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侯祥麟介紹
侯祥麟介紹
www.dicp.cn    發布時間:2010-05-07 14:58    欄目類別:走近專家
---

前言

  侯祥麟是一位可親可愛可敬的世紀老人。
  侯祥麟是中國化學工程學家,燃料化工專家,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
  他的一生始終將個人命運同祖國的命運聯系在一起,這也是那一代中國知識分子的共同特點;他的一生也在中國的石油石化事業的發展中得到推進。


侯祥麟 - 人物簡介

  侯祥麟,中國化學工程學家,燃料化工專家,中國科學院化學學部委員(院士)。
  曾名侯波,廣東汕頭人,1912年4月4日生。1935年畢業于燕京大學化學系。隨后任上海中央研究院化學所研究實習員,重慶西南運輸處煉油廠副工程師,云南光華化學公司精制部主任,重慶兵工署煉油廠正工程師等職。1945年赴美國留學,在卡內基理工學院當研究生,發表煤、焦反應活性指數的測定和微型填料的液液萃取等論文,獲該院化學工程博士學位。1949年任麻省理工學院燃料研究室副研究員。1950年回國。歷任清華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大連石油研究所研究員,石油工業部技術司副司長,石油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院長。在此期間,主要負責石油工業科研隊伍、機構的組建和科研計劃的管理;參加歷次國家和部門科技發展規劃的制訂以及實施過程中的部署和協調;組織領導重大煉油新技術的科研攻關會戰,這些新技術在生產上的應用,使中國煉油技術接近當時世界水平,并實現了石油產品立足于國內;領導解決了中國噴氣燃料的特殊技術問題;組建隊伍,研制并及時提供導彈、原子彈等尖端武器所需的各種潤滑材料。1978~1982年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主管科技工作兼管煉油生產。后任石油工業部科技領導小組副組長、科技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石油化工總公司第一屆技術經濟顧問委員會首席顧問、第二屆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并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國家科委發明評選委員會委員。曾當選為中共第十二次代表大會代表,第五、六屆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科學院第一屆主席團成員,中國石油學會第一、二屆理事長。曾在國內外刊物發表論文數篇、文章多篇。主編出版了《中國頁巖油工業》一書。
  2008年12月8日,侯老於北京逝世,享年96歲。
  侯祥麟遺體14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
  侯祥麟病重期間及逝世后,黨和國家領導人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王剛、王樂泉、王兆國、王岐山、劉淇、劉云山、劉延東、李源潮、汪洋、張高麗、張德江、李鵬、朱镕基、曾慶紅、吳官正、何勇、路甬祥、韓啟德、華建敏、陳至立、蔣樹聲、馬凱、張梅穎和吳儀、曾培炎、雷潔瓊、周光召、成思危、盛華仁、宋健、錢正英、陳錦華、徐匡迪等以不同方式表示慰問和哀悼。


侯祥麟 - 人生計事

  侯祥麟 - 人生計事1912年出生于廣東汕頭
  1931年考入燕京大學化學系
  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在湖南、四川、云南等地從事黨的秘密工作。
  1944年赴美留學 獲得美國卡乃基理工學院化學工程博士學位
  1948年獲美國卡乃基理工學院研究生院化學工程博士學位。后任美國馬薩諸塞理工學院燃料研究室副研究員。
  1950年回國。歷任清華大學教授,石油工業部生產技術司副司長、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院長、副部長,中國石油化工總公司技術經濟顧問委員會首席顧問,中國石油學會第一、二屆理事長,石油工業部科技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國科學院化學部委員。
  是中共十二大代表、第五至七屆全國政協常委。
  為發展中國煉油工藝新技術,研制航空煤油和合成油脂等新產品作出了貢獻。
  中國石油化工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他是一位鶴發童顏、目光坦蕩的九旬老人,也許我們可以用下面的兩個比喻來概括他的人生:如果說二十世紀是華夏五千年歷史長河中的一處“險灘”,他就是挺立在這段激流中勇敢的弄潮兒;如果說石油是共和國生生不息軀體里的“黑色血液”,他就是源源不斷為之輸送“新鮮血液”的“造血人”……
  2008年12月8日,侯老於北京逝世,享年96歲。

