別為原引進裝置的1/4 和1/5 。2005 年, 不僅實現了年盈利共2 億元的扭轉,而且消除了廢渣、廢氣排放對環境的污染。己內酰胺成套綠色制造技術作為中國石化的世界領先技術在國內外展覽, 引起業內生產企業的密切關注和高度評價。
在綠色化學的道路上, 閔恩澤不僅科技成就豐碩, 還于2005 年11 月組織籌建中國化學會綠色化學專業委員會, 積極推動綠色化學在中國的發展。在此基礎上,又形成了系統的發展綠色化學的學術思想: 促進人類社會, 尤其是化學工業可持續發展, 根本途徑是大力發展綠色化學; 發展綠色化學技術需要依靠技術自主創新,利用無毒無害原料和可再生資源, 開發無毒無害催化劑、溶劑以及原子經濟反應和高選擇性反應, 實現從源頭根治環境污染; 產品環境友好, 可生物降解,回歸自然。
2001 年起,近80 歲高齡的閔恩澤指導博士生開展生物柴油生產工藝研究和生物柴油應用領域研究, 目前已開發成功了環境友好的“近臨界醇解” 生物柴油生產新工藝, 2008 年將建成工業示范裝置。2006 年, 他主編出版了枟生物柴油產業鏈的開拓——— 生物柴油煉油化工廠枠(中國石化出版社) , 系統介紹了生物柴油產業的現狀以及原料、技術和產品的開發與發展趨勢, 提出了發展中國生物柴油煉油化工廠的設想。2007 年,他主持中國科學院學部咨詢項目“生物質煉油化工廠——— 推動能源化工邁上碳水化合物新時代” 。通過對國內外生物質產業的發展現狀與趨勢的調研, 結合中國國情,提出建設木質纖維素、淀粉和油料等不同原料類型生物質煉油化工廠的模型、需要開發的關鍵技術和相應技術開發方向。項目的研究成果將為中國生物質產業的健康發展提供支撐, 推進中國可再生能源研究向可再生資源研究的轉變, 將中國生物能源化工引領到一個新高度。1955 年, 中國只有三座年產各10 萬噸的煉油廠, 被國外譏為“小茶壺” , 石油煉制催化劑領域是一片空白。在石油工業部正確決策的引導下, 閔恩澤持續50 多年直接參加、指導或組織領導石油煉制和石油化工催化劑研究和開發, 為建立和發展齊魯、長嶺、蘭州和撫順四大催化劑廠打下堅實的基礎。它們的產品占據國內絕大部分市場份額, 為50 多家煉油廠的1暢5 億多噸油產品和5000 萬噸化工原料提供生產上必需的各種催化劑。石油煉制催化劑生產技術的發展, 有力地支撐了中國煉油工業整體水平的提高, 煉油廠規模已發展至年產千萬噸, 中國煉油能力和催化裂化裝置加工能力均列世界第二位。進入21 世紀, 中國首創的綠色煉油和石化新工藝已處于世界領先地位。
在辛勤工作、不斷鉆研科學的同時, 閔恩澤始終沒有忘記積極培養中國科技發展的后繼力量。從1987 年起, 他先后指導了50 多名學生, 包括博士生20 多名, 博士后10 多名。他通過實踐認識到,進行催化劑研究的人才有了, 但真正能夠把催化劑從實驗室做到工業化的人才還要經過長期的鍛煉才能成長起來。耄耋之年的他不僅沒停止在科研領域的耕耘與播種,還要把自己50 多年自主創新的經驗和教訓寫下來, 因為它們真實生動, 容易理解, 有助于培養將科技轉化為生產力的創新型人才。
回味多年科研和生產工作的風雨曲折, 閔恩澤覺得, 要成功, 先做人。他常對學生說, 做人首先要勤奮, 資歷淺陋沒關系, 只要肯下功夫, 花兩倍、三倍的時間和精力, 總能把事情做好; 還要嚴謹做事, 開拓創新。在處事上, 要誠信、寬容和謙虛, 這樣才能團結別人、使自己融入集體, 發揮團隊的力量,共結碩果。

