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李大東介紹
李大東介紹
www.dicp.cn    發布時間:2010-03-30 11:40    欄目類別:走近專家
---

  年輕人苦尋成才之路,但常常不得要領。“其實通過別人的幫助,是很容易進步的。”李大東淡淡地如是說。

  李大東,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當了12年的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院長,是石科院歷任院長中任期最長的一位,2003年的最后一天退居二線,改任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時年已過65周歲。作為一位國內外知名的石油煉制專家,在談及自己的成才之路時,他動情地說:“回首這幾十年的經歷,我深深地感到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除了個人的不懈努力和苦苦求索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激勵因素,這就是在我人生各個重要的發展階段,幾乎都得到了一位或幾位老院士的指導和佑助。他們對我的人生定位、成才方向及以后的成長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教他如何學好知識的教授
  中學時期,李大東的學習成績就不錯,數學、物理、化學等各科成績都是名列前茅,但那時他總感到學得不滿足,學得不解渴,許多知識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1956年,18歲的李大東從北京21中考入了北京大學化學系。事后證明,這是他人生路上的一次重大飛躍,也是其事業的起飛點。北京大學校園環境優美,學術氣氛活躍,圖書館的藏書也非常多。進了北大,李大東就像一個走了很長夜路的孩子,一下跨進了一座燦爛輝煌的殿堂,眼界豁然開闊了:一切都是清新的,一切都是感奮的,一切都是極具魅力的。他常常暢抒胸臆地與同學們進行學術爭論,也常常整日“扎”在圖書館里貪婪地“啃食”書籍。
  在6年的大學生涯中,對李大東影響最大的是傅鷹和唐有祺兩位教授。那時,傅鷹教授已是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后來還當了北大的副校長,而唐有祺教授是在20世紀80年代當選為院士的。他們德高望眾、學識淵博,對知識的講解不僅清楚、明白,而且還啟發學生認識和了解知識是如何發展的。李大東聽他們的課,簡單地說就是4個字:過癮、解渴。李大東從兩位教授的授課中受到了很大的啟迪,為他以后進一步認識客觀世界的規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同時也回答了他中學時期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此后在談到兩位教授時,李大東說:“如果把我一生所進行的科學探索畫成一條軌跡的話,我覺得:這條軌跡的起點應該定在北大,傅鷹和唐有祺兩位教授則是我重要的啟蒙導師。”母校6年的學生生涯使李大東受益終身。

  教他如何搞好科研的領路人

  1962年,李大東從北京大學畢業了,分配到石油科學研究院催化劑研究室當技術員,當時研究室的室主任是閔恩澤博士。閔恩澤博士畢業于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1955年與夫人陸婉珍博士一同回國參加新中國建設,是一位治學非常嚴謹的學者,一生都在致力于創新。他1980年當選為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是我國煉油催化劑方面的奠基人。李大東說:“現在回想起來,我能一跨出校門就在閔恩澤院士的直接領導下工作,可以說是我一生中的幸之又幸。閔恩澤院士為我國的煉油催化劑領域培養了一代科技人才,而我就是其中之一。”剛參加工作時,可以說,李大東是在閔恩澤院士耳提面命般的指導下一步步成長起來的。在他熬了幾夜,如釋重負地把第一份科研報告交出去后,閔院士用紅筆逐字逐句地對報告進行了非常認真的修改。改到什么程度呢?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幾乎每頁紙都是紅字多黑字少。當閔院士修改過的科研報告返回到自己手中時,李大東汗顏了,他為自己差錯多而深深自責。同時,他又備受感動,內心深處被老一輩科技工作者的敬業精神和嚴謹的工作態度所震撼。從此以后,李大東寫科研報告非常認真,在交出去之前都要反復推敲、反復檢查、反復核對。他的第二份科研報告,紅字已明顯少于黑字,以后紅字是越來越少。而且他給自己立了一個“規矩”:凡是閔院士改過的錯誤,決不允許再出現第二次。由于李大東虛心和勤奮,他進步很快,參加工作才兩年就當上了課題組長,是當時石科院最年輕的課題組長之一。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已是院總工程師的閔恩澤院士被定為“反動學術權威”靠了邊,李大東也下了3年干校,回京后在屬于燃料化學工業部領導的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煉化室搞了幾年科研管理工作。1978年,石油、化工兩個部委分家時,李大東主動請求回科研一線,在侯祥麟院士的支持下,他進入了石科院新組建的基礎研究室工作,而基礎研究室當時恰恰是剛成為副院長的閔恩澤院士分管的。所以,李大東不僅又在閔恩澤院士的直接領導下工作了,而且他的研究方向也是閔院士親定的,即研究石油加氫技術。這是李大東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閔恩澤院士不僅為他選定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而且指出了一條成才的道路。李大東在其后半生中,如醉如癡地堅持在這條路上走了下去。有苦有樂,有悲有喜,但是他深愛他的加氫領域。在大量基礎研究的基礎上,李大東作為第一發明人組織開發了RN-1加氫精制催化劑。從1978年進行加氫領域的基礎研究,到1987年RN-1在廣州石化總廠工業試驗成功,他十年磨一“劍”,在科研工作中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RN-1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之后,李大東又和同事們一起,一面積極擴大RN-1的推廣應用,一面組織加氫領域的“縱深行”,開發系列化的加氫技術。現在RN-1加氫催化劑已在國內外52套工業裝置上得到了廣泛應用,其家族技術也發展到了11個系列43個品種,為國家創造了數十億元的經濟效益。之后,他又組織開發成功了中壓加氫改質等一系列的重大工業技術。回想這些成績的取得,李大東從心底感謝他技術上的領路人。