侯祥麟 - 個人自述

  《我與石油有緣———侯祥麟自述 》
  編者按:從今天開始,我們將連載《我與石油有緣———侯祥麟自述》。侯老說:“我知道我所經歷的人生道路,也是相當多的中國知識分子走過的路,我的一生無處不打下深刻的時代烙印。所有這些,對未來的人們或許能有一點點啟示。這就是我最真誠的愿望。”讓更多的人從中得到啟示和教育,也是我們連載這本書的愿望。
  自序
  1912年4月我出生于廣東省汕頭市的一個普通知識分子家庭。
  那一年正是民國元年,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取得了偉大勝利,滿清政府被推翻,中華民國宣告成立,從而結束了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統治。然而,革命果實迅速遭到踐踏,代之以連年的內亂和軍閥混戰,中華民族陷入了更深重的苦難。我從孩提時代起,就親眼目睹了這一切。這種經歷幫助我形成了最初的世界觀和人生觀。
  帝國主義列強對中國的野蠻侵略和殘暴壓迫,培養了我的抗爭精神和愛國主義情感。社會的不公和民眾的苦難,激發了我尋找真理的熱情。我曾經一心執著于工業救國和科學救國的理想,但殘酷的現實打破了我青春的向往。大學畢業后,在進步同學的影響下,我讀了大量英文版的馬克思主義著作,書中闡述的關于人類社會的最高理想和科學真理,使我茅塞頓開,首先從理論上心悅誠服地接受了馬列主義,并終生信仰,不曾動搖。
  在日本對中國的大舉侵略下,我親眼看到國民黨政府的不抵抗和蔣介石的兩面派行為,大失所望,決心要尋找堅持抗日的中國共產黨。在抗戰初期,我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決心為中國人民的解放和幸福貢獻畢生。我也曾渴望到延安去,也曾爭取奔赴抗日戰爭的第一線,由于種種因素未能如愿。當時抗戰前線嚴重缺少油料,作為一個青年科技工作者,種種機緣使我一直輾轉在后方從事與煉油化工有關的工作,同時,秘密做黨的工作。
  抗戰勝利前夕,在黨組織的支持下,我去美國繼續學習化學工程學,獲博士學位。新中國成立不久,我回到了祖國,投身于新中國石油工業的科學研究事業。可以說,我的后半生與國家新興的石油化工事業緊密相連。我在自己的崗位上,與中國共產黨、全體人民一道經歷了風風雨雨,一道迎來了改革開放的春天,親身參與了國家在變革中的重大歷程,直到新的世紀來臨。
  《我與石油有緣———侯祥麟自述》不是一本文學傳記,也不是歷史事件的記錄,只是我在世紀之交的回顧。站在新世紀的起點,回望過去,我和中國一起走過了20世紀幾乎全部的歷程,往事歷歷在目。能夠見證歷史,以個人微薄的力量參與其中,是我的幸運。作為一個老共產黨員,一個科技工作者,我為中國今天取得的巨大進步和欣欣向榮而激動,對更加美好的未來充滿信心。
  我知道,我所經歷的人生道路,也是相當多的中國知識分子所走過的路,我的一生無處不打下深刻的時代烙印。所有這些,對未來的人們或許能有一點點啟示。這就是我最真誠的愿望。
  是為序。侯祥麟2000年9月21日

侯祥麟 - 所獲獎項

  石油加工科學技術獎
  侯祥麟基金是用侯祥麟院士所獲得的何梁何利獎金和中國石化總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以及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的捐贈成立的。其宗旨是:為實施科教興國偉大戰略,鼓勵優秀青年報考我國高等院校石油加工領域本科學習深造;激勵我國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石油加工領域的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博士后以及畢業后繼續在本學科領域工作的35歲以下的優秀青年科技人員,立志獻身于我國石油石化工業的發展。
  侯祥麟基金獎每年頒發一次。
  獎勵學科在基金《管理章程》和《評獎辦法》中稱為石油加工(含天然氣)領域,是指石油煉制和生產石油化工基本原料方面的技術,包括工藝、化學工程、催化、催化材料、產品、分析、自動化、設備……。
  1986年曾獲意大利通用石油公司頒發的第一屆恩里科?馬泰伊國際科學技術獎。
  曾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自然科學獎、馬太依國際科學技術獎(意大利)等多項獎勵。
  獲國家發明一等獎1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項、一等獎7項,部級獎勵成果580多項。