三、閔恩澤主要論著
Min E Z , Zhou P L . 1992 . Progress in catalytic technology in the People摧s Republic of China during the 1980s .
Applied Catalysis A : General , 95 : 1唱20 .
Min E Z , Li D D , Yuan Q T .1997 . The petroleum refining industry in China . Hydrocarbon Engineering , (9) :
1唱5 .
閔恩澤. 1997 .工業催化劑的研制與開發——— 我的實踐與探索.北京: 中國石化出版社暢
閔恩澤,陳家鏞,蔡啟瑞等. 1998 .推進化工生產可持續發展的途徑——— 綠色化學與技術暢中國科學院院刊,
12 (6) : 33唱37 .
閔恩澤,吳巍. 2000 .綠色化學與化工.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暢
Min E Z .2000 . Environmentally benign catalytic technology for refining and petrochemical production : A recent
review of related R&D activities in China . Catalysis Today , 63 (2唱4) : 113唱122 .
閔恩澤. 2000 .21 世紀催化材料的發展與對策.中國科學院院刊,15 (5) : 328唱334 .
Min E Z , Mu X H . 2001 . New catalytic materials . Rare Metal Materials and Engineering , 30 : 307唱310 .
閔恩澤,孟祥堃,溫朗友.2001 .新催化材料和化工過程強化——— 非晶態合金/磁穩定床反應器和負載型雜多酸
/懸浮床催化蒸餾.石油煉制與化工, 32 (9) : 1唱6 .
閔恩澤等. 2001 .綠色化學技術:六位中科院院士的評述. 南昌: 江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閔恩澤. 2002 .新興催化材料暢中國工程科學, 4 (1) : 81唱91 .
閔恩澤,李成岳. 2002 .綠色石化技術的科學與工程基礎. 北京: 中國石化出版社.
閔恩澤. 2003 .工業催化之路的求索.石家莊: 河北教育出版社.
閔恩澤,杜澤學.2002 .石化催化技術的技術進步與技術創新——— 總結歷史經驗指導未來. 當代石油石化, 10
(11) : 1唱6 .
閔恩澤. 2004 .2003 年石油化工綠色化學與化學工程的進展.化工學報, 55 (12) : 1933唱1937 .
Min E Z .2006 . Development of biodiesel in China . Frontiers of Chemistry in China ,1 (3) : 241唱246 .
閔恩澤. 2006 .利用可再生油料資源發展生物煉油化工廠.化工學報,57 (8) : 1739唱1745 .
閔恩澤. 2006 .利用可再生生物質資源的煉油廠——— 推動化學工業邁入“碳水化合物” 新時代. 化學進展, 18
(2/3) : 131唱141 .
閔恩澤,張利雄. 2006 .生物柴油產業鏈的開拓——— 生物柴油煉油化工廠. 北京: 中國石化出版社.
閔恩澤,姚志龍. 2007 .近年生物柴油產業發展——— 特色、困境、對策.化學進展, 19 (07 /08) : 1050唱1059 .

主要參考文獻
閔恩澤. 1997 .工業催化劑的研制與開發——— 我的實踐與探索.北京: 中國石化出版社.
閔恩澤. 2003 .工業催化之路的求索.石家莊: 河北教育出版社: 1唱13 .

撰稿人
姚志龍(1971 ~  ) ,安徽桐城人,高級工程師。在閔恩澤院士指導下, 研究石油化工和生物質化工催化技術。
2006 年始兼任閔恩澤院士學術秘書, 2008 年獲博士學位。

 

 

 

男,1924.2.8生。石油化工催化劑專家。四川成都人。1946年中央大學化工系畢業。1951年獲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學位。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1993年當選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1994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高級工程師。2008年1月8日,在2007年度國家科技獎勵大會上,獲得2007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2008年2月17日被評為 “2007年度感動中國人物 ”。2007年閔恩澤榮膺十大科技英才獎。