  教他如何作出正確技術決策的學者

  1972年至1977年,在燃化部石科院院部期間,李大東有幸追隨時任副院長的武遲院士。武遲院長是一位化學工程專家,1939年他25歲時就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獲得了化學工程碩士學位,1950年回國后先是在清華大學任教授、副系主任,后在北京石油學院任煉制系主任、副教務長,1980年當選為科學院院士,在石科院老一輩的技術骨干中他的學生很多。在院部那段時間,李大東經常跟隨武遲院長出差去工廠,耳濡目染,從他身上學習到了不少可貴的東西。回首平生,李大東一直認為,對他一生影響最大的是兩個人:技術上是閔恩澤,而在科學分析的基礎上作出正確技術決策方面則是武遲。通過出差下廠,李大東了解了工廠,并清醒地認識到了:搞工業技術研究的人,如果不了解工廠,不了解生產裝置,就搞不好技術開發。“文革”前,李大東做的第一項科研工作是“流動循環法研究環己烷在鉑重整催化劑上的脫氫反應動力學”,并在1965年的全國科學大會上做了專題報告,受到當時化工界的技術權威、化學工業部副部長侯德榜院士的贊揚。能剛工作兩三年就做出一些成績,并受到了權威的贊揚,李大東當時一直沾沾自喜。但在跟隨武遲院長了解了工廠,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工業,進而認識到科研必須與企業、與生產相結合的重要性之后,他才清醒地意識到:自己過去還不懂得應該如何搞研究。通過自我“否定”,李大東的認識提高了,對于他以后搞出RN-1及搞好技術管理工作等都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教他如何當好院長的領導

  對李大東一生影響較大的還有一位老前輩,這就是侯祥麟院士。侯祥麟院士是石科院的老院長,1948年在美國卡內基理工學院獲博士學位,1955年中國科學院的首批院士,1978年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他不僅是一位資深的學者,還是一位資深的革命家。我國的石油煉制技術基本上是靠自力更生發展起來的,而侯祥麟院士則是我國石油煉制技術開發的奠基人。侯部長律己很嚴,有高度的責任心和使命感。記得1976年地震時,作為院領導的他始終堅持在防震棚中辦公,全身心撲在全院的抗震工作上,以致沒有時間去搭蓋自家的防震棚,也沒有指派他人為自己家蓋防震棚。當全院的老老少少都鉆進防震棚躲避一次次余震的時候,他的家屬卻因沒有防震棚而坐在露天的球場上……這件事對李大東的觸動很大,在危難時刻他看到了一個領導干部、一名老共產黨員的無私形象和先鋒表率作用,也使他加深了對這位老領導的敬重。1991年9月28日,李大東被任命為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院長。在任命正式公布的第二天,李大東就專程登門拜訪了已經退居二線的侯祥麟,虛心而誠懇地向他請教一個問題,這就是:如何當好一個研究院的正院長?李大東為何如此“虔誠”?他說:“因為在我的心目中,侯祥麟院士永遠是我的領導和楷模。”

  世界上成才的道路有千條萬條,其中最容易做到而又最容易被忽視的一條途徑,就是尋求別人的幫助和指導。李大東院士的成長經歷就生動地印證了這一點。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從某種意義上說,一個人如果一生都能虛心地向周圍的人求教,尤其是誠懇地向老同志和老前輩學習,那他就把握住了打開成功之門的鑰匙。