侯祥麟 - 采訪現場

  《面對面》王志專訪侯祥麟
  導視:他是一位戰略科學家,91歲的高齡
  共和國總理親自邀請他為國家能源戰略勾畫未來
  他是共和國石油工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
  戰斗機、原子彈等尖端武器中都有著他的科研成果
  傳奇的科學經歷,堅定的人生信仰
  一位世紀老人的報國情懷
  一部共和國石油工業的奮斗歷史
  人物:侯祥麟
  1912年出生于廣東汕頭
  1931年考入燕京大學化學系
  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4年赴美留學 獲得美國卡乃基理工學院化學工程博士學位
  1950年回國 曾擔任中國石油工業部副部長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
  中國石油化工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精彩對白:
  記者:是不是因為總理點您的名,你無法拒絕?
  侯祥麟:要是認為不能完成的,我當然就不接受了。
  記者:當時除了回國之外有別的選擇呢?
  侯祥麟:我是在麻省理工學院當個副研究員。
  記者:沒有油的現實當時壓力有多大?
  侯祥麟:蘇聯要是不供應航空煤油了,那么我們的空軍就不能飛了。
  記者:文革十年,您也受難了。
  侯祥麟:那個軍管會要我承認我是死不改悔的走資派,我不承認。
  記者:那個時候您沒有懷疑自己回國的選擇是不是正確的?
  侯祥麟:我認為對的我就堅持。
  記者:那么多年,您一直沒有改變過這個信念?
  侯祥麟:堅定了我一生就不變了。
  解說:
  2003年5月25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來到我國石油化工業著名科學家,兩院院士侯祥麟的家中,親切地看望了這位見證了共和國石油工業發展全部歷史過程的老人。溫總理希望侯祥麟能繼續發揮自己的專長,在今天的國際形勢下,為中國能源戰略的研究多作貢獻。在這次會面之后,當時已經91歲的侯祥麟擔任了“中國可持續發展油氣資源戰略研究”課題組組長。
  記者:接手這個研究項目的時候,90歲已經過了?
  侯祥麟:根本就沒有想到我多少歲,我覺得我有沒能力能夠承擔?當時覺得還可以,我就承擔了。
  記者:是不是因為總理點您的名,你無法拒絕?
  侯祥麟:我考慮以后,我覺得我還是有可能完成的,所以我就接受了。要是認為不能完成的,我當然就不接受了,我接受了,我耽誤他的事。
  記者:當然一方面,大家對您表示欽佩,但是另一方面也擔心也有疑問啊,是不是這個行業像您這樣的人才,還是非常難得的?后面能不能跟上來?
  侯祥麟: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必不可少的,沒有這個人,總有第二個人來接替你的。何況我這個年紀太大了,比我小的,80歲的,70多歲的,這些老人還很多,他們也都有他的所作所為,他的專長。這些人還都是不錯的,但是我能搞,我覺得我就承擔了,不一定要推給別人做。
  解說:
  今年已經93歲的侯祥麟是中國石油工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早在新中國建立之初,當時正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工作,已經取得了化工學博士學位的侯祥麟就立即回到了祖國,希望實現他少年時期就樹立的科技報國的理想。
  而當時他面對的新中國,剛剛經歷了戰爭的磨難,百廢待興,石油工業更是一片空白。全國僅有的幾座小型煉油廠也在戰爭中損毀嚴重,一時無法啟動生產。更讓侯祥麟焦慮的是,解放初期全國的原油產量幾乎為零。
  記者:你怎么給自己找位置,學煉油的,別說煉油,有沒有油還不知道呢。
  侯祥麟:我們的天然油當時只有玉門油田一點點,整個沒油。
  記者:沒有油的現實當時壓力有多大,對你們來說?
  侯祥麟:因為國內的沒有油都要靠進口的,而西方國家進來不了,只能從蘇聯進口。在1960年以前我的精力主要是在人造油上。后來我們在廣東茂名建了一個大的頁巖油廠,當時都是想靠人造油來解決。
  解說:
  由于西方發達國家經濟和技術的封鎖,建國初期我國的工業發展主要依賴于前蘇聯的援助。上世紀50年代,前蘇聯援建了蘭州煉油廠,開始生產部分工業用油,而像航空燃油和潤滑劑等軍需物資,則全部依賴從前蘇聯進口。
  1959年,中蘇關系緊張。從前蘇聯進口的石油制品尤其是軍需油品數量銳減,出現了全國性的“油荒”,許多汽車不得不使用燃氣作為燃料,特別是航空煤油幾乎無法供應,戰斗機停在機場不能起飛,國防安全受到直接威脅。
  在這種情況下,當時已經擔任石油科學研究院副院長,主要負責煉油技術工作的侯祥麟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壓力。時任石油工業部部長的余秋里為此還對侯祥麟發了脾氣。
  記者:余秋里跟你們說的,要把研究所的牌子倒掛過來,這是怎么回事?
  侯祥麟:這是因為我們的航空煤油要自己生產,生產出來的航空煤油,在試用的時候,發現航空煤油對飛機發動機燃燒時造成腐蝕。這個問題解決好幾年沒有解決。所以蘇聯要是不供應航空煤油了,那么我們的空軍就不能飛了,所以軍委這個頭非常著急,就老找余秋里,說你什么時候給我解決航空煤油,航空煤油什么時候能生產?余秋里著急得不得了,老找我,有一天他急了,你什么時候給我解決,你再不解決,我就把你這個科學研究院的牌子給倒掛。
  解說:
  1960年前后,我國遭受了連續的自然災害,正值困難時期。石油職工每人每月的糧食定量減至10公斤,副食供應幾乎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下,侯祥麟領導的航油科研卻一刻也沒有停止,反復實驗,反復裝配,甚至1961年的除夕之夜,侯祥麟也是和同事們在實驗室里度過的。
  記者:最后這個問題怎么解決的?
  侯祥麟:能動員的人都動員起來參加工作,做了好多工作,取了好多數據。最后把這些數據再擱在一起,好好分析以后,就預測一個可能性,就是我們原來認為航空煤油里頭含的一些壞的東西,實際上是好的。但是不好東西是什么,是一個硫化物,硫磺的化合物一直認為是造成腐蝕的東西,結果發現硫化物還是防腐劑,所以后來不可能就試一下吧,一試,行了。
  解說:
  就在航空煤油研制成功的同一時期,侯祥麟領導的科研隊伍,還在短期內為我國的原子彈、導彈等尖端武器,研制出了特種潤滑油品,保障了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第一顆氫彈的成功爆炸。
  1959年,大慶油田的順利出油為共和國經濟的發展注入了希望。但是由于大慶原油的含蠟量非常高,而當時我國的煉油技術又十分落后,只相當于國際二、三十年代的水平,因此煉制出來的油品仍然無法滿足國家建設的需要。
  因此石油工業部專門召開石油煉制科研會議,決定由侯祥麟所在的科研所負責,自主開發:流化床催化裂化、催化重整、延遲焦化、尿素脫蠟、新型催化劑和添加劑,這五項煉油新工藝。當時一部叫“五朵金花”的電影正在全國熱播,因此這五項新工藝被形象地稱為“五朵金花”。
  1965年,這五項煉油新技術開始在全國的煉油廠大量使用。年底,我國的石油制品就全部實現了自給,從此結束了中國人使用“洋油”的歷史。
  隔斷:
  他親歷了新中國石油工業的創業年代
  侯祥麟:我們的天然油當時只有玉門油田一點點,整個沒油。
  科技救國的夢想奠定了他一生的信仰
  侯祥麟:我們就要擁護他,到死為止。
  動蕩時代 他將如何實現人生理想?
  侯祥麟:我到美國去目的是學一些技術,在為新中國服務。
  侯祥麟,一位世紀老人的報國情懷 一部共和國石油工業的奮斗歷史
  解說:
  隨著一系列科研難題的攻克,新中國終于擁有了自己的石油工業。而侯祥麟與石油化工專業的結緣,卻是緣于中學時代一堂化學課的影響。
  記者:對您有什么影響呢?
  侯祥麟:給我們講原子核里頭有非常大的能量,要把原子核中的能量被釋放出來,那這個威力無窮,我們那時候理想主義者以為要是把原子核能量釋放出來,打日本就很好了,所以也想從事化學,將來來探討怎么樣釋放原子核。
  記者:原子核是物理里面的范疇啊?
  侯祥麟:因為是化學老師告訴我們這個事,所以我就以為這是化學的事,物理,那個時候還不知道是物理的事,直到我上大學以后才知道原來這個是物理學的領域。
  解說:
  1931年,19歲的侯祥麟懷抱著科學救國的理想,考入當時的燕京大學化學系。在大學期間,他開始觀察和思考社會問題,并逐漸了解中國共產黨。
  侯祥麟:“9.18事變”之后,共產黨號召抗日,這點對我們就有很大的影響。
  記者:共產黨當時是一個小黨,你就看到他的光明前途了?
  侯祥麟:那個時候只是認為他主張抗日,所以我們就擁護了,他是否能夠掌握政權,我們那時候根本沒有考慮這個事,只是抗日,我們就要擁護他,到死為止。