研究領域
  閔恩澤院士主要從事石油煉制催化劑制造技術領域研究,是我國煉油催化應用科學的奠基者,石油化工技術自主創新的先行者,綠色化學的開拓者。
  20世紀60年代初,他參加并指導完成了移動床催化裂化小球硅鋁催化劑,流化床催化裂化微球硅鋁催化劑,鉑重整催化劑和固定床烯烴疊合磷酸硅藻土催化劑制備技術的消化吸收再創新和產業化,打破了國外技術封鎖,滿足了國家急需。
  20世紀70年代,他指導開發成功的Y-7型低成本半合成分子篩催化劑獲1985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他還開發成功了渣油催化裂化催化劑及其重要活性組分超穩Y型分子篩、稀土Y型分子篩,以及鉬鎳磷加氫精制催化劑,使我國煉油催化劑迎頭趕上世界先進水平。
  20世紀80年代以來,他主持的“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項目推動了我國綠色化學研究的廣泛開展,“非晶態合金催化劑和磁穩定床反應工藝的創新與集成”獲得2005年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
  20世紀60年代開發了制造磷酸硅藻土疊合催化劑的混捏—浸漬新流程;通過中型試驗提出了鉑重整催化劑的設計基礎;研制成功航空汽油生產急需的小球硅鋁催化劑;又為重油加工,開發了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以上催化劑都已投入生產。70—80年代領導了鉬鎳磷加氫催化劑、一氧化碳助燃劑、半合成沸石裂化催化劑等的研制和開發,也均投入生產和應用。1980年以后,他指導開展新催化材料和新化學反應工程的導向性基礎研究,其中新催化材料有:層柱粘土、非晶態合金、負載雜多酸、納米分子篩等;新化學反應工程有:磁穩定床、懸浮催化蒸餾。在這些研究的基礎上,已開發成功己內酰胺磁穩定床加氫、烯烴與苯烷基化的懸浮催化蒸餾等新工藝。近年來,他進入綠色化學的研究領域,曾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九五”重大基礎研究項目“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的主持人。近年他還擴展至開發化纖單體己內酰胺的制造技術,正開發新的工藝,己取得長足進展。

新聞報道
  53年前,他留美學成歸國。從此,他的人生和祖國煉油催化事業的發展緊密相連。
  作為200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2008年1月8日,他從胡錦濤總書記手中接過殷紅的獎勵證書。站在人民大會堂大禮堂主席臺中央,他看起來依然平靜又謙遜。他用一生未改的四川鄉音說:“這成績是屬于大家的。”
  少年英姿,如今白首。這位83歲的老人,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中國石化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高級顧問——閔恩澤。

創新不止
  有一種神奇的物質,在它的作用下,能更快更多地生產所需要的產品,1835年,一位瑞典化學家將這種神奇的物質命名為“催化劑”。
  在過去的半個多世紀,中閔恩澤 院士國石油煉制和石油化工領域,催化技術不斷發生巨大變化。20世紀50年代,我國石油煉制催化劑領域還是一片空白,如今,國產催化劑早已躋身國際先進行列。
  這其中的一些重大創新和變化,幾乎都無法繞過閔恩澤的名字。
  “非晶態合金催化劑和磁穩定床反應工藝的創新與集成”,這是2005年國家技術發明獎唯一的一等獎。此前,該獎曾連續6年空缺。這23個字,記者每次重復都覺得有些拗口,幸好對面這位總設計師始終和藹慈祥。
  自1925年以來,晶態型的雷尼鎳催化劑一直在有機合成中廣泛使用,技術趨于成熟,技術進步十分緩慢。將雷尼鎳的科學知識基礎由晶態轉為非晶態,由攪拌釜改為磁場控制的磁穩定床,這是原始創新和繼承創新。
  這項創新帶給閔恩澤很多啟示,“最重要的是,我對自己增強了信心。這項創新的思路和概念完全是我們自己的,是經過我們二十年的努力。它證明,中國科技人員有能力自主創新。”
  在他的簡歷上,記者看到一條清晰的創新軌跡:1960年,他捧出質量優于國外產品的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1981年,他研究開發成功半合成分子篩裂化催化劑;1995年起,他擔任“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項目主持人……
  問及創新的感受,他毫不猶豫地告訴記者:“思考催化劑的問題是快樂的;當想出一個好的解決方法時,也是快樂的;當課題最終取得成功時,那更是快樂的。”
  如今,這位80多歲的長者,其關注點早已放到綠色化學領域。采訪中,他和記者提及最多的是“如何把綠色化學擴展到開發生物柴油和生物質化學品新領域”。他指出:“生物柴油是替代石油柴油的清潔燃料之一。而要使其能在市場競爭中立足,還要配套開發高附加值的生物化學品。目前,世界各國生物柴油的發展步伐快得不得了,我們必須抓緊。”
  “我們不僅要急起直追,而且要爭取技術領先權易于我手。在別人屁股后面跑,永遠超不過人家。”他說。

