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毛炳權介紹
毛炳權介紹
www.dicp.cn    發布時間:2010-05-07 15:38    欄目類別:走近專家
---

毛炳權(1933.11.2-)。高分子化工專家。廣東省東莞市人。1959年畢業于莫斯科門捷列夫化工學院獲工程師學位。北京化工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長期從事烯烴聚合工藝和聚合催化劑的研究。參加研制成功中小型間歇液相本體法聚丙烯裝置,并得到廣泛推廣;研制成功聚烯烴N型高效催化劑及聚合工藝,取代進口催化劑,催化劑專利轉讓給美國某石油公司和催化劑公司,催化劑在世界范圍內出售,經濟效益顯著。多次獲得國家及省部級獎勵,“以煉廠氣為原料的千噸級聚丙烯技術”獲1985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聚烯烴N型高效催化劑及聚合工藝研究”獲1993年國家發明獎二等獎。“聚丙烯新型高效球催化劑的研究開發及工業應用”2003年又獲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2004年獲2004年度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國內外公開發表學術論文30余篇。
  1995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毛炳權(1933.11.2~),廣東省東莞市人,1959年畢業于莫斯科門捷列夫化工學院獲工程師學位,高分子化工專家,北京化工研究院高級工程師。
長期從事烯烴聚合工藝和聚合催化劑的研究。參加研制成功中小型間歇液相本體法聚丙烯裝置,并得到廣泛推廣;研制成功聚烯烴N型高效催化劑及聚合工藝,取代進口催化劑,催化劑在世界范圍內出售,經濟效益顯著;“聚丙烯絡合Ⅱ型催化劑制造方法及聚合工藝”獲1982年國家科技發明三等獎;“聚烯烴N型高效催化劑及聚合工藝研究”獲1993年國家發明獎二等獎;“聚丙烯新型高效球催化劑的研究開發及工業應用”獲2003年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榮獲2004年度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等。
1995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成長歷程
 
1933年,毛炳權出生在廣州的一個小康家庭,祖父和父親都是職員,靠工薪維持一家三代人的生活。“七七事變”后不久,日軍從廣東沿海登陸,很快就侵占廣州和珠江三角洲一帶。四五歲時他跟隨家里人到處逃難達數月,后因經濟困難,舉家又回到廣東淪陷區農村居住。農村沒有正規學校,少年時代只能在農村私塾中讀些《三字經》、《千字文》等啟蒙讀物,稍大一些時就讀《孟子》、《論語》等。
因為從少年時代就深刻體會到“亡國奴”是什么滋味,所以,毛炳權特別喜歡聽當時在民間流傳的抗日英雄的故事。當時最大夢想就是盡快消滅鬼子,不當亡國奴。1945年,日本投降了,他回到縣城念中學。那時候他一直思考一個問題,為什么我們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幾十年來一直挨欺負。他逐漸地懂得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認識到只有走發展科學、振興實業的道路,才能強國富民,進而擺脫被奴役的命運。
1949年廣東解放了,毛炳權已是高中生,慢慢地對共產黨、解放軍有了一些認識。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后,為了不再第二次當亡國奴,響應“保家衛國”的號召,報名參了軍。經過一兩個月的政治學習和新兵訓練,分配到某部隊的連隊里當文化教員。
那時部隊的條件是比較艱苦的,沒有營房,住在農村的祠堂和廟里,地上鋪些稻草就睡覺。毛炳權白天學軍事、學政治和完成本職工作,晚上還要輪班站崗放哨。當時他最害怕的是行軍,因為當時部隊很少有現代交通工具,每個戰士的武器,糧食、背包都由自己攜帶,這對老戰士來說算不得什么,而對于他這個小個子的“學生兵”來說,是夠苦的了。
1952年夏天,由于朝鮮戰爭進入相持階段,雙方在板門店談判,國際形勢有所緩和。新中國將開始第一個五年計劃,需要大批建設人才,當時國家從部隊和機關中抽調一些青年經過短期補習后,保送到高校讀書。毛炳權感到國家要實現工業化,工科專業應該大有作為。記得中學老師曾講過化學能生產炸藥、火藥、肥料等產品,是不可缺少的行業,所以就報名到大連工學院化工系就讀,這就決定了他一輩子從事化學工業這一行。
1954年,毛炳權因成績優異,作為新中國最早的留學生,被大連工學院化工系保送到莫斯科門捷列夫化工學院學習。在那里,他潛心鉆研理論知識,并且平日一有機會,他就想方設法參觀當時蘇聯先進的化工企業,去工廠實習。這位“有心”人年少時的這些求學經歷,都為幾十年以后他在高分子領域取得顯耀成績打下了堅實的理論與實踐基礎。
1959年,懷著一顆以所學知識報效祖國的赤誠之心,毛炳權回到了祖國,被分配至成都工學院,他以滿腔的熱情投入到了新中國化學工業的建設中。同所有的中國人一樣,毛炳權也經歷了那場“浩劫”,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由于妻子有海外關系,他被從“工藝教研室”調到“高分子物理、高分子化學”基礎課教研室。由于說了幾句真話,他還被關進過“牛棚”。但這一切并沒有使毛炳權消沉,工作的調動、備受冷落正好使毛炳權找到了一個相對較安靜、可以思考問題的地方,加深了自己的理論根基。
 