  解說:
  1935年,從燕京大學畢業的侯祥麟又考取了上海中央研究院化學研究所的研究生。這期間,侯祥麟閱讀了我國著名的馬列主義哲學家艾思奇所著的《大眾哲學》,這本書深入淺出地闡述了辯證唯物主義的哲學原理,而這些理論讓侯祥麟的思想發生了社會意義的“化學革命”。
  侯祥麟:后來我就盡量找這方面,社會主義方面、馬列主義方面的書,包括《反杜林論》、《資本論》,好多經典的著作,我從1935到1937年這兩年的時間,白天在化學室工作,晚上就是看書,我是看了兩年的著作。
  記者:這樣就堅定你一生的信仰?
  侯祥麟:就通過這些書樹立了我的信念,堅定了,我一生就不變了。
  解說:
  1938年,27歲的侯祥麟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當時中國的抗日戰爭已經全面爆發。由于日本的封鎖,中國軍隊抗戰所需的汽油非常緊張,到了“一滴油一滴血”的狀況。當時正在長沙參加抗日運動的侯祥麟就和同事們研究從植物油中、從煤炭中煉制燃油,供應抗日前線。
  1944年,抗日戰爭勝利前夕,侯祥麟按照黨組織的安排,決定赴美留學。
  侯祥麟:我到美國去目的是學一些技術,在為新中國服務,我出去的時候最后到夜里到紅巖村去看董老,董必武,他就給我們講,說現在看形勢越來越好了,日本可能不久就要垮臺了,咱們黨也需要一些科技人才,所以說希望我們這些出去留學的人好好學些技術回來好好為新中國建設服務。
  解說:
  1944年12月,侯祥麟前往美國匹茲堡的卡乃基理工學院攻讀化學工程學。
  侯祥麟:我們一般同學去了就埋頭念書,我覺得我要了解一些美國的社會,所以我開頭跟中國同學住在一起,后來我就跟美國同學住在一起,我到過一些美國的不同階層的同學,我還到過一個礦工的兒子家里去作客,看到礦工那時候因為煤礦挖得比較快挖完了,所以他們很困難,在煤礦里頭的礦工,在冬天的時候家里在客廳搞一個大火爐,四周圍睡覺的房子都沒有火爐。
  記者:這說明什么呢?
  侯祥麟:說明美國那么富,還是有窮人,還是很窮的。
  記者:不平等。
  侯祥麟:很不平等。大概有兩年時間我是盡量了解美國的社會,我通過對美國社會的了解,我對美國崇拜的心理是越來越淡了。
  記者:但是我從您的書中間看到,您年輕的時候還是非常活躍的,你的生活還是很西化的,比如說你很喜歡跳舞,舞也跳得很好。您對美國,對西方生活方式的某些認同,它沒有影響你的革命思想?
  侯祥麟:美國有好多生活很方便的地方,但是作為一個政權來講,我就看到他一些腐敗的一面。他也有民主,不能否認,但是他有好多是假象。
  隔斷:
  為實現報國理想 他遠赴美國留學
  侯祥麟:我到美國去目的是學一些技術,在為新中國服務。
  繁華世界 他的信仰是否有所改變?
  侯祥麟:我在那兒帶頭跳舞,大家很親熱。
  面對百廢待興的新中國 他又會作出怎樣的人生選擇?
  侯祥麟:為祖國的建設那是我的信念,必須做的事。
  侯祥麟,一位世紀老人的報國情懷 一部共和國石油工業的奮斗歷史
  解說:
  1949年春,已經博士畢業的侯祥麟受聘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化工系燃料研究室副研究員,同年,在他和幾名共產黨員的推動下,在波士頓發起成立了 “留美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侯祥麟被選為常務干事。
  侯祥麟:那時候黨內是想要做一些學生工作,所以要我除了念書之外,也要做一些學生工作。記者:效果怎么樣?
  侯祥麟:起作用的,我們不光光是政府宣傳,我們還聯絡,你說我為什么會跳舞,我在那兒帶頭跳舞,大家很親熱,我會,我在美國學會好多東歐的跟美國的民間舞,所以我就會帶他們去跳舞,大家就覺得很親熱,我們講得話他比較能聽得見,所以用各種形勢來影響大家,是起作用的。
  記者:你在美國,在大洋彼岸那么遙遠的地方,那么多年,您一直沒有改變過這個信念?
  侯祥麟:一點兒都不動搖。
  解說:
  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到了大洋彼岸。1950年6月,侯祥麟經過一個多月的航行,終于回到了闊別6年的祖國。而同期回國的人員中,“留美科協”的科學家和學者就有300多名。
  記者:當時的狀況是,新中國用一窮二白來形容一點兒都不過分,美國已經是發達國家了,為什么愿意回國呢?
  侯祥麟:因為我本來就是為了要建設中國才去學習,我出去的目的就是為回國,不是說隨便出去,我不是羨慕美國才去,到美國去,我是為了祖國的建設到美國去。