閔恩澤-愛好美食
  壓力太大、睡覺不好還整天笑哈哈,愛好美食、秘書曾享受他學來的“煎西紅柿加起司加黃油”,聽李宇春的歌,還能唱三個版本的《上海灘》 ,他就是——可愛又可敬的老頭閔恩澤
  除了京劇,閔恩澤還閔恩澤 院士會聽流行音樂,“老先生曾給我看他買的李宇春的CD,還問我聽沒聽過李宇春的歌,龐龍的歌,可惜我都不知道。先生總是睡覺前放CD,定好半小時,在音樂聲中睡覺。”無從考證,他從什么渠道了解到這些最新的流行歌曲,也不知道老先生又會從中得到什么啟發、聯想。
  除了聽歌,閔恩澤還把養魚、每天上下班的一個小時當作鍛煉的最好機會。“先生給魚喂食換水,從家里到辦公樓單程需要15分鐘,兩個來回就是一個小時,先生都看成生活的樂趣,緩解壓力的渠道。”
  愛好美食的閔恩澤是四川人,尋遍各種菜系的美味,“各種菜系,昂貴的海鮮什么的不吃,也不一定非要辣的,老先生只鐘愛比較家常本色的菜。”姚志龍還曾享受閔恩澤學來的“煎西紅柿加起司黃油”早餐。
  繁重的科研任務,也壓迫著閔恩澤的身體——數年來他動過3次大手術,1964年他患肺癌,被切除了兩葉肺,同時摘除了一根肋骨;1989年又患膽囊結石,把膽切除了;1999年春節期間,因膽管堵塞,引起了胰腺炎,非常危險,又一次做了手術。但現在,閔恩澤還是精神矍鑠,有朋友說他精神之所以這么好,是因為他能夠很好地調整心態,對于疾病一向泰然迎對。

“又辣又愛”
  每當北京有一家新的川菜館開張,閔恩澤都忍不住要立刻趕去。他喜歡吃川菜,尤其喜愛“麻辣燙”。他還詼諧地用“麻辣燙”來比喻創新的體會:“創新好似吃‘麻辣燙’,又辣又愛。堅持下去,終獲成果!”
  “又辣又愛”道盡創新苦與樂,“堅持下去”折射人生盡執著。就在老人的講述中,記者的思維又一次在時空中穿梭,由近及遠,由遠及近。
  邊學習、邊實踐、邊革新,1960年,閔恩澤等開發成功獨特的混捏—浸漬法制備磷酸硅藻土催化劑,生產出合格的磷酸硅藻土疊合催化劑,其耐水性超過進口催化劑,且價格便宜。這背后是他們近5年的努力。
  1964年5月,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正式投產。投產期間,他也親自到現場主持制定試生產方案和操作規程,甚至食宿都在現場。這背后,是他們4年的堅持。
  “非晶態合金催化劑和磁穩定床反應工藝的創新與集成”,這更是一個集體為之探索20年的成果,既沒有現成的模式,也沒有可以借鑒的經驗,閔恩澤感慨:“中間的曲折坎坷實在太多了。但堅持到底,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午后的冬陽照進他的書房,也落在他的身上,讓人的心情感到格外燦爛、溫暖。
  這是來自他最親的人的評價——
  同是中科院院士的夫人陸婉珍這樣評價,他能取得一些成績,并不是他比別人聰明,只不過是他一輩子都在不停地鉆研這件事。女兒說:“他的腦子比較單純,一天到晚就在想他那個催化劑的事。”
  而他自己,則笑呵呵地對記者說:“就像《西游記》一樣,取經要經過九九八十一難,唐僧就很執著,碰到再多困難,也沒有動搖他取經的決心,最后終于到了西天,取得真經。”

[編輯本段]責任驅動
  當記者問他:“您一生都在不斷追求創新,其中最大的驅動力是什么?”他回答:“責任。”在他看來,一個人做的事,能夠和國家強盛、民族命運聯系在一起,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1948年,他在美國第一次看到催化裂化裝置,看到那黑褐色的原油神奇地變成清亮透明的汽油,當時他除了驚奇,只有感慨:中國何時能建成這樣的裝置?
  但讓他未料到的是,12年后他卻在研究這套裝置的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而當時,國外對這種催化劑的制造技術嚴密封鎖。
  1964年,他研制出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當時我國面臨的情況是,國外不再向我們提供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沒有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就不能生產航空汽油,我們的戰鷹面臨飛不上藍天的危急局面。
  他不僅把一生的興趣都和國家需求緊密結合。“責任”也體現在他工作生活的一點一滴。
  時至今日,學生宗保寧仍記得做博士論文時的一件事。當他的論文一遍遍地被退回,他忍不住賭氣地說:“不寫了,我和您的寫作風格不一樣。”閔恩澤說:“不是風格不一樣,是水平不一樣。”嚴師出高徒。如今,宗保寧已是中國石油化工科學院副總工程師。
  因為“責任”,閔恩澤的心中自有論文達標的杠。因為“責任”,他記得每個學生、每個學生的孩子的生日。也因為“責任”,他生平最討厭說話不算數、不講信用的人。
  這些年,他一直還有一個最大的心愿,他告訴記者說:“我真希望能培養出更多、更好的催化領域的攀登者。這個責任很重。”因為他認識到,“做科研,不僅要有信念、有方法,還要發揮優勢各盡所能,要講團隊精神團結協作。”
  雄關險道,今又從頭。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閔恩澤繼續用他的智慧、執著和愛國情懷,在催化領域里燃情未來。