 

"李大東院士和他的五位前輩" 

年輕人苦尋成才之路,但常常不得要領。“其實通過別人的幫助,是很容易進步的。”李大東淡淡地如是說。 李大東,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當了12年的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院長,是石科院歷任院長中任期最長的一位,2003年的最后一天退居二線,改任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時年已過65周歲。作為一位國內外知名的石油煉制專家,在談及自己的成才之路時,他動情地說:“回首這幾十年的經歷,我深深地感到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除了個人的不懈努力和苦苦求索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激勵因素,這就是在我人生各個重要的發展階段,幾乎都得到了一位或幾位老院士的指導和佑助。他們對我的人生定位、成才方向及以后的成長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教他如何學好知識的教授

中學時期,李大東的學習成績就不錯,數學、物理、化學等各科成績都是名列前茅,但那時他總感到學得不滿足,學得不解渴,許多知識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1956年,18歲的李大東從北京21中考入了北京大學化學系。事后證明,這是他人生路上的一次重大飛躍,也是其事業的起飛點。北京大學校園環境優美,學術氣氛活躍,圖書館的藏書也非常多。進了北大,李大東就像一個走了很長夜路的孩子,一下跨進了一座燦爛輝煌的殿堂,眼界豁然開闊了:一切都是清新的,一切都是感奮的,一切都是極具魅力的。他常常暢抒胸臆地與同學們進行學術爭論,也常常整日“扎”在圖書館里貪婪地“啃食”書籍。

在6年的大學生涯中,對李大東影響最大的是傅鷹和唐有祺兩位教授。那時,傅鷹教授已是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后來還當了北大的副校長,而唐有祺教授是在20世紀80年代當選為院士的。他們德高望眾、學識淵博,對知識的講解不僅清楚、明白,而且還啟發學生認識和了解知識是如何發展的。李大東聽他們的課,簡單地說就是4個字:過癮、解渴。李大東從兩位教授的授課中受到了很大的啟迪,為他以后進一步認識客觀世界的規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同時也回答了他中學時期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此后在談到兩位教授時,李大東說:“如果把我一生所進行的科學探索畫成一條軌跡的話,我覺得:這條軌跡的起點應該定在北大,傅鷹和唐有祺兩位教授則是我重要的啟蒙導師。”母校6年的學生生涯使李大東受益終身。

教他如何搞好科研的領路人

1962年,李大東從北京大學畢業了,分配到石油科學研究院催化劑研究室當技術員,當時研究室的室主任是閔恩澤博士。閔恩澤博士畢業于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1955年與夫人陸婉珍博士一同回國參加新中國建設,是一位治學非常嚴謹的學者,一生都在致力于創新。他1980年當選為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是我國煉油催化劑方面的奠基人。李大東說:“現在回想起來,我能一跨出校門就在閔恩澤院士的直接領導下工作,可以說是我一生中的幸之又幸。閔恩澤院士為我國的煉油催化劑領域培養了一代科技人才,而我就是其中之一。”剛參加工作時,可以說,李大東是在閔恩澤院士耳提面命般的指導下一步步成長起來的。在他熬了幾夜,如釋重負地把第一份科研報告交出去后,閔院士用紅筆逐字逐句地對報告進行了非常認真的修改。改到什么程度呢?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幾乎每頁紙都是紅字多黑字少。當閔院士修改過的科研報告返回到自己手中時,李大東汗顏了,他為自己差錯多而深深自責。同時,他又備受感動,內心深處被老一輩科技工作者的敬業精神和嚴謹的工作態度所震撼。從此以后,李大東寫科研報告非常認真,在交出去之前都要反復推敲、反復檢查、反復核對。他的第二份科研報告,紅字已明顯少于黑字,以后紅字是越來越少。而且他給自己立了一個“規矩”:凡是閔院士改過的錯誤,決不允許再出現第二次。由于李大東虛心和勤奮,他進步很快,參加工作才兩年就當上了課題組長,是當時石科院最年輕的課題組長之一。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已是院總工程師的閔恩澤院士被定為“反動學術權威”靠了邊,李大東也下了3年干校,回京后在屬于燃料化學工業部領導的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煉化室搞了幾年科研管理工作。1978年,石油、化工兩個部委分家時,李大東主動請求回科研一線,在侯祥麟院士的支持下,他進入了石科院新組建的基礎研究室工作,而基礎研究室當時恰恰是剛成為副院長的閔恩澤院士分管的。所以,李大東不僅又在閔恩澤院士的直接領導下工作了,而且他的研究方向也是閔院士親定的,即研究石油加氫技術。這是李大東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閔恩澤院士不僅為他選定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而且指出了一條成才的道路。李大東在其后半生中,如醉如癡地堅持在這條路上走了下去。有苦有樂,有悲有喜,但是他深愛他的加氫領域。在大量基礎研究的基礎上,李大東作為第一發明人組織開發了RN-1加氫精制催化劑。從1978年進行加氫領域的基礎研究,到1987年RN-1在廣州石化總廠工業試驗成功,他十年磨一“劍”,在科研工作中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RN-1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之后,李大東又和同事們一起,一面積極擴大RN-1的推廣應用,一面組織加氫領域的“縱深行”,開發系列化的加氫技術。現在RN-1加氫催化劑已在國內外52套工業裝置上得到了廣泛應用,其家族技術也發展到了11個系列43個品種,為國家創造了數十億元的經濟效益。之后,他又組織開發成功了中壓加氫改質等一系列的重大工業技術。回想這些成績的取得,李大東從心底感謝他技術上的領路人。