  記者:當時除了回國之外有別的選擇呢?
  侯祥麟: 1950年回來的時候,我是在麻省理工學院當個副研究員, 1949年底簽1950年的合同,我不愿意留下,我要是留下很簡單,我簽合同就留下工作。
  記者:今天侯老您的成就大家覺得您成功了,您回來是對的,但是當年不一定能看到這一點兒?
  侯祥麟:我自己認為回國總有貢獻的,總會做一些事,做什么事我當然說不出來,能夠有什么樣的成就我說不出來,但是為祖國的建設那是我的信念,必須做的事。所以這沒有什么考慮的,所以也沒有什么猶豫的。
  隔斷:
  祖國的需要讓他毅然回國
  侯祥麟:我出去的目的就是為回國。
  文革中的遭遇, 他是否后悔自己的選擇?
  侯祥麟:我寧可去勞動我也不承認,違心的話我是不說的。
  93歲的高齡,他將如何應對能源戰略研究的歷史性課題?
  侯祥麟:油是一個戰略物資,所以這里頭牽涉到政治,牽涉到經濟。
  侯祥麟,一位世紀老人的報國情懷 一部共和國石油工業的奮斗歷史
  解說:
  回到祖國后,侯祥麟和石油科技人員白手起家建設新中國的石油化工業。經過十多年的艱苦奮斗,1965年,我國的石油工業已經成為國家發展建設的動力之源。
  但是,剛剛起步的石油工業很快就遭遇了文革的破壞。在那場全民族的災難中,侯祥麟也沒有能夠幸免。1969年,他和全家被下放到湖北潛江“五、七”干校改造。當時進駐研究院的軍管小組對侯祥麟說,只要他寫一份檢討就可以留在北京。但是這份檢討侯祥麟始終沒有通過。
  侯祥麟:那個軍管會要我承認我是死不改悔的走資派,我不承認。我自己認為我不是走資派,更不是死不改悔,所以他叫我要承認,只要我承認是死不改悔的走資派,就可以留下,我不干。
  記者:那你干嗎嘴上都不服軟呢?
  侯祥麟:我服軟什么?我承認走資派嗎?這個不符合我的性格,我是實事求是,絕不會受他們的屈服,這個不行。我寧可去勞動我也不承認,違心的話我是不說的。
  記者:你性格中間是不是有很固執的成分?
  侯祥麟:也可能我有固執一面,我認為對的我就堅持。
  記者:那個時候您沒有懷疑自己回國的選擇是不是正確的?
  侯祥麟:沒有,一點都沒有。
  解說:
  文革歲月的磨難,并沒有改變侯祥麟的人生信仰。
  1978年,66歲的候祥麟被任命為石油工業部副部長,他開始關注全國石油戰略的調整和發展:面對研究領域長期存在的重科研、輕轉化的現狀,1994年,在他的提倡下建立了中國工程院;面對經濟改革中石油人才匱乏的現狀,他四次給中央領導寫信,積極籌建獎勵基金,并捐出自己的獎金,鼓勵青年人才進行科技創新;1997年,在他的努力下,中國成功舉辦第15屆世界石油大會,讓中國石油界融入了國際舞臺。
  [畫面+字幕]:調整國家石油戰略,應對國際能源危機
  1994年 中國工程院成立
  1996年 設立“侯祥麟基金”
  1997年 第十五屆世界石油大會在中國舉辦
  [同期:出門。]
  每天早晨,侯祥麟都會準時出門,趕到辦公室上班。作為中國科學院和工程院的兩院院士,作為一名有著67年黨齡的老黨員,他深知總理交付的“中國可持續發展油氣資源戰略研究”項目關系到國家的戰略安全,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他在2004年6月25日溫家寶總理主持的國務院會議上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侯祥麟:樹立節約的觀念是第一位,因為別的還可以限制,最難限制的是什么?汽車。汽車的發展很不容易控制。
  記者:那怎么解決這個問題?也不能不讓人家買?
  侯祥麟:年輕人都要攀比,誰房子建的大,裝修得漂亮,誰就有面子,買車要買大車,好車,都攀比。這個完全是跟咱們這個國情不相融。所以要這種奢侈之風不扭轉,節約型社會是建立不起來的。
  記者:有沒有別的辦法解決,多買一點油,多煉一點油嘛。
  侯祥麟:不是說有錢就能買得到油啊。因為這個不完全是市場經濟,油是一個戰略物資,所以這里頭牽涉到政治,牽涉到經濟。
  記者:您的下一個愿望是什么?
  侯祥麟:我現在考慮2050年以前,石油怎么解決供需的問題。
  記者:好謝謝您,祝您健康長壽。
  侯祥麟:謝謝。
  [字幕:]
  我深感國家的命運就是我們個人的命運。作為一個中國人,我為今天的中國感到驕傲,作為一名有著60多年黨齡的中國共產黨黨員,我對我的政治信仰始終不悔,作為新中國的科學家,我對科學的力量從不懷疑,我為自己一生所從事的科學工作感到欣慰。
  ——侯祥麟