“中國催化劑之父”閔恩澤
  人物檔案
  閔恩澤,著名石油化工催化劑專家,中國煉油催化應用科學的奠基者,石油化工技術自主創新的先行者,綠色化學的開拓者,被譽為“中國催化劑之父”。
  1924年2月出生于四川成都,1946年畢業于重慶中央大學化學工程系。曾任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研究室主任、主任工程師、副總工程師、總工程師、副院長、首席總工程師、學術委員會主任等職;現為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高級顧問,系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微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噴氣燃料臨氫脫硫醇、近臨界醇解……一項項科技自主創新解決了中國在石油煉制方面的燃眉之急,開啟了我國的綠色化工時代。
  中國煉油催化應用科學的奠基人、石油化工技術自主創新的先行者和綠色化學的開拓者,這是業內同行對他的一致評價。2008年1月8日上午,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站在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領獎臺上,滿頭銀絲的耄耋院士閔恩澤面帶微笑,平靜而泰然:“把自己的一生與國家的建設、人民的需要結合,是我最大的幸福。”
  從試驗到失敗,從失敗再到試驗,從一片空白中開始
  突破催化劑的國際封鎖
  1955年10月,在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工程系獲得博士學位后并工作4年的閔恩澤沖破道道封鎖回到了闊別8年的祖國。回國之初,很多單位都不敢接受從美國回來的人,接連吃了幾次閉門羹。閔恩澤說,他很感謝當時石油工業部的部長助理徐今強,分配他們去當時正在籌建的北京石油煉制研究所。從此,他的人生和祖國煉油催化事業的發展緊密相連。當時,我國煉油所用的催化劑,依靠從前蘇聯進口,對于這一領域的研究還是空白。
  “那時候各方面條件都很艱苦,實驗室是向當時的北京石油學院借的幾間平房。”閔恩澤回憶說。實驗設備也只有從大連石油研究所搬來的幾件舊設備,試驗裝置要靠自己制備。更棘手的是,國內沒有現成可循的技術資料。不過閔恩澤認為,落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落后而不爭氣的頹廢習氣。他滿懷信心地組織大家制訂建組規劃,設計實施方案。他親自出去購買材料,添置設備,選拔人才。僅僅幾個月,就建立起一個初具規模的中型試驗裝置。當時,他們只有幾個人,就邊學邊干起來了。沒有技術資料,他組織大家收集國外有關學術論文、專利文獻、產品說明、廣告圖片,從多方面掌握國外技術發展情況,然后結合我國實際,制訂自己的研究計劃,摸索試制國內需要的催化劑。他們為查閱資料,摘錄筆記,度過不知多少不眠之夜。經過幾年艱苦的努力,閔恩澤和他的助手們在大連石油研究所等兄弟單位的配合下,幾種主要石油煉制催化劑,陸續研制成功,投入工業生產。
  1959年,蘇聯援建的我國現代化100萬噸/年蘭州煉油廠投產,其中有一套移動床催化裂化裝置是核心,它把重油二次轉化為航空汽油,所用的移動床小球裂化催化劑一直從前蘇聯進口。上世紀60年代初,中蘇關系緊張后,蘇聯開始以次品供應。“1960年開始,蘇聯逐步減少以至最后停止了對我國的催化劑供應,當時庫存的催化劑只能維持一年,直接威脅到我國航空汽油的生產,形勢十分嚴峻……”石油工業部的老部長余秋里在回憶錄中寫道,“我把研制催化劑的重擔,交給了石油科學研究院從美國回來不久的閔恩澤同志……”
