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2010年快乐双彩走势图 獻身大化所 此生無悔
獻身大化所 此生無悔
www.dicp.ac.cn    發布時間:2011-11-16 14:33    欄目類別:專家訪談
---訪原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主任張存浩院士
張存浩,中國科學院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TWAS)院士,我國著名的物理化學、化工、激光化學與化學激光專家,我國分子反應動力學、化學激光與激光化學重要奠基人之一和主要推動者之一。曾任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所長,第二、三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主任等職。現任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一級研究員、科技部科研誠信建設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
  
  9月22日清晨,我如約在分子反應動力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張存浩院士的辦公室門前等候,還沒有看見張先生,就已聽到走廊里傳來的爽朗笑聲。在參加我所60周年慶典、煤化工論壇和聯歡晚會等一整天的活動后,張先生的精神依舊那么矍鑠,滿臉的笑容讓我倍感張先生的和藹可親。
  張先生熱情地把我招呼進屋,并請秘書為我泡茶,之后馬上就和我談起昨天的慶典。張先生說,慶典辦得很好,所里上下著實是花了不少心思,這樣有新意的慶典并不多見……我的采訪就在這樣一種輕松的氛圍中開始了。
  當問及在我所建所60周年之際的感想時,張先生意味深長地說:“我百感交集,我們一批人,不光是我自己,還有和我同齡的,從20歲出頭到現在80歲出頭,把一生都交給了大連化物所,我們覺得非常充實,沒有遺憾,如果生命再來一次,我還會到化物所來。”
  張先生在1951年來大連化物所工作以前,曾經放棄了留在美國繼續深造和在北京大學等知名高等學府和研究機構工作的機會。談到原因,張先生說:“我當時就是心里憋著一口氣,美國人為什么欺負我們,美國幫助國民黨打內戰,要不是它(美國)幫助它(國民黨),國民黨也不敢打。所以,我去美國思想是很矛盾的,但是我也知道美國的科技還是先進的,有東西可以學習,所以作為一個學習的地方,我還是去了,但是并沒想在那呆很長時間。去了之后,對它(美國)還是有所了解,對它看穿了,也不是那么神秘的,當然我們是有差距的,我承認,但并不是可望不可及的,這是一個方面。第二個方面,到大連來也有一個原因,大連化物所的物質條件實在是太好了,我不是說生活條件,而是科研條件。不但比北京、上海好,而且比美國好,我指的是大學,美國的大學經費也是有限的。當時我們是搞能源研究的,我剛一來,張大煜先生就把我所定位為以能源研究為主,從這個角度來說,全世界都很難找,當然我那時沒有到國外搞能源研究的單位去看過,至少很有名的大學都比不上我們。后來我發現,我們的老所長張大煜先生特別能團結人,激發人的興趣,在他領導下工作也是很愉快的。能夠發揮自己特長。當時這些繁復的因素加在一起,我就覺得非到大連來不可。我覺得我的判斷是準確的,來了以后,幾個月就做了很多工作,可能在其他學校,幾年也做不了這么多事情。”
  張先生認為,現在的大連化物所,科研上的創新能力和自信心大大提高了,超過國際水平的成果越來越多,國外也知道我們大連化物所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研究所,這點他很自豪,我們化物所為國家做了很多踏踏實實的事情,而且高水平的很多。
  張先生也非常重視青年一代的培養和教育,在采訪中他說:“在現在的年輕人里,愛國主義大家都是應該無條件接受的。我們國家在黨的領導下飛速地發展,這點大家應該有一致的認識。在若干年前,也就是改革開放開始的時候,我也有些迷茫,不清楚我們發展那么快能行嗎?事實證明,這全都是多慮的。中國的發展速度不但國外想不到,連我們國內也沒有想到。說明我們改革開放這條路是正確的,是走得通的,而且走得很平穩。年輕人,如果說是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還有些看不準的話,現在應該看得很準。”張先生還說:“我也是來所后,建立了比較完整的人格。我們是在實踐當中克服了很多障礙和困難,總結了很多經驗,一點點成長起來,也不能說,我們走的路是很平坦的。年輕一代,我相信也是這樣子的,也要準備克服一些比較大的困難……”
  與張先生的交流,讓我感受到了這位曾經獲得無數殊榮的老人那強大的人格魅力,最后引用張先生為我所所慶60周年的親筆題詞與所有化物所人共勉:
  滿懷熱情的引進并培育科研杰出人才,更好更多的開展戰略性、前瞻性、基礎性研究,為建設創新型國家作出更大貢獻。  (辦公室   關佳寧)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遼ICP備05000861號 管理員登錄
Copyright 2008-2019. Dali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Physics (DICP) ,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All Rights Reserved.