侯祥麟 - 先進報告會

  侯祥麟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在京舉行 溫家寶聽取先進事跡報告并會見侯祥麟和報告團全體成員
  新華網北京9月16日電(記者沈路濤、陳菲)侯祥麟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16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小禮堂舉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以普通聽眾的身份在聽眾席上聽取了侯祥麟同志先進事跡報告,并在報告會前親切會見了侯祥麟和報告團全體成員。溫家寶高度評價侯祥麟的先進事跡和崇高精神,號召大家向侯祥麟同志學習,大力推進科教興國和人才強國戰略,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貢獻力量。
  侯祥麟同志今年93歲,是世界著名的石油化工科學家,我國石油化工技術的開拓者之一,我國煉油技術的奠基人。他以淵博的學識和全部的精力為我國石油化工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連日來,侯祥麟同志的先進事跡在全社會特別是知識分子中引起了強烈反響。
  溫家寶在會見侯祥麟和報告團全體成員時,關切詢問侯老的身體狀況,并和他親切交談。溫家寶說,侯老最常講的兩個字是平凡,但是在平凡中有不平凡的事跡。侯老的可貴之處就是這么多年一貫堅持為國家為人民的理想和信念,一貫堅持獻身科學,用自己掌握的科學技術為人民服務。做一時容易,做幾十年難,做一輩子更難,他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報告會在人民大會堂三樓小禮堂舉行。上午9時,當溫家寶攙扶著侯祥麟,和報告團全體成員一起走進會場時,全場響起了熱烈掌聲。
  報告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侯老”的老戰友、85歲的師昌緒,首先以“我所認識的侯祥麟”為題作了開場報告。中國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副院長趙文智,中國工程院院士、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原院長李大東,侯祥麟原秘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機關行政事務中心副主任張繼光,用自己的所見所聞和親身感受,從不同角度充滿感情地展示了侯祥麟報效祖國、鞠躬盡力、矢志不渝的理想追求,銳意進取、勇攀高峰、自主創新的科學人生,淡泊名利、無私奉獻、忠于人民的崇高品格……這些感人肺腑的事跡深深打動著現場每一個人,許多人不禁熱淚盈眶。
  報告會結束前,當侯祥麟走上主席臺和大家見面時,溫家寶等起立鼓掌,青年科技者向侯祥麟獻上鮮花。侯祥麟表示,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做的事情也是平凡的,我一生沒有什么傳奇色彩,也沒有突出的事跡。如果說有點成績,也是和同事們一起努力的結果。我的所作所為,無非是一名共產黨員所應盡的責任。我和石油打交道已經60多年了,預期在我的余生還會保持這個深厚的緣分,我為自己一生所從事的科學技術工作感到欣慰。
  溫家寶等再一次帶頭起立,長時間熱烈鼓掌,對侯祥麟的崇高品德和奉獻精神表示敬意,向報告團成員表示感謝。
  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紀委副書記何勇,國務委員陳至立,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工程院院長徐匡迪等出席報告會并參加了會見。 報告會由中紀委、中組部、中宣部、中央先進性教育活動領導小組、中國工程院、中國科學院、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聯合舉辦,中宣部副部長、中央文明辦主任胡振民主持會議。
  矢志薪火傳承 屢屢捐助科教
  1986年7月8日,在意大利羅馬的巴比雷尼宮,侯祥麟從意大利阿吉普公司董事長手中接過一尊"征服宇宙"銅雕、馬太依國際獎證書和2.5萬美元獎金,以表彰侯祥麟為中國煉油和石化科技事業作出的重要貢獻。意大利總統科西加親自上臺向第一位獲此殊榮的中國科學家侯祥麟表示熱烈祝賀。回國以后,侯祥麟即把所獲2.5萬美元獎金全部捐給了國家,作為用來購買國外科技圖書的專用資金。
  半個多世紀以來,侯祥麟篳路藍縷,啟山奠基,為中國石油、石化和科技事業作出了開拓性貢獻,他自己則是操守廉潔,克己奉公,多次捐出所獲獎金和家產財物,支援國家教育事業和石化高科技人才的培養。
  早在1950年,侯祥麟準備回國時,就未雨綢繆,花費大量積蓄購買了一批科技書刊,共裝13箱帶回國內,全部捐給了石油科學研究院圖書館。這些圖書資料對我國煉油科技研究事業的開展發揮了很大作用。