  閔恩澤,臨危受命,全身心投入其中,立即組織專題組開展催化劑的研究和開發;參加工廠設計,確定工藝、設備選型;最后擔任工廠開工副總指揮。那些日子,他吃在現場,住在辦公室,每天8點開始工作,一直忙到夜里1點多,接著又開碰頭會,通常都是凌晨兩三點才休息。閔恩澤決心不辜負黨和政府對自己的信任和期望,用艱苦的勞動去開墾這片廣闊的處女地。
  早在1948年,閔恩澤在美國第一次看到催化裂化裝置,看到那黑褐色的原油神奇地變成清亮透明的汽油,當時他除了驚奇,只有感慨:中國何時能建成這樣的裝置?讓他未料到的是,十多年后他卻在研究這套裝置的小球硅鋁裂化催化劑。在試驗過程中他經常與危險擦肩而過,第一次試運轉就發生了掉帶事故,閔恩澤親自鉆進高溫烘烤的干燥室,后來他指導設計了自動調帶裝置,才將問題解決。由于技術、經驗等方面的不足,他和同事們在幾間非常簡陋的小平房里冒著危險,反復試驗,失敗、再試驗、再失敗……其間,閔恩澤常用毛澤東主席的話來激勵自己也鼓勵大家,“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失敗和挫折教育著我們,使我們變得聰明起來”,邊學習、邊實踐、邊總結,從試驗到失敗,從失敗再到試驗,在探索中摸索前進。
  經過3個多月的艱苦奮戰,克服了一個個難關之后,終于實現了試生產的成功,生產出了我們自己的高質量的小球硅鋁催化劑。此時,離催化劑庫存告罄僅有兩個月時間。催化劑供應及時得到了保證,中央領導人和石油部領導的心,就像一塊石頭落了地!問題解決了,試生產成功了,閔恩澤卻病倒了。回北京之后,在一次過敏性鼻炎的體檢中,醫生驚訝地發現,閔恩澤已經患上了肺癌,需要動大手術!就在閔恩澤還不到40歲的時候,無情的病魔奪去了他的兩頁肺和一根肋骨!
  大病初愈,他爬幾層樓梯都會氣喘吁吁,閔恩澤探索的腳步卻并未停止。在之后的幾年里,他又接連攻克了重重難關,研制出了我國煉油工業急需的磷酸疊合催化劑和鉑重整催化劑等。就在這些成就的帶動下,一批催化劑工廠、煉油廠拔地而起,很大程度上奠定了我國煉油催化劑發展的基礎。之后,我國煉油催化劑品種不斷豐富和齊全,并形成系列,不但大大滿足了國內煉油生產的需要,而且屢次在國際舞臺上嶄露頭角,我國也逐漸成為世界少有的裂化催化劑供應商之一。
  為國家的建設作貢獻,是我最大的幸福。
  開啟綠色化工時代
  20世紀90年代初,發展綠色化學、減少環境污染越來越成為普遍的心聲,這時的閔恩澤雖然已經年近七旬,但他依然走在科技發展最前沿。站在歷史的高度,他深感對子孫后代的責任重大,開始致力于把催化科技應用于綠色化學中去,把自己的催化劑研究從石油煉制領域擴展到石油化工的有機化工原料以及化纖單體領域。
  1995年,閔恩澤擔任中國科學院化學部《綠色化學與技術——推動化工生產可持續發展的途徑》咨詢課題組長,組織調研活動,主編出版調研文集《綠色化工技術》,并提出發展我國綠色化學的建議。同年,他又擔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與中國石化集團公司聯合資助的“九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的項目主持人。閔恩澤高瞻遠矚的學術把握、精心的指導和兢兢業業的敬業精神使這一重大項目取得了圓滿的成功。
  為解決國內對己內酰胺這一重要化纖原料的迫切需求,中國石化在20世紀90年代后期相繼耗資25億元、35億元,引進以苯和甲苯為原料生產己內酰胺的裝置各1套,在巴陵分公司和石家莊化纖公司生產。到了2000年,由于多種原因,兩套裝置年虧損近4億元,急需扭虧為盈。
  閔恩澤參加中國石化技術服務小分隊,去巴陵分公司技術咨詢后,又主持石家莊化纖公司己內酰胺現場診斷,提出建議;以企業為創新基地,產學研相結合,動員全國優勢單位和人才,聯合攻關,僅用了7億元進行工藝改造,把兩套裝置的生產能力由原來的5萬噸/年分別提高到14萬噸/年、16萬噸/年,提高了產品質量,實現扭虧為盈,而且徹底消除了引進技術帶來的嚴重環境污染,從而開啟了中國的綠色化工時代。面對多方贊譽,閔恩澤真誠地說:“能把自己的一生與人民的需求結合起來,為國家的建設作貢獻,是我最大的幸福。”
