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學風道德建設從自身約束做起
學風道德建設從自身約束做起
www.dicp.ac.cn    發布時間:2011-11-16 14:07    欄目類別:專家訪談
---化物所第一屆學風道德委員會主任桑鳳亭院士專訪
 4月16日下午,我所第一屆學風道德委員會成立大會在所禮堂隆重召開。大會上,所領導張濤所長、李燦副所長、馮埃生副所長為第一屆學風道德委員會委員發放了聘書,桑鳳亭院士受聘為第一屆學風道德委員會主任,代表學風道德委員會講話,并宣布了“學風道德委員會工作條例(草案)”。
  專訪桑院士是成立大會召開前很早就計劃好了的一項工作。桑院士在開完學風道德委員會后一直出差在外,4月22日(星期四)晚上返回所里后,4月23日一上班就騰出時間準備接受我作為所報特邀記者的采訪。當知道我正在實驗室里做一組實驗,他特意在電話里叮囑“別急,把實驗安排好再過來”。我以前在食堂經常碰到桑院士,知道桑院士平易近人,和藹可親,但想到這次將面對面地和他交談,既感到榮幸,又不免有些緊張。當我跨入化學激光樓桑院士的辦公室所在的五樓時,慈祥的桑院士早已在門口微笑著等我了,我的緊張感一下子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親切之情。
  落座之后,桑院士關切地詢問了我的學習和工作情況。我一邊調試錄音和攝影等采訪設備,一邊匯報了自己的情況。同時,我注意到桑院士對這次采訪做了精心準備,對一些需要特別強調的問題做了專門的文字歸納,體現了老一輩科學家嚴謹的治學態度。桑院士看我注意到了他放在書桌上的文字歸納材料,笑著說:我不善言談,談到不合適的地方你可以糾正。訪談就在這樣異常親切的氛圍中開始了。
  “您作為我所第一屆學風道德委員會主任,可否評價一下我所目前學風道德建設的整體情況?”“好的。”桑院士說:“客觀公正地講,我所目前的學風道德建設的整體情況是不錯的。雖然以前我們也發現了一些小問題,但終究是個別現象,絕大多數都是好的。我們所當時也迅速采取了措施,做到了治病救人,將負面作用減少到了最低。”說到這里,桑院士針對學風道德失范現象的成因談了自己的看法,他說,近幾年來,整個社會的價值導向出現了偏差,拜金主義越來越嚴重,學術界的道德倫理也因此受到了影響,很多科研工作者也以金錢為其科研的出發點。這些不良的方面給我們所也帶來了一些負面的影響。比如說我們所的一些研究人員喜歡做一些有名有利的課題,難以靜下心來做一些基礎研究;以前條件雖然艱苦,但大家為了完成共同的目標,不大計較個人得失,能夠通力協作。現在,我們的團隊協作精神比過去下降了不少,原因是受到了利益分配的影響。桑院士隨后又談到:“所里看到了并非常重視這些問題,這是好事。但是我們不能將問題嚴重化,這些問題只是個別現象,我們所的整體情況還是非常好的。這些個別現象給我們敲響了警鐘,引起了我們的重視,我們會根據問題采取相應措施,杜絕這些不良現象,進一步改善學風,加強科研道德建設。”
  我接著問道:“從近年進行的學風道德建設檢查、科研成果原始數據核查的結果看,我所學風道德建設還存在哪些薄弱環節?”
  桑院士說:“薄弱環節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我所對學風道德建設的正面宣傳不夠。我們所里面對文章的發表,經費申請宣傳得很充分,這是非常有必要的,但相對于這些,學風道德建設的宣傳就顯得不足了。學風道德建設屬于道德范疇,是科研工作者的信仰問題,重在宣傳教育,完全靠規章制度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然規章也不能少。”桑院士用一個很形象的比喻說明了正面宣傳教育和規章制度的關系。他說,良好的學風道德相當于健康的身體,而宣傳教育相當于體育鍛煉,規章制度相當于治療。雖然我們堅持體育鍛煉也不能保證不生病,仍需要規章制度來治療,但如果不經常依靠宣傳教育來鍛煉保證健康的體魄,就會病入膏肓,治療也無濟于事。桑院士繼續談到:“第二個薄弱環節就是我們所一些年輕的科研人員,實驗記錄,論文引用不夠嚴謹,對實驗現象的觀察,數據處理有時候比較隨便,可能在無意中產生了學術問題。第三個就是在匯報工作或者基金申請時,好的方面講得多,問題方面講得少甚至隱瞞,這對課題評價不夠客觀。”
  我繼續問道:“針對這些薄弱環節,您認為重點要從哪些方面加以改進?”桑院士根據薄弱環節提出了三點建議:一是開展系列講座,進行正面宣傳教育,針對我們所存在的問題,找出相關案例,使大家從思想上重視學風道德建設;二是針對青年科研人員的實驗記錄,數據處理問題。找出優秀的典型,以此為榜樣教育大家如何嚴謹地進行科學研究,數據處理和論文寫作等;三是建立相關制度,約束一些不自覺的人。學風道德委員會已經建立了相關制度,涉及到課題經費管理,實驗記錄檢查等諸多方面。“我相信,做好了以上三個方面,我所的學風道德建設將會上一個新的臺階。”桑院士沉穩地表達了對未來工作的信心,隨后他又補充道,“逐步將學風道德建設納入我所的評價機制,也是委員會將來要開展的一項工作。雖然這項工作很難量化,但委員會將盡量采取合適的評價方式來有效促進上述三個建議的實施。”
  桑院士最后談到,我們要正確認識學術道德失范現象。如果是由于實驗條件和認知水平的限制,無意中得出了不夠準確的數據和結論,這不是學術不端,歷史上有很多這樣的故事,人類的認識水平也是因此逐漸深入的;但為了獲得支持自己結論的數據而故意去偽造、取舍數據的話,這就違背了學術道德。“作為科學家,要發揚‘三老四嚴’(當老實人,說老實話,辦老實事;要有嚴格的要求,嚴密的組織,嚴肅的態度,嚴明的紀律)的精神,要為國家為人民多做奉獻,要耐得住寂寞,要經得住社會上的各種誘惑,要做一位腳踏實地、有利于國家和人民的科研工作者。”桑院士這句樸實無華卻又飽含風霜的話語,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頭。
  時間匆匆,四十分鐘的訪談很快就結束了,但桑院士的臨別寄語仍久久回響在我的耳畔——他說:“我們化物所每個人都應該從自身做起,繼承老一輩科學家艱苦奮斗、淡泊名利的優良傳統,以飽滿的活力、堅毅的自制力共同托起化物所和國家輝煌而純凈的明天!”(所報特約記者   1816組博士生 周雍進)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