教他如何作出正確技術決策的學者

1972年至1977年,在燃化部石科院院部期間,李大東有幸追隨時任副院長的武遲院士。武遲院長是一位化學工程專家,1939年他25歲時就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獲得了化學工程碩士學位,1950年回國后先是在清華大學任教授、副系主任,后在北京石油學院任煉制系主任、副教務長,1980年當選為科學院院士,在石科院老一輩的技術骨干中他的學生很多。在院部那段時間,李大東經常跟隨武遲院長出差去工廠,耳濡目染,從他身上學習到了不少可貴的東西。回首平生,李大東一直認為,對他一生影響最大的是兩個人:技術上是閔恩澤,而在科學分析的基礎上作出正確技術決策方面則是武遲。通過出差下廠,李大東了解了工廠,并清醒地認識到了:搞工業技術研究的人,如果不了解工廠,不了解生產裝置,就搞不好技術開發。“文革”前,李大東做的第一項科研工作是“流動循環法研究環己烷在鉑重整催化劑上的脫氫反應動力學”,并在1965年的全國科學大會上做了專題報告,受到當時化工界的技術權威、化學工業部副部長侯德榜院士的贊揚。能剛工作兩三年就做出一些成績,并受到了權威的贊揚,李大東當時一直沾沾自喜。但在跟隨武遲院長了解了工廠,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工業,進而認識到科研必須與企業、與生產相結合的重要性之后,他才清醒地意識到:自己過去還不懂得應該如何搞研究。通過自我“否定”,李大東的認識提高了,對于他以后搞出RN-1及搞好技術管理工作等都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教他如何當好院長的領導

對李大東一生影響較大的還有一位老前輩,這就是侯祥麟院士。侯祥麟院士是石科院的老院長,1948年在美國卡內基理工學院獲博士學位,1955年中國科學院的首批院士,1978年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他不僅是一位資深的學者,還是一位資深的革命家。我國的石油煉制技術基本上是靠自力更生發展起來的,而侯祥麟院士則是我國石油煉制技術開發的奠基人。侯部長律己很嚴,有高度的責任心和使命感。記得1976年地震時,作為院領導的他始終堅持在防震棚中辦公,全身心撲在全院的抗震工作上,以致沒有時間去搭蓋自家的防震棚,也沒有指派他人為自己家蓋防震棚。當全院的老老少少都鉆進防震棚躲避一次次余震的時候,他的家屬卻因沒有防震棚而坐在露天的球場上……這件事對李大東的觸動很大,在危難時刻他看到了一個領導干部、一名老共產黨員的無私形象和先鋒表率作用,也使他加深了對這位老領導的敬重。1991年9月28日,李大東被任命為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院長。在任命正式公布的第二天,李大東就專程登門拜訪了已經退居二線的侯祥麟,虛心而誠懇地向他請教一個問題,這就是:如何當好一個研究院的正院長?李大東為何如此“虔誠”?他說:“因為在我的心目中,侯祥麟院士永遠是我的領導和楷模。”

世界上成才的道路有千條萬條,其中最容易做到而又最容易被忽視的一條途徑,就是尋求別人的幫助和指導。李大東院士的成長經歷就生動地印證了這一點。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從某種意義上說,一個人如果一生都能虛心地向周圍的人求教,尤其是誠懇地向老同志和老前輩學習,那他就把握住了打開成功之門的鑰匙。

(文章來源:中國石化新聞網。圖片由潘德權、侯瑩提供)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