  侯祥麟1955年任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按規定每月可領取百元交通補助費,可他堅持不去領取,經再三催促,他才領來,但并不花用,攢在一起都交了黨費,一次就交了8000元。"文革"期間,他曾被扣發工資,落實政策后,他將補發6000元工資,全部交了黨費。
  80年代初,侯祥麟家鄉政府為侯氏家庭落實政策,準備歸還其祖上在廣東揭陽留下的祖屋、花園等房產。老家的侄輩、侄孫輩來京,請求侯祥麟這位大家長簽字,以期收回后,分一部分歸他們使用。但侯祥麟卻說服他們,把這些房產全部捐給地方政府,不留尾巴。他說現在國家辦教育事業困難很大,家鄉學校的條件也較差,咱們把這些房產捐了用于辦學校,為教育事業出把力吧。
  侯祥麟的一生與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他的父親終生從事教育工作,家里有了積蓄,他首先想做的事情就是辦學校。侯祥麟畢生的一個強烈愿望就是為教育做一件事。侯祥麟基金的設立使他實現了這個愿望。
  1996年10月17日,侯祥麟榮獲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成就獎。他是獲此獎勵的3位中國著名科學家之一。獎金領到后,他仍然沒有個人花銷的安排,首先想到的是要為培養石化高層次后續人才出把力。他決定捐出50萬元人民幣,在中國石化總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和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協助下,設立了隸屬于中國科學技術發展基金會的侯祥麟基金會,旨在激勵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煉油與石化專業的高層次人才積極進取,攀登高峰,為促進我國石油化工工業的發展作出貢獻。1998年5月,第一屆侯祥麟基金獎頒獎大會在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舉行。侯祥麟親自向獲獎者頒發了獲獎榮譽證書和每人20000元人民幣獎金。侯祥麟基金至今已頒發7次,共獎勵227人,其中本科生118人、碩士65人、博士25人、博士后6人、青年科技人員13人。目前,"侯祥麟基金"已發展到800萬元。
  侯祥麟院士是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第一屆委員;1986年中國科協成立振華基金會(今中國科技發展基金),他是副理事長之一。目前,由侯祥麟院士主持的還有兩個專項基金:一是"李成智國際象棋基金"。該基金是新加坡華人李成智先生資助中國國際象棋事業的,旨在促進中國國際象棋水平的提高,侯祥麟院士任主任委員。二是中國科技館基金,成立于1994年,對推動全社會關心和支持科普教育和科技館事業,優化社會科技教育環境起到很好的促進作用。侯祥麟任會長。
  1998年6月,國務院決定在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設立資深院士制度。侯祥麟同時成為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和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他在同記者談話中表示完全擁護國務院決定,支持兩院院士制度改革。擔任資深院士以后,將集中精力,發揮特長,做好科技咨詢、學術交流和科普宣傳工作。
  國家科委發明評選委員會的評審工作是很累人的事情。由于涉及全國大多數學科和專業,每次評審都有數百項之多。這就要求主持人不僅學問淵博、知識面廣,而且要辦事認真、公正。侯祥麟對各學科組的初評結果,尤其他兼任組長的化學化工組的項目,都一一認真研究,逐條細摳,嚴謹辯問,堅持標準,嚴格把關,按原則辦事。
  編書也是一種苦差事,自80年代中期以來,侯祥麟主編和參編了多部大型專業著作,主要有:《中國大百科全書?化工》、《中國煉油技術》、《中國頁巖油工業》、《中國軍事工業?石油》、《中國煉油技術新進展》(英文版)、《英漢石油大辭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發展史》等。這些書少則四五十萬字,多則幾百萬字。侯祥麟對每本書的各個章節都與參編者認真研究,議定提綱,提出指導性意見。對初稿他總是細致審看,親自查找資料,糾正錯漏,進行修改或提出修改意見。有的書按照他的要求反復多次修改,直至他認可為止,并為多部書親自撰寫了序言。在他嚴謹治學態度影響下,這些書都以很高質量出版,受到讀者和專家的好評。
  溫家寶親切看望著名科學家侯祥麟和王大珩
  新華網北京5月25日電(記者 孫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5日上午分別來到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侯祥麟和王大珩的家,親切看望這兩位為新中國科技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著名科學家。
  在看望侯祥麟和王大珩時,溫家寶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向兩位科學家致以親切的問候,對他們不顧年事已高仍然十分關心和支持國家科技事業的發展表示感謝。他希望兩位科學家健康長壽、生活愉快,為我國科技事業發展獻計獻策。
  上午9時20分許,溫家寶首先來到91歲的侯祥麟家中。溫家寶緊緊握住侯祥麟的手,親切地詢問老人的生活和身體情況。
  作為我國煉油工業科技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侯祥麟院士1950年從美國留學回國后,先后在清華大學、石油工業部等任職,曾出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中國石油化工總公司技術經濟顧問委員會首席顧問,中國石油學會第一、二屆理事長、名譽理事長,世界石油大會中國國家委員會主席等,領導完成了一系列重大煉油技術課題,為推動我國煉油工業技術水平進入世界先進行列做出了突出貢獻。盡管他年屆九旬,但仍十分關心我國石油工業的發展。
  侯祥麟家陳設簡樸的客廳里,擺放著幾盆粉紅色的康乃馨,生機盎然。看到侯祥麟老人身體健康、思路清晰,溫家寶十分高興。在客廳里,溫家寶與侯祥麟一起坐在沙發上,促膝談心。侯祥麟對總理在百忙之中來看望自己感到高興。他說,近一個時期,黨中央、國務院領導全國人民抗擊非典取得了顯著的成績。全國人民更加增強了戰勝非典的信心。溫家寶說,中央領導也十分掛念老科學家們的身體健康。我們要認真落實各項防治非典的措施,鞏固成果,防止反復。
  石油資源的開采、規劃和儲備等問題,是溫家寶與侯祥麟十分感興趣的話題。溫家寶認真聽取侯祥麟的建議,并就一些技術問題與老人進行討論。溫家寶說,隨著我國經濟的日益發展,石油消耗增長很快。我們一定要從中國的實際出發,做出詳盡的戰略規劃。他希望侯祥麟發揮自己的專長,在這方面多做貢獻。
  隨后,溫家寶又來到王大珩院士的家。王大珩是國內外著名的應用光學專家,是我國“863計劃”的倡導者之一。1948年從英國留學回國后,曾先后在長春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哈爾濱科技大學、中國科學院任職。1986年當選為中國科協副主席。他為我國應用光學、光學工程、光學精密機械、空間光學、激光科學和計量科學的創建和發展做出杰出貢獻。
  在王大珩家,溫家寶仔細詢問了王老身體和起居的情況,贊揚他88歲高齡仍壯心不已,十分關心國家經濟建設和科技發展。這種精神十分可嘉,令人敬佩。溫家寶說,“王老最近就加快我國航空工業發展給我寫了一份建議,今天我專門來聽您的意見”。王大珩看到自己的建議引起總理的重視,十分高興。他向溫家寶詳細闡述了有關意見和建議。他說,中國大力發展航空工業,國家要在開發、預研、人才培養等多方面予以傾斜。溫家寶認真傾聽,并不時就有關問題與王老交流。
  溫家寶說,我國幅員廣闊,一定要發展自己的航空事業。這方面,我國擁有一大批訓練有素的人才和較好的基礎。航空工業今后的發展要著重解決好規劃、體制和人才問題。我們正在研究和制定新世紀的科技規劃。這個規劃包含許多重大科技研究項目,一定要把科學家們好的建議吸收進來。
  在看望兩位科學家途中,溫家寶還在北京北濱河公園和中科院宿舍區下車,與市民們親切交談。
  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工程院院長徐匡迪等陪同前往看望。
  “金花”燦爛的科技人生--記世界著名石油化工科學家侯祥麟
  在中國的石油化工領域,提起煉油技術,不能不說到“五朵金花”;提起“五朵金花”,不能不說到侯祥麟。
  打開中國石化技術發展史,可以清晰地看到:“金花”儼然已成為新中國石化技術的一個代名詞:從上世紀60年代煉油技術的“五朵金花”到80年代石化技術新的“四朵金花”,還有其他若干的“金花”,它們鑄就了中國石油化工技術的輝煌。一路下來,伴隨著“金花”的燦爛,可以看到一個人的身影,那就是世界著名的石油化工科學家,我國石油化工技術的開拓者之一,我國煉油技術的奠基人--侯祥麟。
  今年93歲的侯祥麟,年輕時目睹了祖國和人民遭受的苦難,他從小立志勤奮學習,為改變國家面貌不懈努力。青少年時代,從篤志理化專業到投身革命事業,始終把國家的命運、民族的命運置于個人命運之上。
  新中國成立后,侯祥麟從海外留學歸來,開始了他長達半個世紀為石油化工事業嘔心瀝血的歷程。侯祥麟參與了煉油科技立足國內這一方向性決策的制定和實施,發揮了關鍵作用,他組織領導的“五朵金花”、航煤等科技攻關項目的成功,推動和促進了我國煉油科技的成長和發展。他參與國家《關于合理利用一億噸石油的若干建議》調研,對中央發展石油、石化工業和能源事業的決策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1982年,侯祥麟退居二線,但他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開始了另一個“黃金時代”,作為中國石化和中國石油兩大公司的顧問,繼續推動中國石油石化工業的發展。同時,與其他5位科學家發起,建議成立中國工程院。侯祥麟矢志薪火傳承,心系祖國未來,以個人獲獎獎金,設立侯祥麟基金鼓勵青年高層次人才盡快成長,為國家作貢獻。耄耋之年,接受溫家寶總理的囑托,參加“可持續發展油氣戰略研究”。