自主創新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吹散了籠罩在我國上空十年之久的陰云。“科學大會”的召開更使我國的知識分子感受到科學的春天的來臨。1991年,毛炳權告別了勞動鍛煉兩年的農場和執教十多年的學校,被調到化工部北京化工研究院從事聚丙烯課題的研究。那時他已近不惑之年,十分慶幸又有機會重返技術崗位,但他深深明白:一個成果從研制到形成工業化,至少要近10年的時間。人的一生又有幾個10年呢?他要把失去的時間奪回來。
聚丙烯當時對他來說是個新課題,但在國外早在1953年就研制出來,60年代開始工業化,70年代已大量生產。國內60年代初就在北京化工研究院開始研究,只是由于種種原因,差距愈拉愈遠。
國家為了加速開發,減少聚丙烯樹脂成品的進口,在60年代進口過一套半工業裝置,但由于技術不成熟,長時間內開工不正常。70年代又進口一套大型萬噸級生產裝置。為了熟悉設備,毛炳權積極爭取參加開車1年有余。應該說這套裝置從設計、設備、儀表到產品牌號等在當時都算是國際水平的。但由于流程冗長,設備繁多并且全部都是進口的,故建設費用十分昂貴。當時要在國內大面積推廣,經濟上和技術上可能性不大。
經過仔細分析,毛炳權發現當時進口的裝置之所以需要那么復雜而冗長的流程,那么多的設備,那么昂貴的投資,主要原因在于它的催化劑技術落后所致。
以當時國內條件,要與國外的設計水平、工程放大技術、設備、儀表等相競爭,近似于叫花子與海龍王賽寶,無法比。所以辦法只有一條,就是揚長避短,抓住化學工業發展的核心環節——對催化劑進行改進,這正是我們能發揮作用的地方。經過大家數年艱苦攻關,終于研究出聚丙烯絡合Ⅱ型催化劑。由于其優異的催化效率和選擇性,大大簡化了流程,可以采用簡單的國產設備來生產合格的聚丙烯樹脂。在此基礎上,毛炳權他們與國內設計部門、生產單位通力合作,開發出我國特有的間歇本體法聚丙烯生產技術。它具有流程短、設備少、投資省、上馬快、利潤高的特點,很適合利用分散在全國各地的大中小型煉油廠副產——煉廠氣中的丙烯作原料,生產聚丙烯樹脂。這項技術由于符合國情,在國內得到飛速發展。1978年建成第一套裝置,1985年已發展到13套,1995年全國已達50套,生產能力達到40多萬噸/年。
80年代,由發達國家開發的被稱作第四代聚丙烯催化劑的聚丙烯高效催化劑幾乎壟斷了國際催化劑市場。我國先后從國外引進了10多套大型聚丙烯裝置,由于國外不轉讓催化劑生產技術,我國不僅第一次使用要付出巨額資金,而且每年還要花費上千萬美元進口催化劑。為了降低生產成本,避免長期的二次投入,研制我們自己的聚丙烯生產所需的催化劑成為當務之急。
在當時的情況下,在對國外進口聚丙烯催化劑進行技術分析的基礎上,采取技術改造的方式,取得成果可能會更快。但毛炳權認為:要做就要做自己獨有的,把國外的催化劑拿來改改,也許能用,但很容易卷入知識產權的糾紛。
帶著“一定要盡快研制出一個效果更好、價格更便宜、完全創新的催化劑”的目標,年近半百的毛炳權,帶著他那特有的韌勁和他的同事們“長在”了實驗室中,從催化劑的研制到工業應用,毛炳權經歷了無數個不眠之夜。做試驗,失敗-討論-修正-再試驗……一點一點地探索,一步一步地前進。辛勤的汗水終于澆灌出鮮艷的花朵。在1985年北京寒冷的那個冬季,毛炳權和他的同事們共同奮戰在科研第一線,30多個日夜,終于使N型催化劑第一次在我國間歇聚丙烯裝置上成功的應用。毛炳權作為第一發明人的N型催化劑獲得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填補了國內聚丙烯催化劑的一項空白,同時成為我國第一批申請的專利之一。
N型催化劑相繼獲得了中、美、日及歐洲5個國家的專利,并且成功地轉讓給美國菲利浦斯石油公司和安格催化劑公司,成為包括歐美市場在內的國際市場上知名的聚丙烯催化劑品牌,為國家獲得了1500萬美元的專利許可費。
科學的道路是永無止境的。由于N催化劑僅能應用于均聚物,在研制聚丙烯N催化劑的同時,毛炳權就已在探索應用于共聚物的大球催化劑。1990年,毛炳權正式接受了國家計委和原中石化總公司下達的“聚丙烯球型催化劑”的“八五”攻關項目。球型催化劑1991年順利通過實驗室研究與中間試驗的鑒定,并取得了中國專利。后來已建成生產裝置,在國內外聚丙烯裝置上廣泛應用。新研制的“聚丙烯DQ球形高效催化劑”結束了我國大型聚丙烯裝置長期依賴進口催化劑的局面,實現了多種聚丙烯工藝聚丙烯催化劑的國產化,并出口至國外。并于1994年獲國家科技發明二等獎。截至目前,中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生產的聚丙烯催化劑已為聚丙烯生產企業增加效益4億多元。
由于其在烯烴聚合反應及催化劑的研究開發中做出重要貢獻,毛炳權榮獲2004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
 