  新世紀以來,閔恩澤依然精神飽滿,進入綠色化學中的生物物質資源利用新領域,利用油料作物發展生物柴油。這一產業的發展不但可以降低對進口石油的依賴,減少汽車尾氣對空氣的污染,還可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保護環境,并可以支援“三農”問題。
  作為戰略科學家,閔恩澤非常關注和熟悉國際科技前沿,并始終站在世界石油化工科技的前沿。20世紀90年代初,他就提出發展我國綠色化學的建議,并指導開發成功多項從源頭根治環境污染的綠色新工藝。21世紀以來,他進入綠色化學中的生物質資源利用新領域,指導學生開展利用油料作物發展生物柴油的生產工藝研究。目前,已開發成功高壓醇解生物柴油生產新工藝,建成2000噸/年的中試裝置。
  科技報國,他們共同用智慧催生著絢爛的“科技之花” 
  恩愛的院士伉儷
  其夫人陸婉珍,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的分析化學家
  傍晚時分,北京西北一隅的中國石化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內,經常可以看到兩位老人攜手散步,林蔭路上留下他們斜長的身影。這兩位看起來很平凡的老人就是兩院院士閔恩澤和他的夫人陸婉珍院士。在我國科學家陣容中,夫妻院士并不多見,而閔恩澤與陸婉珍就是一對獲得過我國工程科技界最高榮譽的恩愛伉儷。
  1950年,閔恩澤與當時已經是博士后的妻子陸婉珍走上了紅地毯,跨進了婚姻的殿堂。閔恩澤與陸婉珍是中央大學學習時的同班同學。陸婉珍喜歡數理化,數學一直全班第一,她的理想是當“中國的居里夫人”,對個人問題并不重視。所幸緣分一直跟隨著他們。后來,兩人一前一后赴美國留學。
  1951年7月讀完博士以后,閔恩澤和妻子都參加了工作,在當時,兩個博士的收入是相當可觀的。對于這時的閔恩澤來說,生活已經相當優越了,但在他心里,“出去是為了學有所成,學成了就回來”。這時,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了,國際局勢日漸緊張,美國政府限制理、工、農、醫等專業的人才離開美國國境,回國之路變得異常艱難。甚至有美國人諷刺說,回國,就等于拿腦袋往石頭上撞。盡管如此,閔恩澤和夫人一方面在工作中努力鉆研先進科學技術,收集各種技術資料,為參加新中國建設作準備;一方面為取得回國簽證進行不懈的斗爭,一直沒有停止歸國的腳步。終于,他托朋友在香港找了一份工作,到了查濟民先生在香港創辦的中國染廠當研究室主任,條件是9個月以后輾轉回大陸。1955年10月,閔恩澤終于偕妻子一起跨過羅湖橋,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接受采訪時,閔恩澤回憶起接受胡錦濤總書記頒獎時的情景充滿了幸福感。他欣喜地說,我很幸運,這是黨和國家給予科技人員的最高榮譽,反映了黨和國家對科技事業的高度重視,對科技人員的親切關懷。“我只是個上臺領獎的代表,這個獎項是全國幾代石化人集體智慧的結晶。我很幸運,50多年來祖國石油工業的興旺發展,為我提供了發展專業、施展才華的大好機會。事實證明,我50多年前回國是正確的選擇。”
  閔恩澤現在正籌劃兩件大事:一是把50多年的自主創新案例寫下來,以便于后來者學習培養創新型人才;二是探索利用生物質資源生產車用燃料和有機化工產品,迎戰油價飆升和大量進口石油的考驗。他的研究成果無疑將恩澤后世。
  催化劑是一種它能夠加速反應速率而自身不改變的物質。它能夠誘導化學反應發生改變,而使化學反應變快或者在較低的溫度環境下進行化學反應。作為石油化工領域著名的催化劑專家,閔恩澤用自己的科學創新思維催化著石油化工的突飛猛進,用自己的智慧催生著艷麗的科技之花。