侯祥麟 - 記錄影片

  《侯祥麟》
  片名:侯祥麟
  英文名:Hou xiang lin
  導演:孫曾田
  出品人:楊步亭 潘志忠
  制片人:韓三平 蔣益民 王元晶
  總策劃:董慶九 關曉紅 俞明康 蔣協助 史東明
  片長:100分鐘
  上映時間:2007年11月
  類型:劇情/人物
  發行:北京眾道電影發行有限公司
  榮獲:第十二屆電影“華表獎”記錄影片題名獎
  影片劇情簡介:
  影片以人物為線索,重視人物與祖國命運與石油石化發展的關系處理,強調歷史感和國際化視角,分為三個部分描述侯祥麟作為紅色科學家、產業科學家、戰略科學家的形象。每部分選擇重大事件突出表現人物的一個精神側面。第一部分選擇航空煤油生產技術的突破和為"兩彈一星"研制特種潤滑油戰役,表現侯祥麟對黨對人民矢志不移、終生不悔的堅定信念。其中對他青年入黨經歷的回述,凸顯他作為一個紅色科學家的典型特征。對他留學期間肩負黨的使命,力勸一批學成人員歸國的描述,表現黨培養科技人才的深謀遠慮和侯老為此所做的巨大貢獻;第二部分選擇"五朵金花"和"用好一億噸原油"課題,表現侯祥麟嚴謹務實的科學態度和自主創新的奮斗精神。其中描述侯老在文革期間的經歷,表現侯老對共產主義堅定的信仰及人格;第三部分選擇"世界石油大會"和"可持續發展油氣資源戰略研究"事例,展現侯祥麟高瞻遠矚的戰略胸懷和無私奉獻的崇高品格。把侯祥麟從作為戰斗在第一線的科研人員、到組織指揮幾百人協同作戰的管理者,再到為一個行業、一個國家的命運作規劃的戰略科學家的個人成長史放在祖國百年風云的大背景上展開,在中國的石油石化事業的發展中推進,完成人物精神的多側面表現,從而塑造侯祥麟一個立體的大寫人生。
  他在60年代領導完成了流化催化裂化、催化重整、延遲焦化及生產工藝等若干煉油技術的科研攻關,使中國煉油工業的生產技術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他批導研究解決了國產噴氣烯料腐蝕燃燒室的特殊技術問題,領導研究并組織生產了國防技術所需的新型潤滑材料,為我國國防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寶貴的貢獻。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