院士思維
 
毛炳權回顧所走過的大半生,坎坷、幸運、委屈、光榮交織在一起。但無論是身處逆境,還是在鮮花的簇擁下,一個信念始終未曾改變,那就是“報效祖國”。正如毛炳權自己所言:“幾十年,大多數是被動地跟著歷史浪潮走,一生只作過兩次選擇:一是報名參軍,從此改變我人生的道路,但我不后悔,部隊的生活雖然艱苦而緊張,卻使我成熟得快些,讓我懂得珍惜后來在國內外難得的學習機會,勉勵我更加勤奮地學習和工作;二是入大學時選擇了化工專業,雖然當初并不清楚它是個易燃易爆、有毒、有污染的危險行業,但后來逐漸了解它也是國家諸多行業中不可缺少的,所以也就慢慢熟悉它,喜歡上它,并決心為化學工業的發展干上一輩子。”
毛炳權認為科學技術必須面向生產。在70年代到80年代期間,他曾先后東南西北到過國內二三十個工廠,向生產第一線的同志學到許多知識,解決了一些生產中問題,同時也豐富了自己的知識。
高分子化工專家毛炳權院士認為,只要政府嚴格監管,企業重視治理,污染問題可以得到控制,做大化工產業不會加重污染。企業規模越大,越有能力治理污染,同時,延伸產業鏈也可以降低有害氣液體的排放。保護環境關鍵是管理部門的態度,管得嚴,企業就自覺治理,反之,企業可能就放任自流。目前歐洲國家對污染抓得最嚴,環保做得最好,我們在這方面還需要多借鑒。只要企業主動加強與科研單位的合作,廣泛采用新材料方面的最新科研成果,不斷延伸產業鏈,完全可以變廢為寶,在降低有害氣、液體的排放的同時,取得可觀的經濟效益。
毛炳權院士興趣廣泛。平日,毛炳權喜歡朗讀、背誦古詩、古詞,尤其對唐代杜牧、李商隱、王維的詩更是情有獨鐘,喜歡那種有點田園氣息、浪漫、輕松的詩詞。他愛聽音樂。像柴科夫斯基、貝多芬交響曲這類古典音樂。毛炳權自小就愛看小說。初中時,毛炳權看了大仲馬著的《基督山伯爵》上部,他很喜歡書中的情節。可是在學校圖書館再也沒有找到下部,此后,毛炳權一直把這事掛在心上,幾十年后,直到文革后才如愿以償,讀到了《基督山伯爵》的下部。他認為看這些小說,對工作大有脾益,可以換換腦筋。
毛炳權院士認為,由于歷史原因,我國石化工業技術水平一直落后,改革開放以后,引進了一大批裝置和技術,對于縮小與先進國家的差距確實有所幫助,同時也培養了一批人才。但是由于忽略了消化吸收再創新,引進總是受制于人。只有自主創新,才能達到超越別人的目的。中國石化要想與國外同行論伯仲、比高低、爭長短,必須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和結合實際的管理方法。先進技術的關鍵在于創新,創新的基礎在于人才隊伍。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