 

人物簡介:

  閔恩澤 84歲  四川成都人

  石油化工專家   中國科學院院士

  中國工程院院士  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2008年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2008年1月8日,一年一度的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其中最受矚目的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分別頒發給了石油化工催化劑專家閔恩澤和植物學家吳征鎰。而在2006年,閔恩澤就曾獲得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那時的他已經82歲。這位年過八旬的老人為什么能在兩年時間里兩度獲得國家級的科技大獎?《面對面》欄目記者王志在近日專訪了閔恩澤院士。

  主持人:很多觀眾可能都會納悶,從來沒有聽見這個人的名字,怎么一下子就獲了那么大的獎?

  閔恩澤:這也是機遇吧,機遇。我老說我很幸運。就是石化工業的發展,快速發展,那么這個發展中間呢,就為我跟我的同事,大家提供了施展才華的舞臺。

  主持人:84歲,你才拿到這個獎,你會不會覺得這個獎來得有點晚?

  閔恩澤:原來并沒有想到會得獎,對吧,沒想到那一些事情,得獎那天我在人民大會堂,碰見吳儀副總理,她從燕山石化出去,石化副院長,她也是我們原來的中國石化總公司總經理,我還給她講了一句話,我說這是我們幾代石油跟石化人,大家的結晶,我說中間還有你一份呢。確實是這樣。就是說一個人的人生吧,你追求什么,我自己有時候感覺到很滿足,就是有了成就感,你比如我到了蘭州,我站塔上,一看到那片催化劑廠,當初空地一片,現在建起來了。那這種是很高興的啊,就這時這種感覺是很難形容出來的。

  在榮獲國家科技最高獎的同時,閔恩澤也獲得了高達500萬元人民幣的巨額獎金。科技獎勵大會結束后的第三天,在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舉行的座談會上,閔恩澤已經在考慮如何使用這500萬了。

  主持人:您覺得這個錢多還是少,準備怎么處置?

  閔恩澤:現在錢對我們,有什么用途,那我們的養老,我們的醫療,國家都包了,不需要花錢了是吧。我的小孩這些,她也不需要我的錢。那么我現在想什么呢,要獎勵出點子走新路的人。但是我們現在這個獎勵政策,是要有了工業化的成果才獎勵,過去我們這個行內有一句話,一個饅頭兩個饅頭三個饅頭,三個饅頭吃飽了工業化了,所以當時要獎的時候,把第一個饅頭的人掰的分量還是很小。

  主持人:您不會說是把獎金來當獎金?

  閔恩澤:它(500萬) 是這樣,它四百五十萬就是資助選題,用于科學研究,是分兩撥的,五十萬是獎勵個人的。那么先前我有個打算,就是五十萬拿出來就獎勵院里面,我自己還要出一點錢。

  主持人:自己還要倒貼呢。

  閔恩澤:倒貼,我來個想法,然后我們院里面再匹配一些錢,就做出一個獎勵原始創新,就是導向性基礎研究,開拓性探索的,能夠形成這個原始專利的這部分,就獎第一個饅頭的人,

  主持人:國家獎給您這個錢,您拿來做什么都可以啊,改善生活也可以。

  閔恩澤:現在要管住嘴啊,你不能吃啊,現在吃多了它有些問題來了,其實我要買什么東西我還是有錢買,足夠了,另外就是成都,我有個母校,(原來)叫省立成都中學,我是2004年吧,我捐獻了十萬塊錢,成立個獎學金,獎學金都獎優秀的學生,但是現在呢我覺得一個問題沒有解決,就是沒有獎勵那些貧困的學生,要給他們負擔一些他們生活的費用,一些貧困學生能夠出來上大學,甚至支持到大學,這個我還準備。

主持人:您這得獎了,您還想著他們。

  閔恩澤:想著他們,他們給我打電話,我得了獎,他們也給我祝賀。

  閔恩澤獲得國家科技最高獎是因為他在我國煉油催化領域做出了杰出貢獻。就像計算機的芯片一樣,催化劑是石油煉制與化工工業的核心技術。當石油開采出來后,它必須經過煉制才能轉變成人們日常生活中需要的各種產品,如汽油、柴油、塑料、橡膠等。而催化劑在石油煉制的過程中發揮著主導作用,因此,人們把催化劑比喻成“點金石”,而把掌握催化技術的人稱作是“點石成金”的人。

  主持人:有多重要呢?這個催化劑?

  閔恩澤:這個催化劑就是催化裂化,催化裂化起什么作用呢,我打個比方,這個石油都是碳氫化合物,分子有大有小,那汽油呢,大概這個鏈,汽油的分子鏈大概到五個六個到十一個這么長,那柴油就更寬一點,后面就更寬了,就幾十個了,我們煉油干的事,簡單的說,就是大的分子我可以給你砍斷,變成小分子。我切斷,知道就切成汽油了,對不對,或者切成柴油。另外呢,就是切了之后,切得太小了,變成氣體了,就變成液化氣了,我們有本事給你接起來,把小的給你接起來,又接到汽油去,我也能做到。催化裂化就是把那個幾十個分子的重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